云狐不归

【周叶】疯蝴蝶(一)

※我流原创架空双重世界背景,欢乐日常(?

※研究生周X精神病人叶

※不想成为医学生的物理狗不是好文手(???

※禁止转载,转载拉黑






“上帝告诉亚当和夏娃,只要不吃下智慧果,他们就能愚蠢而安稳地永远住在伊甸园。”


“而亚当和夏娃因为蛇的引诱,得到了智慧,从而被驱逐到人间,经历生老病死。”


“你不觉得这个故事本身就是巨大的笑话么?”



 

蝴蝶纪元来临前,人类的社会进入绝对的效率与科技时代,为了人类种群繁衍的最大化,在超级电脑的帮助下,每个人的未来都变得可以预见。


超级电脑将以过往人类生活资料和现有人类基因为基本材料,规划出对于个体而言最适合的人生路线,最适合成为科学家的人会成为科学家,最适合成为医生的人会成为医生,人的每一步都有了最优选择。


犯罪率大幅下降,人民就业率直线上升,社会安定指数年年创新高。


然而这样的社会形态只能追溯到蝴蝶纪年前206年,鉴于上层对书籍音乐等艺术载体的严格把控,已无人得知之前的世界是什么样子。


若是向无所不知的人工智能询问,也只会得到“资料过于繁杂,对您的未来毫无益处”的建议。


整个社会凝固在了完美的现在,起码表面上是这样。


人类不是人工智能,比起后者要复杂也强烈许多,尽管有了超级电脑的帮助,但人性本恶却从未消失。


出轨,口角,争斗,顺风顺水长起来的人们甚至忘记了如何去处理悲伤和愤怒,在这样的社会背景下,许多人出现严重的心理问题,政府焦头烂额,而有社会学家预言,人类社会已经发展到了某一种顶点,应置之死地而后生。


政府大力着手心理治疗的普及,并建立了囊括所有尖端医学人员的大型精神病院,伊甸园。


许多心理问题严重甚至是精神病严重,对社会稳定有重大危害的病人会被送入伊甸园,接受治疗。


社会就在这样岌岌可危的平衡中向前飞奔,人类的未来究竟会走向何处?社会学家对其有许多猜想,并为此争论不休。


但没有一个人想得到,那只诡异而丑陋的疯蝴蝶展开翅膀,伫立的巴别塔宣告了蝴蝶纪元的到来。



 

周泽楷看见了那只蝴蝶。


彼时他刚踏进伊甸园的大门,为了给患者最好的治疗和抚慰,这里的一切从颜色到材质,选择标准一律都是温暖而柔和,偏偏那只蝴蝶像是画作上突兀的一笔,让人移不开眼睛。


黑底的翅膀上汇集了太多艳丽而俗气的颜色,毫无美感可言,说不定幼儿园小孩的涂鸦都比它有艺术气息,更奇怪的是,蝴蝶的两边翅膀并不一样,有着微妙的大小差异和截然相反的图案配色,它晃晃悠悠自空中飞过,跌跌撞撞,让周泽楷不得不疑心它是不是下一秒就会掉下来。


“您是周泽楷么?”


周泽楷猛地回过神,穿着白大褂的医生站在他面前,手里拿着的正是他的资料,医生看上去不过三十岁的模样,笑容清浅,让人心生好感:“看来是了,一路从荣耀大学过来辛苦了。”


周泽楷握住医生伸出的手,有些拘谨地打招呼:“您好。”


医生轻易看穿了周泽楷的紧张,和煦地笑道:“这次冯宪君教授愿意将自己的爱徒派过来,实在是我们的荣幸啊。”


周泽楷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冯宪君是荣耀大学最为著名的基因学教授,周泽楷是他手下的研究生,冯宪君对自己这个不爱说话但做事踏实优秀的学生十分喜爱,这一次推荐他到伊甸园参与研究,也是对他的锻炼。


寒暄几句后,周泽楷又想起那只蝴蝶,他实在有些在意,但再一抬头,却发现刚才那只慢悠悠的家伙已经再无踪迹。


“你在找什么么?”医生问道。


“刚才看到一只蝴蝶……”


“是你看错了吧?”医生皱眉,却又坚定地说,“为了患者的安全考虑,伊甸园里并没有昆虫,如果你想要研究蝴蝶的话,可以到昆虫园那边申请,不过我个人还是建议你用小鼠或者果蝇,研究效果要比蝴蝶好。”


那大概是看错了吧。


周泽楷点点头,最后向那个方向看了一眼后,跟随医生走进伊甸园。



 

“这一栋楼里大多是将要康复和情况轻微的患者,基本做最后的观察和治疗就能出院了。”


顺着医生的指引,周泽楷看到一号楼前的花园里,穿着病号服的患者三三两两休憩着,看上去一派和谐。


他们走过去的时候,正好碰见一位长发姑娘提着行李箱站在门口和护士道别,医生熟稔地同她打招呼:“缪莎,恭喜出院啊。”


名叫缪莎的长发姑娘转过身,看见医生的瞬间笑得眉眼弯弯:“谢谢,在医院的时候辛苦您了。”


“医生本分,怎么能说辛苦。”医生笑笑,“回去后要照顾好自己啊。”


缪莎点头,突然另一位护士急冲冲跑来,手里还拎着鼓鼓囊囊的袋子:“缪莎,你这个落在病房了。”


缪莎匆忙低头一看,果然是少拿了一个袋子:“天哪真是太感谢了。”


她将耳旁的长发别到后面,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最近记性不太行了,好多东西都容易忘记。”


缪莎是非常漂亮的女孩子,住院的经历并未给她的外表带来太大影响,但她抬起手时,周泽楷在她的手臂看到了许多针口的痕迹,可见之前病情的严重。


告别缪莎,两人继续向前走去,医生介绍:“二号楼的患者情况就比较严重,伊甸园为他们每个人都安排了舒适的单人间和主治医生,已经24小时陪护的护士,力求为他们提供最好的治疗。”


说完,医生忍不住叹了口气,说:“这几年来伊甸园的人越来越多了,我们做得再好,也只是治标不治本。”


心理问题已经成为了当前社会面对了第一难题,周泽楷平日里和自己的导师也有讨论。


安慰人一项上周泽楷实在是不擅长,好在短暂的沮丧后,医生快速收敛了情绪,他们并肩走到最后的三号楼,这里正处于伊甸园中心,被其他建筑团团围住。


“这里就是研究中心所在,你的宿舍在三号楼的那边,这里面只有九位患者,但都是被判定为高危的目标,他们大多都具有攻击性,对治疗也是极端不配合。”


医生说着,手在白大褂的兜里一阵摸索。


“哎,糟了,我把门卡放在宿舍了,你在这稍等片刻,我去拿了就回来。”


医生连连向周泽楷道歉,然后快步向宿舍跑去。


就像幽灵一般,周泽楷突然在门内看到了刚才见过的那只蝴蝶,它依然是那样慢悠悠地向前飞去,周泽楷没来由心里一紧,完全忘记医生的嘱咐,伸手推门:“等等!”


本该锁得严严实实的电子门此刻被轻易推开,周泽楷快步追在蝴蝶身后,却总是差那么一步。


漫长而冰冷的走廊只有周泽楷一人的脚步声,他忙于追逐蝴蝶,甚至都没有发现,比起之前的两栋楼,三号楼的环境实在是过于冷峻,撕开温馨的外层包裹,伊甸园的内核却如此坚硬。


最后蝴蝶从一扇门上的窗户飞了进去,周泽楷不得不停下脚步,那扇门由不知名的合金制成,不大的窗户上安着结实的栅栏,周泽楷的视野被分割成几块,才能窥见房间里。


房间里是一个消瘦的男人,蝴蝶轻悠悠地停在他指尖,像是梦落在树梢。


“嗯?”男人偏过头来,病号服在他身上都显得空荡荡,他看见门外的周泽楷,挑眉问,“你看得见这个?”


周泽楷意识到男人在问他,嗯了一声,却见那个人顿时笑开来,捉狭又开怀的模样:“据说聪明的人才看得见这个,你看上去怎么呆呆的?”


周泽楷皱眉,他好歹也是荣耀大学年年的优秀学生代表,怎么也和呆扯不上关系吧,他正琢磨着怎么反驳时,男人手一抬,蝴蝶便晃晃悠悠向周泽楷飞过来。


蝴蝶翅膀扇起的气流拂过周泽楷的眼睫,他一动不动,生怕它再离开。


那一刻被拉得很长,那一刻世界都离周泽楷远去,他只能眼睁睁看着花纹诡异的蝴蝶轻轻停在自己的鼻尖,像羽毛又像花瓣。


“周泽楷!”


伴随着医生的喊声,那只蝴蝶瞬间炸成纷纷扬扬的光砂,转瞬即逝,停在周泽楷鼻尖的根本不是蝴蝶,而是男人的指尖。


“啧。”男人后退一步,低声说,“被敲碎了。”


周泽楷来不及思索他是什么意思,医生粗暴地一把将他拉回来,再三确认他身上没有任何损伤,意识也还清醒后,才松了一口气。


两人同时看向门内,男人却只留下一声嗤笑,不再施舍给他们半点目光。



 

监控中,简单的交谈后,男人走向门口,伸手触摸门口的周泽楷,片刻后便被门外的声音打断,不得不收回手退回去。


伊甸园的院长激动地站起来,已经头发花白的老人反复搓着手,眼里难掩狂热:“这是叶修第一次主动有沟通的意图!难得!太难得了!”


叶修正是男人的名字,周泽楷还记得自己离开时,看见了挂在门外的名牌,患者,叶修,等级,极度危险。


他一把抓住坐在身边的周泽楷,攥着他肩膀的手用力到让周泽楷吃痛:“小周!你真是我们伊甸园的福星!”


医生也激动地附和:“对啊!叶修来到这里已经快十年了,这还是他第一次愿意和其他人说话,也许小周可以说服他接受治疗!”


几分钟后,院长和医生终于将自己的情绪平复下来,他们向周泽楷大致讲述了叶修的情况,他是第一位进入三号楼的患者,至今已近十年,却一直暴力抗拒治疗,甚至拒绝沟通,让院长和医生都束手无策。


“我们是活在地球的同类,只有互相扶持才能将人类的历史延续下去。”院长紧紧握住周泽楷的双手,请求道,“我知道心理咨询不是小周你的专业,但我们不能放弃任何一个治好他们的机会,我作为伊甸园的院长,真诚地请求你加入叶修的治疗工作里!”


从踏进伊甸园到现在,飞快发展的事态让周泽楷有些懵,但面对院长和医生的请求,他迟疑片刻,还是点头:“好。”


他想起最后离开前,叶修回头看他的一眼。


那一刻仿佛千千万万只蝴蝶飞起来,将他的衣角撕扯,而叶修的眼睛在那之中,漂亮得让周泽楷心悸。



 

钥匙向左转三圈,周泽楷拧开门把手,推开了301病房的门。


叶修还保持着刚才周泽楷在监控中看到的姿势,懒懒散散地坐在床上,看见有人开门,既不惊奇也不抵触,周泽楷所设想的叶修夺门而出的剧情完全没有出现。


床上的人饶有兴致地打量着周泽楷,叶修挠挠下巴,问:“进门之前要敲门不是基本礼节么?”


周泽楷顿时愣住,院长给了他叶修房间的钥匙,他便自然而然地开门进来,完全没有考虑过敲门,也不对啊,就算他敲门叶修难道还能从里面打开?


但叶修的眼神又那么认真,周泽楷渐渐开始怀疑,就算钥匙在他手里,他是不是该敲门才对?毕竟就算是精神病人也是有人权的。


周泽楷还在那胡思乱想,叶修先撑不住笑出声来,青年片刻后才反应过来这是个玩笑。


叶修和周泽楷预想的完全不一样,他思维清晰,举止正常,完全不像是病入膏肓的人,他暗自将观察到的细节记在脑子里,准备回去汇成报告。


门在周泽楷身后缓缓合上,他走到桌边坐下,还没等他开口,叶修反而先发问了:“你叫什么?”


“周泽楷。”


“我以前好像没见过你。”


“我是今天才来的。”


“才来就接手我?”


叶修说完这句,周泽楷心里一个咯噔,叶修比他想象的还棘手,很明显他清楚地知道自己的情况,甚至能逻辑推理,他看上去比周泽楷还像个正常人。


也许只是没有发病,周泽楷长出一口气,调整好自己的状态,试图将谈话的主动权抓回来:“嗯,院长任命我为你的主治医生,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么?”


“门口那么大的牌子你没看到么?”


“那不一样。”


叶修绵里藏针的讽刺被打断,周泽楷认真地看着他,黝黑的眼睛里透着执拗:“我知道你的名字和你告诉我是不一样的,我叫周泽楷,你愿意告诉我你的名字么?”


叶修眯起眼睛,认真地打量起眼前的人,良久,他才回答:“叶修。”


周泽楷点点头,却不妨叶修接着发问:“你是基督教徒么?”


问题有些没头没脑,精神病人会热衷于宗教相关?周泽楷摇头:“我是无神论者。”


“也对,现在这个社会还剩几个宗教信徒。”


科技向人类展现出了绝对压倒性的力量,一代一代的教育之后,宗教信徒人数比起以前已经大幅缩减,叶修似乎并不在意,他接着说:“那你听说过亚当和夏娃的故事么?”


周泽楷皱起眉头,他现在终于发现和叶修谈话的异样感在哪了,这个人一直在抢夺对话的主动权,侵略着周泽楷的思维和话语,叶修似乎迫切地想从他这知道什么。


“听说过。”


“你对这个故事有什么看法么?”


周泽楷仔细回想,却难以对这么个故事说出个一二三来,他并不熟悉对着不是实验数据和理论的东西说什么,这在他之前的人生里一直被归为无用的行为。


眼看着周泽楷沉默疑惑,叶修的脸色一点点严肃起来,他似乎确定了心中所想,放弃了和周泽楷无意义的问答。


“小周,我可以这么叫你吧?”


周泽楷点点头,从他得到的资料来看叶修确实比他要大几岁,这么叫也无可厚非,只要叶修能和他有有效的交流,周泽楷也不介意称呼上有什么变化。


“你觉得这个世界是真实的么?”


这个问题如同警报一般,彻底将周泽楷的思绪拉回来,叶修的表现太像正常人了,但现在他表现出了档案上所写的病情——怀疑世界。


“那你觉得哪里是真实呢?”


周泽楷的反问无疑默认了叶修认为现在的世界不是真实,他试图去倾听和理解叶修的想法,心理咨询这块虽不是他的长项,但一些基础理论他还是懂的。


“你觉得今天你看到的那只蝴蝶是真的么?”


周泽楷一愣,连番的变故让他差点忘记了那只蝴蝶,它在周泽楷眼前碎裂,变成叶修的指尖,周泽楷无法用科学去解释他,但更不想否认它的真实。


是妄想?还是错觉?周泽楷的脑子乱起来,这是意料之外的事故,他现在只想回家用超级电脑计算一下自己的选择,他已经无法自己去判断这一切。


“你该来看看另一场真实。”


叶修的声音让周泽楷抬起头,然后他看到了这一生都无法忘怀的画面。


那双翅膀,那只蝴蝶的翅膀,在叶修身后缓缓扇动,如同从他脊背破茧而出一般,足有一人高,那些诡异而丑陋的花纹和周泽楷之前所见如出一辙。


那一瞬间,空想的疯狂在现实轰然降临。


周泽楷感觉自己被那双翅膀深深拥抱,他的眼前除了这一切再无其他,窃窃私语从他耳边如风一般流淌过,携裹着他向着另一场真实坠落。


回过神时,周泽楷已经身处灯红酒绿的大街之上,这里人来人往,嘈杂而真实。


在他身边,穿着黑色长风衣的叶修深深地吸了一口烟,他不再是病房里孱弱又消瘦的模样,霓虹灯染上他的眉梢。


“小周,欢迎来到我们的空想王国——乌托邦。”

 







TBC。

————————————————————

因为是自己打鸡血想出来的设定,也没有认真考证有没有和其他作者的世界观撞,如果有撞麻烦告知,我好推了重来

大家元旦快乐

评论(56)
热度(5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