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狸

【周叶】山海绘卷.深冬候鸟

老叶第一人称注意

※山海绘卷番外一

※进入死线的狐狸不如一只咸鱼

※禁止转载,转载拉黑






这有什么可说的?故事里不是都写完了么?


……行行行我说我说。


让我想想最开始,最开始就是小周他来杀我,哪来什么第一印象,逃命都来不及,你还别说,小周那时候真没意思,光知道板着脸射箭,搞得我抱头鼠窜,还让方锐那小子看热闹了,哎你说小周当时怎么没手一滑把他从天上射下来呢?


布阵本来只是想挡他一挡,没想到阴差阳错倒是让他和山海卷连在一起,送到嘴边的肉山海卷哪能放过,当时被放出来的时候小周就只有这么点高,可能伸手还不一定够得到我的腰带。


那时候的小周啊,怎么说呢,确实是个合格的轮回家主,但看上去根本不像个活物。


轮回的计划在几大家族之间不算什么秘密,这样的手段你根本说不得对错,毕竟山海界又不是什么过家家的地方,活下来的一方才有资格说话。


小周肯定不知道,在他正式成为轮回家主前我就见过他,那时候我去轮回,他还是少年模样,穿着家主的盛装,整个人白得像院子里的积雪,那时候我就在想,他这个身板连衣服都撑不起来,又要怎么扛起轮回?


事实证明我也有看走眼的时候,第二次在朝圣会见到他的时候,他就已经比我还高了,不怎么说话,他和黄少天打了一架,一战成名。


要不怎么说黄少天是个小心眼呢,就因为这,他记恨了小周好几百年,回回见面都和人家过不去,没个好脸色,这打架是他撩着人家打的,打输了还不服气,撵着人到轮回门口去了,要不是喻文州把他拉回去,蓝雨和轮回早就打起来了。


他很厉害,当然比起来还是我要厉害些,我知道山海界里都在讨论我和小周谁是山海界最强,但肯定是我嘛,小周使计谋手段可没我熟练。


毕竟我可比他多活那么几百年。


你要问我那时候到底是在想什么,我也很难说清,说是愤怒也好,说是可怜他也好,那时候的小周活得比九重天上那位还像个神,整个人雪雕一般,轮回那地方冷,连带着轮回那帮老家伙的心也是冷的,他们就没给小周第二条路,那傻孩子活了那么多年,也就没想过走第二条路。


每个家族都会给自己培养继承人,毕竟生死无常,有时候你站在那个位置,那么牺牲什么都是有可能的。


我只是没想到,没想到小周赔上的是他的所有。


哎,你说我还能和他计较什么呢?


山海界浩大无边,落在笔下也是画卷万千,就算不提追杀的事,他和我的立场也不可能让我们走一辈子,我当时没想太多,既然山海卷将我们绑在一起,那起码在这一段时间里,我牵着他的手从红尘里走过,能看一点便是一点。


走到忘川的时候,我以为我们这段路差不多也走到头了,毕竟若是没了山海卷的掣肘,我也想不出他有任何留下来的理由。


但那时候他伸出手了。


和以前从即翼山坠下去的时候不一样,忘川的水冷得刺骨,我那时候已经算一只脚跨过了死亡的门槛,亡魂能感受到的我都能感受到,但这时候小周伸出手抱住了我,在被忘川淹没,整个山海界都远去的时候,他是唯一让我觉得我还活着的光和热。


他肯定不知道,所以你也不要告诉他,嘘,保密好么?


江波涛将他带回轮回的时候我也算松了一口气,想要我命的人数不胜数,我没和沐橙他们说过,对我来说,活下来的每一天都是赚的,我还有想要做的事情,所以不论如何,也得腆着脸活下去。


但小周不一样,我还在嘉世的时候,他就已经是最被神看好的家主,年纪轻轻就妖力深厚,何况我差不多已经是个孤家寡人,而他身后还有轮回。


我以为我们下一次见面会是在你死我活的战场,死在对方手里都算是个不错的结局。


我是真没想到他会那么做,那样大刀阔斧的动作肯定惊动了上面那位,不然他也不至于会被拿来杀鸡儆猴。


其实后来想想,他本来就是那样的人,一旦认定了自己的目标,谁又拦得住呢?


我那时候确实是拿他当后辈看的,和那个人的战争漫长又危险,说实话我自己也没什么信心,所以起码我希望他不要卷进来。


但后面的事你也看到了,你说是不是夫诸都这样,倔得跟头驴似的。


地牢里我听见他一遍遍喊着我的名字,我就知道我栽了。


哪有这样的人啊,明明都快被送去忘川渡河了,嘴里还在一遍遍念着叶修,就像只要将这两个字放在心尖,他就什么都不怕了。


哪有这样的人啊。


后来在客栈里,他告诉我那个答案,我就想,他跟着就跟着吧,我是真的没辙了,一点办法都没有,天大的危险也只能我们两个一起担着了。


那场婚礼真是可惜了,就差最后一拜,你说这小安也不会看着点事,等一会回去让老板娘扣他工资,以后每月就给他几个铜板,让他好好反省反省。


我对他真的算不得好,我身上绊着太多事,一直都是他在走向我,我给他的东西实在是屈指可数。


我也想和他说,等我做完这件事,就好好和他在一起,但我说不出来,因为连我也不知道一切尘埃落定之后我是不是还活着,若是让他没有希望地等下去,那也太残忍了。


小周平时不怎么说话,有时候又挺会说的,实在说不过我的时候就只拿眼睛看着我,那种时候不管是什么情况,都会让我觉得是不是自己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让他露出那样的眼神。


为了能回来,我走了很久,具体时间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太阳升起又落下,那条红色的长廊就像没有尽头一样,望一眼都让人腿软。


但那是他们用思念给我铺就的路,长归长,但总有能走到他身边的一天,一想到这一点,就没什么好怕的了。


他走向我那么多次,起码这一次让我走向他。


我终究重生于他的爱与思念,回到他身边。

 






end。

评论(5)
热度(2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