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狐不归

【残次品】天堑

※看完文的絮絮叨叨

※献给priest的残次品







残次品的结局几乎说得上是一个完美的结局,林静恒和陆校长就像童话结局一样,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一起。


无论是芯片人王国还是人工智能大军都被打败,他们未来需要面对的大概只剩下琐碎的日常小事。


若世界真的只有浮于表面的这些,那就太仁慈了。


就像在他们的婚礼上,和活着的人比邻而坐的,只有虚幻的影子,有走上相反道路的妹妹,有从出生就未曾谋面的双亲,有亲手将他们逼上死路的师长,还有更多的,是战场上他们如何伸手也摸不到一块衣角,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在炮火中湮灭的战友。


命运给予他们平等的道路,死去的人长眠在无边浩瀚的宇宙之中,而活下来的人大概终身都要学着如何在那些洪流般的记忆中安静蜷缩。


那样的伤口不会愈合,于是他们只好学着心平气和地与它相处,怀念与遗憾,悲伤与欣喜,一直到时光流逝,自己老去,才能安然合眼沉沦,去往他们在的地方。


而那些滚烫过无数人心与眼的故事最后只能变成干巴巴的历史,被人读来也磕磕巴巴,不甚明了。



 

花骸归处


直到林静姝站在玻璃墙那边,说要将林静恒做成标本永远陪着自己之前,我都很天真地认为,起码林静恒对她是不一样的。


并非是没有在前文中看到那些暗示明示,只是对我来说,这是近乎祈祷的希冀,我知道那时候的林静姝手上染了多少人的血,但仍然期待着,能有两兄妹握手言和的老套剧情出现。


但没有,那时候的林静姝差一点就将林静恒最后苏醒的机会扼杀,而林静恒也用了几乎称得上卑鄙的手段,捏住了女孩心里最后一块活生生的血肉。


看到那的时候我是很难过的,思索着他们怎么会走到这样的地步,又在回想之后只得承认,这一切早就注定。


被称为联盟之花的林静姝,一举一动都合乎规范,秘书长的妻子,弱不禁风,活像个人造玩偶,连湛卢都比她多两分人气。


但当那层绝美的花瓣凋谢之后,花朵的骸骨里长出的是毒蛇,是匕首,是地狱里的怪物。


就像伍尔夫所说的那样,管委会那块地是有毒的,从他们选择了林静姝的那一天起,未来的剧本就写好了。


整部残次品里,林静姝只真正地笑过一次,是在白银三卫满嘴跑火车的时候,她听着他们讲着关于林静恒的故事,就笑成眉眼弯弯的样子。


P大用了很多笔墨在林静姝的美丽,但所有的语句都及不上这一次,漂亮的人偶突然活了过来,硬生生透出些娇憨的少女气息。


她将那些机甲送给林静恒,就像能撕裂所有人的毒蛇小心翼翼地弯下头颅,将苹果拱到那个人手边。


她和林静恒明明是这个世界上离得最近的人,但从那时候被分开,往后一直到林静姝在乱战中以说得上荒谬的方式死去,他们之间的温情都寥寥可数。


命运没有给予林静姝一丝一毫的眷顾,她哭过,追过,挣扎过,她所有关于人的情感都被折断在林静恒离开的那一天,之后的林静姝活得像个亡灵,阴冷又潮湿,任何靠近她的人都会被吞噬。


也是从那一刻开始,我意识到林静恒和林静姝穷尽一生都不可能和解,那时候的林静姝在我看来已经接近癫狂,她不顾一切地用阴谋和芯片拓展自己的王国,毫不迟疑。


这一点我和好友讨论过,我们一致认为,虽然知道林静姝的所作所为但我们并不讨厌她,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她并不怀疑自己的所作所为。


她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知道自己在屠戮别人的生命,也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一定会遭到报应。


她明白这一切,然后选择走上这条路。


也正因为如此,从她做出这样的选择开始,她和林静恒就一生都无法回到单纯的兄妹关系,林静姝的血液里都渗透着毒意,她只能孤独地盛开,直到凋谢。


她死去的时候,身边陪着她的只有一束蔚蓝之海,大概对于林静姝而言,整个宇宙称得上故乡的地方,只有当年她和林静恒一起依偎取暖的家。


但就连这样小的宝藏都被人拿走了,劳拉走了,林蔚走了,林静恒走了,林静姝的故乡很早很早就回不去了。


每一次看到林静姝,无论她是什么境地,我总觉得她心里还有另一个女孩,很小,永远停留在林静恒离开的那一天,蜷缩着哭泣。


从那时候到后来,过了很多年,林静姝走过了阴谋和杀戮,走过了猜忌和欺骗,她也曾很短暂地在两兄弟地笑闹中露出片刻真心,那笑容多美啊,就像雨后黄昏的晚霞。


而那个女孩一直在哭泣,颤抖着身体,直到眼泪将她溺死。



 

 同归


我觉得从本质上来说,陆必行和林静恒其实非常的像,他们一个是陆信的儿子,一个是陆信的养子,却都奇迹般地继承了陆信最纯粹的那一部分。


林静恒嘴上喊着要把第八星系的人都丢出去当诱饵,绷着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拽样,却总是忍不住插手自卫队的训练,而在之后第八星系与第七星系的战争中,他更是为了掩护平民撤退,放弃了最佳的离开时机,最终导致被伍尔夫埋伏,与陆必行分离十六年。


而在失去林静恒的十六年里,陆必行无数次站在深渊边上,那时候只剩他一个人了,爱德华总长死了,独眼鹰也死了,林静恒在那场爆炸后再无音讯,加上乱流涌动的第八星系,他要是想成为一个反社会反人类的恶棍头子,几乎可以说集齐了天时地利人和,再名正言顺不过。


但陆必行没有。


内战,克隆,进化,七道刻痕,七次重生,他挣扎着从恶魔的呓语中醒来,皮开肉绽,鲜血淋漓。


当年的陆信来到第八星系,就像太阳第一次照耀泥沼,无数在黑暗中野兽第一次抬起头,看见光芒铺天盖地。


自由宣言,也许在沃托的权贵们看来不过是理想主义者的妄想和维持政权的必要伪装,但它真真切切唤醒了无数人作为人的尊严,而作为他的儿子,陆必行是淤泥中的星星,是太阳留下的碎片,从林格尔到陆信再到林静恒和陆必行,他们贯穿了八个星系数百年的时光,将自由迎回人间。


于林静恒而言,陆必行是他充满黑暗和仇恨的漫长人生里最温暖的光,而于陆必行而言,与林静恒的相遇改变了他的一生,在那十六年里,他在失去林静恒的痛苦中反复挣扎,终将原石磨砺成剔透宝石。


若是对比开始和结尾的两人,会发现林静恒与陆必行变了很多,这种变化不仅仅是在知道许多真相和变故后目标上,林静恒放下了仇恨的戾气和对往事的执着,得到了平静和温和,而陆必行被磨去了当年的少年轻狂,沉稳而圆满。


无人能断言这种变化是好是坏,也许没有陆必行掣肘的林静恒在阴谋诡计上会更强大,也许没有林静恒的陆必行如今仍然是第八星系潇洒的旅人,懵懂而轻松。


那就是另一个平行宇宙的故事了,这个宇宙的陆必行被林静恒的生态舱砸得晕头转向,留在了北京星,于是自此很多人的命运都改变了。


就像偌大的宇宙,看起来空旷又冷漠,但当命运拨动一颗星星的时候,所有的星星都将醒来。


他们都将走向死亡,但幸而在星云深处,能彼此相拥。



 

 生者与亡者的盛宴


在陆必行和林静恒的婚礼上,所有人都坐到了一起。


生者和亡者并肩而坐,为庆祝一对新人的结合而举起酒杯,然后每一个人或笑或骂,回忆漫长的过去里,还有他们的时光。


若我们站在高处看战争,看战线的推移,看领导者们的谋略,看输赢胜负,将一切都拿到天平上去衡量,那样的场面多宏大和燃啊,让人胸膛都鼓起来,似乎下一刻就能挥手间决定世界的生死。


但若是你跳下来,跳到人群中间,血溅到你手上还是温热的,哭泣和恐慌会传染,空气里满是烟尘的味道。


这是现实,也是人间。


我在默读的长评里就说过,我最喜欢P大文里的一点就是每个人都是活过来的,周六,伍尔夫,林静姝,于都督,有很多很多人,我们透过文字与他们短暂相伴,然后看着他们在战火中湮灭。


看客高高在上,也无能为力,在残次品里片面地说谁是好人谁是坏人都太过轻率,这更像一场不停歇的旅途,看客们除了徒劳地追逐,什么也不能做。


我记忆很深的一个情节是关于陆信和陆必行,我觉得很能理解陆必行对陆信的冷淡,那时候独眼鹰已经死去,而陆必行又是在那种情况下得知自己的身世,陆信于他而言,大概仍然是一个英年早逝的英雄,而非父亲,大约比起陆信本人,陆必行和第八星系那座陆信的雕像还要熟悉些。


后来他们来到了沃托,站在陆信特意为陆必行设计的滑梯前,林静恒告诉他,“这房子里的每一个人,都曾经像等待节日一样期盼你的出生”。


那座被人遗弃许久的房子突然就热闹起来,许多年前的过往和阳光一起落进了房子里,它们和陆信留下的立体影像一起向陆必行伸出手,仿佛他还活着那样。


那时候我的眼泪突然就下来了,很难说清楚那是什么样的感情,但那时候的我真的突然就意识到,陆信死了,他还没能看到陆必行一眼,他给陆必行准备了那么多东西,他和穆勒教授曾经那样欢喜地期盼着陆必行的出生。


他们之间隔着的漫长时光突然就压了下来,让人连呼吸都不能。


死去的人太多了,战争时代没有人能独善其身,那些没能传达的思念和难以挽回的遗憾如果能凝集成水,大概能汇成汪洋大海,无边无际。



 

人很复杂,我们头顶的天使是纯粹的善良,脚下的恶魔是完全的邪恶。


生存的镌刻在人类骨子里的本能,越是艰难,人为了活下去所能做出的反抗就越是可怕。


当人活得轻松而幸福的时候,善良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但如果落在生死边缘,当有些东西需要用命去换呢?


“They say before you start a war,you better know what you’re fighting for.”*


铁笼也困不住鹰和狮子,鱼缸挡不住鲸鱼和大白鲨,安逸和欢乐的伊甸园拴不住人的手脚,也吞噬不了人的脑子。


管委会一次一次的谋划之后,人们渐渐喜欢了伊甸园无微不至的服务,而在生命的最后,劳拉对着镜头说,我们所厌恶的愤怒,嫉妒,难过,被伊甸园所抹去的负面情绪,不也是我们自由的一部分么?


那也是本能,甚至对于一部分人来说,追求自由的本能甚至能超越对死亡的恐惧。


所以第八星系的人嘶吼着拿起枪,在林静姝的阴影几乎要笼罩所有星系的时候,也会有人宁可死去也不被注射芯片。


这宇宙浩大,却没有谁生下来是为了跪下的。


我们可以理解许多人,可以理解臭大姐为了自己隐瞒海盗入侵的消息,也能理解第三星系上为了活下去而选择加入芯片王国的人,但也仅仅是理解而已。


比起他们,这世界上还有磕磕绊绊学着保护自己星球的自卫队,有战乱里不顾自己保护平民的白银十卫,星海学院的四个学生擦干眼泪和血,从所谓的废物长成了勇敢的人,有在战歌中冲向敌军的于都督,还有即使迟了,但仍然不顾一切出兵的自由联盟军。


这个世界还有陆必行,有林静恒,有陆信,有独眼鹰,有爱德华总长,有图兰,有很多很多的人,他们相信着自由和正义,并奋不顾身地为这一切战斗过。


他们是落在沙漠里的星星,也正因为他们,那片沙漠才能瑰丽如宇宙,才能让更多让更多懵懵懂懂的砂砾在面对这个残忍的世界时,还能选择向着太阳的一方。


在生与死的天堑,他们不曾犹豫。



 

 尾声


我是个不太合格的理科生,比起理性分析,看故事的时候我更倾向于感觉。


写这篇的时候看了下知乎上关于残次品的评价,大佬们果然解析得很深入啊,相比起来哲学我就不是很懂了。


但做一个肤浅的人也很快乐。


我很喜欢这个故事,这是一个完整的世界,遇见他就像捡到陆必行给林静恒做的第八星系模型。


让人心生欢喜。






end。

——————————————
*这一句是Angel With a Shotgu里的歌词


评论(16)
热度(2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