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狐不归

【周泽楷生贺/周叶】飞鸟(三)

※我流架空现实向战乱背景

※雇佣兵周X流浪音乐家叶

※有现实原型,但请不要过多代入,我怕又被屏蔽。。。

※禁止转载,转载拉黑

※小周生日快乐!!!!!!!






如果说理想是婀娜多姿的丰腴少妇,那么现实就是发育不良的豆芽菜小丫头。


读书是件好事,但叶修现在面对的现实是,没书籍,没纸笔,学生还有小情绪不配合,他走马上任第一天就感受到了情况的严峻。


卡文听说后自告奋勇要当人形黑板,他冲着叶修搔首弄姿:“看我这宽阔的后背,这结实的肌肉,做个黑板怎么也绰绰有余吧?”


叶修十分感动,然后叫来爱丽丝,以扰乱课堂的名义将人揪着耳朵带走了。


好在不能写还能讲,叶修将孩子们领着排排坐,听他讲故事。


然而叶修想不到的,他那些在其他国家无往不利的睡前故事在这里却遭遇了滑铁卢。


“叶老师。”伊丽莎白的手高高举起,这是叶修在被他们七言八语吵得头昏脑涨后立的第一个课堂规矩,发问要举手,“那灰姑娘和王子在一起后,怎么处置她的继母和姐姐们呢?”


“还有还有,她的爸爸对她的一切真的毫不知晓么?”芭芭拉接着补充。


伶牙俐齿如叶修也有被问倒的一天,他没想到这群小崽子丝毫不关心灰姑娘和王子的爱情故事,反而全部着眼于灰姑娘有没有报复继母们。


童话里当然没有写这一段,叶修面不改色地开始胡诌:“这就是我们这堂课的问题了,如果你是灰姑娘,你会怎么对待继母和姐姐们呢?”


“杀了她们。”伊丽莎白眨着自己漂亮的大眼睛,回答道。


叶修一窒,他放缓声音问:“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因为她们对灰姑娘不好,还丢掉了灰姑娘妈妈留给她的东西。”伊丽莎白抱紧了怀里的小熊,小熊已经失去了一只眼睛,却仍然被小姑娘视若珍宝,“如果有人丢掉了我的小熊,我一定要杀了他。”


与他人闲聊时,叶修得知伊丽莎白的父母全数死于圣战军之手,小熊是她的母亲送给她的生日礼物,也是她唯一一样从家里带出来的东西。


这一时间让叶修不知道该怎么说,说去原谅那个人,就连叶修自己都觉得这种说法苍白又虚伪,伊丽莎白的眼睛天真而清澈,透着独属于孩子的残忍。


他转身问开普勒:“那你呢?”


开普勒没想到自己会突然被点名,慌忙开始思考:“我嫁给王子……不是,是灰姑娘嫁给王子后,继母和姐姐们……可是我是男子汉啊,这样欺负别人不太好吧。”


“傻瓜。”芭芭拉一巴掌拍在开普勒背后,拍得男孩差点向前扑去,“都说了如果你是灰姑娘,哪来的男子汉灰姑娘。”


“那芭芭拉你会怎么做呢?”


“我要让王子把她们变成女仆,把我原来所遭遇的一切都让他们重新体验一下。”


由于时间太过久远,连叶修自己都忘记在童话的原本结局里,灰姑娘有没有原谅自己的继母和姐姐们,但毕竟是给孩子们看的故事,估计最后不管如何都会有个大圆满结局吧。


“你们不会原谅她们么?”叶修试探着问,“毕竟你们已经嫁给了王子,有了幸福的生活。”


“可是这和原谅她们有什么关系呢?”伊丽莎白歪着头,似乎难以理解叶修的逻辑,“叶老师,如果有了幸福生活就会不恨了么?”


叶修说不出话来,在这一刻他深刻地认识到,他现在面对的一群战争中的孩子。


他们和叶修,乃至其他在普通社会长大的孩子是不一样的。


在普通孩子的世界里,杀戮,战争甚至仇恨都是很远很远的事情,他们也许会因为摩擦而讨厌其他小朋友,但说不定第二天两人又能玩到一起去。


一切美好都被捧到他们面前,老师们教导他们公正,宽容,善良和礼貌等等一切美德,他们也许一生也不会遇到深入骨髓的仇恨,很多人即使到白发苍苍,也平安喜乐了一生。


但伊丽莎白他们不一样,在他们尚未完全明白事理的年龄,他们已经领略了什么是真实的残忍。


他们见过鲜血,见过杀戮,见过亲人的尸体,见过狂笑的敌人,若是普通孩子将自己代入灰姑娘,被拿走了母亲的东西,他们大概会生气,但没关系,因为他们的母亲还在,他们还能回头抱着自己的妈妈撒娇耍赖。


可是伊丽莎白的妈妈已经死了,若是她的小熊被抢走,她就真的连妈妈留给自己的最后的念想也没有了。


所以小姑娘毫不犹豫地说,她要杀了他们。


原谅对他们来说是太艰难也太陌生的事情,他们还不长的人生中,浓墨重彩的,是绝对不可以原谅的死亡和侵略,他们自己也许尚未察觉,但命运已经将其用羽毛笔深深刻在他们的骨子里,成为他们不可丢弃的一部分。


那些童话里所说的东西已经不再适合战争中的孩子,叶修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看来他还是不适合当教师啊。


他拿出自己的小提琴,决定还是用自己的专业来教导孩子们:“算了不听故事了,我们来学唱歌好不好?”


“好啊!”孩子们顿时开心起来。


“Twinkle, twinkle, little star, how I wonder what you are.” 

【一闪一闪小星星,我多想知道你是什么?】


“Up above the world so high, like a diamond in the sky.  

【挂在天空那么高那么高,就像是一颗颗钻石挂在天上。】


“Twinkle, twinkle, little star, how I wonder what you are.” 

【一闪一闪小星星,我多想知道你是什么?】


芭芭拉突然拍手,恍然大悟道:“哎呀,这首歌我听周唱过。”


叶修诧异:“周泽楷?”


“对啊,但他唱的不是这个歌词。”芭芭拉根据记忆哼唱起来,虽然发音不怎么标准,但也足够叶修听明白。


“一闪一闪亮晶晶,满天都是小星星。挂在天空放光明,好象许多小眼睛。”



 

ZF军也曾向村子派过援兵,由于战线过长,兵力吃紧,他们不得不接受各国的援助,而周泽楷就是在那个时候来到村子里的。


那个时候周泽楷还是一名雇佣兵,在一个十来人的雇佣兵团里,这群嗜血的孤狼从来不畏惧战争,枪和血将他们喂养长大。


雇佣他们的到底是谁周泽楷并没有兴趣了解,反正对他来说为谁而战并没有区别,为了能更好地了解战况,他们决定和营地里的村民交流,法拉第就是来接他们的人。


村民们对雇佣兵几乎报以了最高的热情和欢迎,连在雇佣兵团里都格格不入的周泽楷也在这样的气氛下手足无措。


他们将雇佣兵团当成救世主,周泽楷他们也以为自己是救世主。


但他们不是。


L国的战争早就不是简单的ZF武装军和圣战自卫军之间的战斗了,无论放在台面上的话有多冠冕堂皇,一切暗涌的根源都是利益,当推动的手越来越多的时候,这场战争已经失去了控制。


雇佣兵团和村子里的圣战军的战斗还胶着之际,后方却传来了让他们撤兵的命令。


这个村子被放弃了。


雇佣兵们骂骂咧咧地准备撤离,再怎么说出钱的才是大爷,他们心中纵有再多不满也不会和钱过不去。


他们离开营地的时候,周泽楷回头看了一眼,村民们都站在营地门口望着他们,眼里充满了担忧和绝望。


他们没有开口挽留,因为他们自己也明白,这并不是仅凭他们就能改变的事实。


但没有了雇佣兵,他们要如何去夺回自己的家园呢?


若是一直没有希望那也谈不上绝望,可是命运残酷地给了他们希望有将其亲手剥夺,有孩子已经流下眼泪,却不敢言语。


周泽楷的脚步停了下来,走在他身边的队友察觉到他的动作,不耐烦地说:“周,快点,别被队长他们抛下了,我可不想在这种地方迷路。”


“帮我给队长带句话。”周泽楷将手里的包往肩上一甩,大步向着营地走回去。


“告诉他,雇佣兵我不干了。”







TBC。


评论(7)
热度(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