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狐不归

【周泽楷生贺/周叶】飞鸟(二)

※我流架空现实向战乱背景

※雇佣兵周X流浪音乐家叶

※有现实原型,但请不要过多代入,我怕又被屏蔽。。。

※禁止转载,转载拉黑

※小周生日快乐!!!!!!!






L国如今被一分为二,ZF武装军和圣战自卫军僵持不下,ZF武装军所统治的区域还好,为了向欧洲各国示好,区域内的人权还可以得以保障,群众们三天两头上街游行,抗议现有ZF的无作为,强烈要求通过武力收回被强占的地区。


总统大人一边要在各大国的博弈中小心周旋,回头还要面对民众的愤怒示威,愁得头发一把一把地掉,越发头大。


而在圣战自卫军所占领的区域,就没有那么简单了。


圣战自卫军本身就充斥着大量的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圣战军中不乏被各国通缉的在逃犯。


刚占领的时候,圣战军的领袖身穿白袍,站在高台上申请悲悯地发表演讲,阐述原ZF的懦弱与自己不得以的反抗,并保证,即使他们是武装军,也不会为难各位原住民。


然而时间证明了他说的全是谎言,人们被粗暴地分为圣战军与原住民两个等级,森严苛刻的新法律勒紧了每一个人的脖子,一旦有半点逾越,甚至不需要经由法院审判,圣战军当场就能枪杀原住民。


当法律只去约束一部分人时,它就变成了另一部分人手里的鞭子。


第二天天还未亮叶修就被周泽楷捞起来,音乐家因为睡眠不足而脑袋嗡嗡作响,但罪魁祸首毫无愧意地领着他走出去:“趁现在我先送你出去。”


他们所在的地方是圣战军与ZF军对持的交界处,周泽楷准备将叶修送到ZF军所在的地方,希望他能在那找到离开L国的方式。


然而情况并不如他所愿。


还未走出多远,周泽楷就感受到圣战军的突然加大的戒备力量,他谨慎地观察了许久,不得不挫败地得出结论,如果他要将叶修送出去,不但要承担自己陷入困境的危险,甚至有可能会暴露营地的所在。


叶修虽然对这些不甚明了,但胜在聪明,他挑眉问:“看起来人比昨天多,出不去了?”


周泽楷点头,看来是昨天的事件引起了对方的警觉。


他还在想着有什么planB的时候,叶修已经将沉甸甸的琴一扛,往回走了:“那就回去,咱们这个点回去还能赶上早饭么?”


周泽楷皱眉,他以为叶修并没有认识到情况的严肃:“这里很危险,你越早离开越好。”


叶修偏过头,冲着人俏皮地眨眨眼睛:“这个道理我当然懂,不过显然现在的情况并不适合突围,那就只能拜托你们多收留我几天了。”


周泽楷冷眼看着叶修,他不明白这人是真缺心眼还是别有目的,普通人遇到昨天那种事基本都吓得慌不择路地跑了,他倒好,悠哉悠哉像是来旅游的,这个时候还关心自己的早饭。


但要是真是自卫军的奸细,那也表现得太低端了吧。


周泽楷脑子飞快地转着,叶修却不耐烦了,他蹲下身,凑到周泽楷面前,他的脸和另一个人挨得极近,周泽楷能看到他的睫毛在风中微微颤动,那双眼睛透出点点棕色,像是琥珀融化在黑曜石上。


他甚至能看到自己映在叶修眼中。


“你就这么不信我?”


从昨天开始就是这样,周泽楷总是站在不远处盯着叶修,这种如芒在背的感受可不怎么让人舒服,让叶修觉得自己被人用枪指着太阳穴,只要有任何轻举妄动,就会被一击毙命。


但他能理解周泽楷的想法,所以叶修也没有恼,他笑着先偏过头,从这个角度能在树叶交叠的缝隙中远远看到村子,昨天要是没有周泽楷他十有八九是要死在那三个人手里,说起来周泽楷还是他的救命恩人。


“你要是这么不信我,昨天为什么还要带我回营地?”


营地对周泽楷他们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周泽楷回想昨天,他将叶修带回去的行为确实过于轻率,但如果将叶修留在那,他一个手无寸铁的音乐家,能活到第二天的概率又有多大呢?


周泽楷心里有自己的计较,他做不出那样的事情,所以只能冒着风险将人带回去,又把人盯死,他自己都觉得自己矛盾得不得了。


见周泽楷没有回答,叶修也不再追问,他站起身,只笑意盈盈地说:“枪在你手里,你什么时候都可以杀了我。”


周泽楷也站起身,向着营地走去:“少说废话,回去了。”



 

叶修想起昨晚,他和伊丽莎白的对话。


“恶龙是什么?”


“就是村子里那些端着枪的人,他们突然就冲进来,杀死所有他们看到的人。”



 

村子的故事毫无新意,与发生在这个国家千千万万人身上的故事别无二样。


但对于村民来说,不过是一个夜晚,他们的人生就变了模样。


三言两语的故事听起来平淡又乏味,但真正的当事人才知道,其中蕴藏了多少浓郁到几乎将人溺亡的惊惧。


在营地里的人正是村里的原住民,当时大抵是觉得一个小村子不值得大动干戈,圣战军派来的人并不多,于是悍勇的村民们与他们殊死搏斗,有一部分人逃了出来,而留在村子里的人,一半被活活扫射而死,另一半被枪口抵着脊背,永远跪了下来。


而逃出来的村民则在营地暂时扎根下来,他们拿起刀和枪,想要抢回自己的村子。


这是一条注定遥遥无期的抗争之路,但他们走得毫不犹豫,哪怕没有归途。



 

还未走到营地,叶修就嗅到了空气中传来的香气,这让他被睡眠不足折磨的身心都得到了抚慰。


周泽楷和叶修远远就看到了营地门口的芭芭拉,她正被人抱在怀里咯咯笑着。


抱着她的女孩名叫爱丽丝,也是逃出来的原住民之一,她如今穿着合身的迷彩服,已经是营地女子军的领头人了。


当初营地里的青壮年们站出来成立巡逻队,而爱丽丝也不甘示弱,将营地里年龄合适的姑娘们一拉出来,成立了女子军。


卡文当时就这件事劝阻过爱丽丝,他倒是好意,结果爱丽丝斜眼看着他,问:“咱们从小到大单挑战绩是多少?”


卡文当场就闭嘴了。


爱丽丝是个活泼的姑娘,虽然在同村的男孩子眼里这个活泼大概得打三个黑人问号。


卡文和爱丽丝是邻居,从小被隔壁姑娘打到大,一提起从小的单挑顿时背后一凉。


然而事实证明爱丽丝并不是逞匹夫之勇,女子军比起巡逻队,机动性和能力都更强,周泽楷眼里可没什么男子军女子军,眼见着爱丽丝她们更能干,大手一挥就将前线警戒的任务交给了女子军。


爱丽丝是个极漂亮的姑娘,高高的马尾束在脑后,她和周泽楷简短交流后,了解了叶修现在是什么情况,漂亮的姑娘低头思索片刻,突然看着怀里的芭芭拉有了主意。


“不如,叶你来教孩子们读书吧。”


但最先不乐意的却不是叶修,芭芭拉伸手抱住爱丽丝的脖子就开始撒娇耍赖:“爱丽丝姐姐我不要读书,我要学枪,我要和你们一起去打恶龙。”


“不可以,芭芭拉。”爱丽丝揉揉女孩的头发,语气坚定,“这不是你们的游戏。”


“我知道!”芭芭拉着急地解释,“我没有把它当游戏,我是真的想帮你们。”


“那就好好读书吧。”说完爱丽丝把芭芭拉放下来,不再给她继续说的机会,“去告诉其他孩子,明天开始读书,可以么叶?”


“当然没有问题。”叶修点点头。


芭芭拉不情不愿地走了,爱丽丝还望着她离开的背影发呆,叶修好奇地问:“你好像很不希望芭芭拉跟你们一起上前线。”


“谁会希望孩子参与到战争里呢?”爱丽丝笑得很淡,“他们已经见识过战争的残酷,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在他们长大前就将这场战争结束,受害者只需要一个,而不是让他们的未来都陷入脱轨的深渊。”


周泽楷望着营地,最终叹了口气。


“但愿如此。”







TBC。


评论(4)
热度(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