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狐不归

【周泽楷生贺/周叶33H】飞鸟(一)

※我流架空现实向战乱背景

※雇佣兵周X流浪音乐家叶

※有现实原型,但请不要过多代入,我怕又被屏蔽。。。

※禁止转载,转载拉黑

※小周生日快乐!!!!!!!






那颗子弹从飞鸟的胸膛穿出,就像将花的绽放压缩在一瞬,而一瞬之后,飞鸟的尸体直直坠落,映入周泽楷的眼中就像是火流星划过。


枪声还余模糊的影子,但这算不了什么,这里是L国境内的村落,战争女神盘旋在这片天空不肯离开,死神与每个人相伴而眠。


冬天就要来了,光秃秃的树林让周泽楷他们的隐蔽变得困难起来,他低头琢磨着事情,拿着望远镜在他身边警戒的法拉第突然转过身,十分诧异地说:“周,他们在追一个人。”


法拉第所说的是如今占领村庄的圣战军,那帮人全是极端主义的疯子,贪婪和杀戮是流淌在他们血液里的毒药,周泽楷在他身边蹲下来,皱眉问:“追谁?”


“不认识,不是村里的人,而且我觉得应该也不是圣战军的人。”法拉第笃定地说。


法拉第是村子土生土长的孩子,认得村里人倒也没什么问题,但他怎么能确定那不是圣战军的人?周泽楷可不觉得那帮人会团结友爱。


“我看到他的脸了,那是个亚洲人。”法拉第难以抑制自己的兴奋,这还是他见到的第一个周泽楷除外的亚洲人,“周你快看,是不是你的家人找过来了。”


周泽楷面无表情地接过望远镜,他可不觉得他会有哪个天涯海角的亲人能找到这里来。


持枪的三人是圣战军,他们的手臂上系着作为象征的黑纱,而被他们团团围住的人现在正举起双手,竭力和他们说着什么的样子,他侧过身,黄皮肤黑头发以及特具特点的面部轮廓,法拉第的猜测不假,这确实是个亚洲人。


而此刻被团团围住的叶修并不觉得亚洲人的身份能为自己带来转机,他尽量放轻松地说:“嘿伙计,我只是路过的,你们看我背后的琴,我只是一个流浪的音乐家。”


然而那三人看起来并不相信他的说辞,他们说的话又快又急,还带着奇怪的口音,叶修只能勉强辨认出诸如“oriental”、“Zhou”、“spy”等单词,那个“Zhou”听上去很像是中文姓氏的发声,但从三人的表情看起来这个“Zhou”大概不是他们的友军,叶修飞快地在心里盘算着,他不知道凭自己能不能跑得掉,他以前在巴黎躲警察的时候倒是蛮灵活的。


叶修的脚刚往后退了一步,一颗子弹就打在他脚边,三人里唯一的女人冷眼看着眼前的猎物:“不想死就别动。”


叶修挑眉,将手举高以示自己的诚意,那三人还在争论,叶修觉得自己就像餐台上的鱼,被厨师摁得死死的,只能睁着鱼眼打量米其林五星餐厅的华丽装潢。


三位厨师,哦不,是那三个人似乎意见出现了分歧,争吵声越演越烈,而就在这一瞬间,血花飞溅在枪声的前一秒,刚才还举着枪威胁叶修的女人被一枪爆头,嘴里的粗话还没说出便像没骨头一样倒下。


而紧接着两声枪响,干脆利落地在另外两个男人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将他们全部解决,不过眨眼时间,还能喘气的就剩下叶修一人。


从地狱到人间不过片刻间,但叶修还来不及为自己捡回来的小命松口气,冰冷的枪口就抵上他的后颈。


“你是谁?”


周泽楷眯起眼睛。



 

“周什么时候才回来啊?”


营地外的低矮土坎后面,几个小孩子小心翼翼地趴在那,只露出眼睛向外张望,开普勒吸吸鼻子,低声嘀咕:“平时这个时候他们早回来了。”


“会不会是遇到村子里的恶龙了?”最小的女孩子伊丽莎白踮着脚,她有着棕色的柔顺长发。


孩子们通常把圣战军称为村子里的恶龙,他们咆哮着从天而降,抢走了他们的家,而周泽楷就是他们心里的勇者,挥舞着长剑无往不利。


“周那么厉害,没问题的。”芭芭拉低声安慰自己的伙伴。


好在没过一会儿,勇者就出现在不远处,孩子们顿时跳起来想赶到周泽楷身边,却在看到第三个人时,溜到嘴边的欢呼都变成了尖叫:“有陌生人有陌生人,快去通知卡文他们!”


警戒这种事孩子们做来已经十分熟练,腿脚最快的开普勒一蹬土坎,撒腿就要往营地跑。


“等等!是亚洲人!是和周一样的亚洲人!”芭芭拉高声叫起来。


开普勒被这一嗓子喊得差点摔了个跟头,他连滚带爬地跑回来:“什么?亚洲人?”


芭芭拉不满地回头瞪了他一眼,同年龄的女孩小时候发育比男孩快得多,居高临下为芭芭拉这一眼额外增添了不少气势:“你回来干嘛?还不快去告诉卡文他们来了个亚洲人。”


开普勒差点一口气憋死,又不敢和女孩冲突,只好郁闷地继续自己未完的事业。


周泽楷人还没迈进营地,倒被出来迎接的孩子们抱了个满怀,他们大多都只到周泽楷的腰际,此刻叽叽喳喳地说着话,像一群喧嚣的小鸟。


叶修喘着气,一路上周泽楷半点没照顾过他的脚力,叶修连走带跑才勉强跟上,这两人带着他在森林里左拐右转,居然将他带到了森林深处的营地里。


要说是普通的村庄,这里又太过简陋,但若说是军营,这里又多了些烟火气,叶修好不容易顺过气来,他打量着周围的环境,新奇得很。


“先进去吧。”周泽楷向叶修点点头,孩子们围在他身边,却都伸着脖子望着叶修,大抵是因为好奇却又不敢轻易靠过来。


伊丽莎白左右看看自己的伙伴们,鼓足勇气,几步走到叶修面前,她细声细气地问:“你和周长得好像啊,你也是亚洲人么?”


叶修闻言抬头去看周泽楷,简单粗暴的打扮也掩盖不了周泽楷的眉眼,他打量了下周泽楷包裹在冲锋衣里的修长身材,这人要是换套衣服往巴黎街头一站,只怕能引来不少街拍的摄影师。


“对,我也是亚洲人。”叶修蹲下身,和伊丽莎白平视,他已经放弃和小姑娘沟通两人的长相问题了,可能在他们眼里只要是黄皮肤黑头发的人都长得一样吧。


种族性脸盲,大家都懂的。


其他的孩子们见周泽楷没有阻止,也渐渐围了过来,七嘴八舌地问着叶修各种各样的问题,芭芭拉伸手指着叶修身后的琴盒问:“叶,那是什么?”


得知叶修的名字后,他们就像称呼周泽楷那般称呼他,这个发音他们还不熟练,说起来有些含糊。


“这是小提琴。”叶修大方地打开琴盒,将枫木和云杉制作的小提琴拿出来,若在场有识货的人,大概会抚掌赞叹这把琴的精妙制作,但可惜的是现在只有一群小孩子围着它,名为哈勃的男孩子跃跃欲试地问:“我可以摸摸它么?”


“可以,不过轻一点哦。”叶修笑眯眯地应着,哈勃小心翼翼地伸手抚摸琴身,手一抖碰到琴弦,小提琴顿时发出清越声响,却将毫无防备的孩子吓了一跳。


“这是乐器。”叶修熟练地将小提琴架在脖子上,用琴弓轻轻一拉,那声音悠长又漂亮,像是有柔软的手拂过人的耳畔。


“啊,卡文那个木头的笛子也叫乐器吧?”


芭芭拉当场翻了个白眼:“就他说叫卡祖笛那个?我的天那也太难听了,当时不是把在睡觉的麦克斯韦叔叔都吵醒,麦克斯韦叔叔提着枪就冲出来,还以为恶龙们打过来了。”


孩子们哈哈笑起来,连法拉第想起当时麦克斯韦的表情都忍不住笑,留着络腮胡的大叔当时穿着背心和裤衩就冲出来,和卡文面对面懵逼。


正说着,卡文就带着人从营地里赶过来,开普勒跑在最前面,直接冲到周泽楷怀里;“周!”


周泽楷摸摸男孩的留着短发的脑袋,和其他人打过招呼后,他清清嗓子,介绍:“这是叶修,是一个流浪的音乐家,也是亚洲人。”


村民对于流浪的音乐家没什么反应,但听到叶修也是亚洲人的时候立马爆发出一阵欢呼,热情地将人围住,招呼着往营地里去。


叶修抽空看了眼抱着手走在后方的周泽楷,这人刚才说得轻松,但叶修能来这里可是被周泽楷问了个底朝天,琴盒和身上更是被仔细检查过,再三确认过叶修真的是单纯的流浪音乐家后,他才将人带了回来。


叶修毫不怀疑,如果自己刚才某个表现让周泽楷认为他不是什么音乐家而是哪里来的奸细的话,周泽楷当场就能扣下扳机,送自己去见地狱里的那三人。


当真是凶险万分啊。


叶修被伊丽莎白拉着往前走的时候这样想。







TBC。

————————————————————————————

小周生日快乐!!!!!!

小周生日快乐!!!!!!

小周生日快乐!!!!!!

我今年终于是赶上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_(:з」∠)_我本来是准备写个两万字左右的短篇今天三发完结,结果写完大纲我就怂了,又有点忙。。。。。就慢慢写吧,今天的11:24和23:24还有两更,是个中篇,不太长

如果没有定时出现,那一定是被屏蔽了,我对自己被屏蔽有着谜之信心

还有这个周叶33h是小伙伴们的一个活动,大家可以戳tag→周叶33h,太太们定时发粮

评论(8)
热度(1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