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狸

【周叶/兴欣】山海绘卷(三十八)

※我流古代架空背景,感谢山海经等志怪古籍妖怪赞助【×

※夫诸周X乘黄叶

※我终于能贯彻我周叶党兴欣吹的本色

※大量兴欣私货,大量写手自己私货,大量妖怪二设,瞎几把乱写瞎几把嗨

※禁止转载,转载拉黑








人生只如一场大梦。


而现在属于那位高高在上的神的梦,就要醒了。



 

踏着刀剑与杀戮的声音,叶修和周泽楷很快抵达了战场所在,而此时他们才第一次得见神的真身,是龙。


浑身覆盖着漆黑鳞片的妖类身形巨大如山丘,之前踏上九重天的霸图和嘉世的人此刻正将他团团围住,妖力借助兵器之利不断地发动攻击。


借着前面人的掩护,邱非高高跃起,代表嘉世家主的披风此刻已经浸满了不知是谁的血液,却邪发出震耳嘶吼,如同火流星一般,直指黑龙的眼睛。


然而攻势在距离眼睛还有几尺的地方止住了,黑龙偏头咬住却邪,他眯着眼睛看着拼命挣扎的邱非,野兽般的竖瞳里盈满恶意。


伴随一声哀鸣,却邪在黑龙嘴里被活活咬断,邱非不敢置信地睁大眼睛。


黑龙猛地摆头,将却邪的断枪吐出,张口便要去咬邱非。


獠牙已经尝到了血的味道,嘴边的猎物却被人抢走,韩文清重重一拳打在黑龙嘴边,抓着邱非的后衣领将人救了回来。


这当真是生生掰开鬼门关将要关闭的门扉,韩文清拎着人退回后方,几乎说得上粗鲁地将人放在地上,而他半跪在地上,低头便吐出一口鲜血。


先前的战斗中韩文清一直是冲在最前扛着最多攻击的人,此刻他的五脏六腑如同火烧。


张新杰二话不说让邱非平躺,獠牙从他的身侧狠狠擦过,伤口鲜血淋漓,邱非手里还死死攥着断成两半的却邪,他紧闭双眼,昏迷不醒。


张新杰掏出随身携带的银针,堪堪将邱非的心脉护住,再迟一步,只怕就算他是神医再世,也救不回这个孩子。


无论之前做了多么详细的谋划,真正直面神的时候,连韩文清都不得不承认,他的强大要远超他们的想象。


神的计划本来是将他们引入九重天,除了邱非,其他家族均会落入九重天层层幻境陷阱之中,他精心打造的九重天如同张着血盆大口的野兽,要将这里化为他们的坟墓。


然而察觉不对的瞬间霸图快步追上嘉世,而剩下的人被王杰希拦在登天道外,两边的计划都落个空,也不知谁喜谁忧。


如今一番苦战之后,地上满是尸体和伤员,张新杰游走其间,尽力保下每一个他能救下的人。


但这不是办法。


韩文清捂住几乎快要失去知觉的左手,他明白自己的情况有多糟糕,但现在的情况是,如果不杀了神,他们就将全部命丧此处。


韩文清强撑着准备站起身,他是霸图的家主,所以无论如何都要为他们杀出一条血路。


一只手按在韩文清肩上,力气不大,但成功阻止了他站起来的动作。


叶修的眉眼在火光中锋利如刀。


“小周,我们走。”



 

千机伞内藏千机,苏沐秋当初几乎跑遍整个山海界,才做出这么一把匪夷所思的武器。


伞柄与伞骨之中不知藏了多少机栝,机关运转之间杀机毕现。


火光流淌在伞面之上,森冷不输刀刃,黑龙在看见叶修的第一时间便长啸一声攻过来。


无往不利的利爪在撞上千机伞的瞬间吃了亏,那伞面不知是什么编织而成,竟能正面挡下黑龙的一击,叶修使了巧劲,借着黑龙冲过来的力道将人往旁边一送,本被他挡在伞后的周泽楷露出来,他张弓搭弦,三只白羽箭同时射出,携裹千军万马之势。


黑龙身形巨大,动作却不笨重,他的长尾一扬,将三只白羽箭结结实实挡了下来。


然而这就是周泽楷的目的,三只白羽箭的轨迹是他精心设计的,想要全部挡下来必然会挡住黑龙的视线,于是在黑龙放下长尾的瞬间,踏箭而来的叶修狠狠拧下千机伞的伞柄,千机伞化为一把长枪,尖锋闪耀血色光芒。


黑龙颈边的鳞片被千机伞锋刃处的风暴撕得粉碎,鲜血喷涌而出,交锋不过片刻,两方却已交换了一轮攻守。


“叶秋!”黑龙咬牙切齿地吼出那两个字,他血红的瞳孔锁定那个对他而言渺小如蝼蚁的家伙,“又是你来坏我好事!我早就该杀了你,一开始就让你死在那个混乱的时代!”


“那真是不好意思,我到现在都没死。”鲜血顺着千机伞滑落,叶修将千机伞换到另一只手,他的虎口已经血肉模糊,“看来还是我的命比较硬,就算你在神座上腐烂成灰,我也会活着。”


“狂妄自大!不知天高地厚!”黑龙嘶吼,“我就是看不惯你这个样子,让人恨不得打断你的腿,让你跪着永远无法站起来。”


永远都是这样,永远都是这样!那个人就算是位于他的神座之下,仰望他的眼神里却没有半点敬畏,他就像一根芒刺,深深地扎在神的脊骨之中。


“这山海之下,没有谁是出生便为了跪下的,无论是我,还是任何人。”


种子发芽会向上生长,婴孩醒来会仰望天空,这山海万物,没有任何人,任何生灵,活下来是为了跪下。


即使会遭遇狂雷,即使会被风暴撕裂,这千千万万年,每一个生灵都选择了站起来,谁的头颅不曾高贵,凭什么要匍匐在另一人脚下卑躬屈膝?


这世间根本没有这样的道理!


“我是神!是至高无上的神!你们都活该跪在我的脚底,为我奉献一切!”


叶修直视着面前的黑龙,眼神说不清是怜悯还是厌恶,如今他将要亲手撕开这个巨大的谎言——


“山海界没有神。”


“我们没有被谁创造,也并不被谁捏在手心,这山海所有悲欢离合也不来自于你。”


神,究竟是什么?


几乎所有的人类和妖类都对神报以了最崇高的敬意和最美好的想象,在他们的认知里,神是高于整个世界的存在,他公正善良,正义美好,也高贵冷酷,不是人。


但这个世界有神么?


无论是人类还是妖类,那些模糊不清的古代传说中,灭顶之灾里救了他们的是自己,从野兽环绕的野外活下来的是他们自己,从懵懂无知到现在,他们所依靠的一切都是自己。


“你一无是处。”叶修冷声下了结论,“那又凭什么高坐在九重天之上,以神的名义妄图支配整个山海界?”


“你在胡说八道!”黑龙晃动他的头颅,“不敬神者,杀无赦。”


“无可救药。”


自此便再无可说,叶修掏出怀中的山海卷,挥袖一展,挡住了黑龙袭来的长尾,两股妖力对抗激荡,就连叶修自己都要竭尽全力才能站住。


山海卷上绘满了各式各样的图案,那里面盈满了爱恨忧愁,蘸在春秋笔的笔尖,落在山海卷之上。


叶修用千机伞往手心画出一道伤口,暗红的血液流出,一滴不漏地被山海卷吞噬。


黑龙似乎看懂了叶修的企图,他几乎是在疯狂地攻击,妄图扼杀叶修。


但有一个人挡在了他面前,以绝对强大的妖力结成巨大的结界。


周泽楷的箭尖对准了黑龙,那支箭如同阳光凝结而成,在这样的深夜里几乎灼伤了黑龙的眼睛。


磅礴的力量从山海界四面八方席卷而来,九重天的结界不堪重负,一点点被它们撕裂,任由它们如同河流汇入海洋一般,凝聚在周泽楷的箭尖。


那是来自山海的力量,来自星辰,来自草木,来自山川和海,来自所有出生不是为了跪下的万物。


向着所谓的神,向着高高在上的天空,那一刻太过饱满汹涌的情感流过周泽楷的眼睛,他们嘶吼咆哮着,不肯屈膝,不甘死去。


在周泽楷的身后,叶修拿起春秋笔,以自己的血为墨,他开始在山海卷之上细细勾勒。


黑龙近乎绝望地嚎叫,他仰头吐出血红的珠子,不逊于周泽楷的箭的力量开始凝结。


周泽楷猛地松开手指,那一箭直指黑龙的头颅,直直地迎上血红的珠子。


“轰!”两股力量相撞,谁也无法站立,强烈的风暴迷了所有人的眼,韩文清都忍不住偏过头,避开冲击中心的强光,而他眼角余光睥到,黑龙正欲逃走。


绝对不能放虎归山!韩文清想喊,但狂风让他张不开嘴,此刻若让黑龙逃走,他们所做的一切都将前功尽弃。


叶修自周泽楷身后一跃而起,山海卷此刻已经布满了叶修用血画就的山海,那些曾被铭刻之上的爱与恨都褪去鲜艳颜色,唯余血色山海。


周泽楷突然感觉到自己和山海卷之间的联系断了,他近乎惊愕地抬头,看到的却只有叶修的背影。


那一刻叶修将自己和山海卷融为一体,他要将自己变成一把刀,亲手粉碎黑龙的心脏。


那一刻所有的声音和光芒都离周泽楷远去了,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看着叶修义无反顾地冲向黑龙,以己身为刃,破开一切阻拦,要为所有人抢回他们希冀的未来!


刀刃划破虚空的声音尖利到让人几乎失聪,黑龙血红的眼瞳直直迎上呼啸而来的叶修,高座之上的神与忘川归来的英雄终于在这一刻碰撞在一起,那代表着过去和未来的筹码被放在命运的两端,所有人只能仰望,无法触及。


前所未有的巨大爆炸席卷了一切,属于神的时代被叶修血肉模糊的手生生撕裂,从此这山高海阔,再无人可摁着他们的头,让他们跪下。


这山海有万物苍生,再无神明。



 

“叶修!”周泽楷不顾一切地冲向叶修,身后的阻拦和呼唤他都听不见了。


但他只来得及抓住叶修的衣摆,爆炸的冲击就把他从叶修身边掀开。


他就像断了线的纸鸢,身不由己地从握线的人身边离开。


那条路凶多吉少,他一直知道。


所以他给自己穿上铠甲,让自己重重武装,才能够坚定地陪叶修踏上旅途。


哪怕旅途的尽头是坟墓。


现在他死死抓着那半块衣摆,他仰头看着炸裂的光吞食了自己的爱人。


而他落在地上,就像装满了爱与思念的茶杯被砸碎。


“叶修……”


周泽楷看到了落在他眼前的红玛瑙珠子和朱色流苏,那是他的心头血,那也是他的爱。


从叶修耳边悠悠滑落,不再伴他左右。



 

九重天的结界彻底破开,外界的天光洒落,黑夜已经过去,而晨曦已经来临。


苏沐橙和唐柔站在堆积成山的尸骨之上,抬头看向如火般的天空。


阳光落在乔一帆和安文逸的脸上,两个孩子陷入梦境之中,安然沉睡。


王杰希星盘碎裂成两块,罗辑腿一软瘫坐下来,方锐盘腿坐在一边,不让人看出他背后渗透的血迹。


无尽一般的美人终于化为尘土,魏琛和莫凡长出一口气,毫无形象地倒在地上。


而周泽楷不受控制地闭上眼睛,坠入黑夜般的长眠之中。








TBC。

————————————————————

完结倒计时,二


说起来我理解的周叶之间就是这样,他们不会拦在彼此身前,而且一定会成为对方前进最坚定的后盾

但分别的那一刻,他们依然会疼

是爱着的,所以送他踏上这条路,也是因为爱着的,所以一切的苦与痛,都只能咽下

评论(4)
热度(2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