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狸

【周叶/兴欣】山海绘卷(三十七)

※我流古代架空背景,感谢山海经等志怪古籍妖怪赞助【× 

※夫诸周X乘黄叶 

※我终于能贯彻我周叶党兴欣吹的本色 

※大量兴欣私货,大量写手自己私货,大量妖怪二设,瞎几把乱写瞎几把嗨

※禁止转载,转载拉黑






无人得见过九重天的真面目。


重重白雾将它包围得严严实实,如同皇帝的明黄正装,高高悬挂在所有人的头上,是那个人的庄严与神秘。


而如今,从洞穴跳下来的几个人才第一次得见九重天的原貌。


玉白的登天道从半腰处开始碎裂,叶修他们大约是赶上了登天道崩溃的瞬间,于是落入了白雾之中,如今他们跳下来,踩着星海如履平地,而一抬头,便能看见山海之下星海之上的九重天。


如今从这里看来,九重天应该是处于一个单独开辟出来的小世界中,而他们平时朝圣会所在的地方,正是漂浮着的岛屿之上。


王杰希站在大片星海中央,看到来人也只是冷淡地朝他们一点头,手上的活计不曾停下。


“哟,王家主,忙啥呢?”方锐舔舔爪子,悠闲的语气活像他们是在某个赏花会偶遇,而非陷入困境的逃亡者。


“布阵。”王杰希的回答简明扼要。


叶修探头看了眼地上的阵法,立刻招招手将罗辑招过来:“来,看看王家主画的对不对,有没有哪手抖画错线了?”


罗辑苦笑,以王杰希的造诣哪轮得到他去指手画脚,但他确实好奇,便依言走过去。


王杰希所用来布阵的粉末大多都是珍贵的宝石磨制成,星光之上仍然闪耀,魏琛啧啧两声,偏头问罗辑:“你平时布阵用的也是这个?”


罗辑红着耳根,轻咳两声,回答:“太贵了,我都是用的朱砂。”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叶修偏头同周泽楷说,“小周,这就是险恶的山海界啊。”


眼看着这群人三言两语就要往着双口相声发展了,王杰希适时打断他们,颇有些无奈地说:“行了,别拿我取乐子了,我记得那个孩子也懂占星的对吧,那过来帮我搭把手。”


被王杰希点名的罗辑颇有些受宠若惊,连推却都忘了,小跑着到微草家主身边帮忙。


然而其他人干站着也没事,继续打趣王杰希,魏琛蹲下身,吊儿郎当地说:“王家主,你给我算算,我要啥时候才能走大运赚大钱啊。”


方锐在一旁毫不留情地拆台:“下辈子。”


也不管那边一人一猫互掐,王杰希直起身,阵法已经完成大半,罗辑拿出随身的命珠掰着指头算,王杰希拍掉手上的粉末,说:“要占星,便要先不信命。”


“若信一切已经天定,又何须卜算。”


“那你们是信还是不信,这命到底是有还是没有?”叶修问。


“你猜。”


王杰希高冷地扔下两个字,将最后一点阵法补充完整,仔细检查了一下罗辑负责的部分,点头称赞:“不错,很有天分。”


罗辑挠挠头,又听见王杰希继续说:“不如入我微草门下,我也可以指点你一二。”


“诶诶诶,当着面挖我墙角?”叶修不满地伸脚去绊王杰希,周泽楷在他身后抿着嘴笑,伸手虚虚地扶着叶修,怕他一个没站稳倒下来。


“谢王家主厚爱,只是多年前已有师父,不便再拜他门。”对上王杰希,罗辑有些结巴却坚定地拒绝了。


王杰希点点头,也不多做纠缠,他伸手将方锐捞过来,说:“你也来帮忙。”


方锐低声嘟哝,就地一滚变回人形。


王杰希,罗辑,方锐三人分站阵法三方,而叶修他们则被赶羊一般被王杰希赶到阵法中心。


“这干啥呢?”魏琛不满地发问。


“没有登天道无法上九重天,我借用星辰和月的力量将你们送上去。”王杰希和罗辑手中的星盘开始发出微光,而作为金华猫的方锐脚下开始流淌出月色。


“敢情你一开始就在这等着我们的,”阵法中心升腾起光柱,叶修攥紧了周泽楷的手,“你倒也知道我们会到这来。”


“我以前就说过,占星,知命而不信命。”


四人渐渐湮灭在光中,那光柱自星海拔地而起,直冲九重天之上。


“至于能否改命,就看你们的了。”



 

入眼皆是红纱软帐。


身着艳色长裙的美人们蜂拥而至,将四人引至房中央的矮几旁,那上面美酒佳肴一应俱全,只待有缘人消受。


周泽楷坐下后四处打量,这实在是个过于古怪的地方,整个房间里红纱飞扬,却空荡荡的,四周皆为死寂墙壁,无门无窗。


盈盈笑着的美人们眼波流转,嫣红的烛光之下仿佛含着异样的情意,只一眼,便要人与她一同坠下万丈红尘。


魏琛温香软玉抱了个满怀,看似颓唐,实则丝毫不为所动,莫凡坐得笔直,眼观鼻鼻观心,只视身边的人为无物,而叶修到底是道行深些,手上几番起落,他和周泽楷身边的美人没一个挨着他们的身。


和烛九阴不同的是,周泽楷在这些美人身上感受不到丝毫妖气,比起妖类,她们更像是被刻意捏造出来的幻象。


“到底是他的巢穴,果然不负九重天之名啊。”叶修叹道。


他们这一路走来,不知见识了多少险恶手段和苦心设计,难怪神总是盘踞于九重天之内不肯出去,这地方被他一点点细心修筑起来,每一步都杀机四伏。


美人们将美酒端到他们嘴边,温言软语劝着人,魏琛将酒杯接过来,却不喝,说:“这光喝酒多没意思,总得有点彩头吧。”


于是便有美人起身,抽出软剑起舞,那是专为舞姬打造的软剑,柔若美人腰肢,见着如此,也有美人拿出筝和琵琶,葱白手指拂过琴弦,奏响靡靡之音。


叶修此时倒来了兴趣,拿着筷子应和着琴声一下下敲击银盘,美人迎着乐声起舞,剑在手中翻飞如蝶,那些红纱被剑气扬起,又轻悠悠地如落花降临。


魏琛摇头晃脑,和着乐声低声哼起歌:


“匪风发兮,匪车偈兮。

顾瞻周道,中心怛兮。

匪风飘兮,匪车嘌兮。

顾瞻周道,中心吊兮。

谁能亨鱼?溉之釜鬵。

谁将西归?怀之好音。”


这是一首思乡的小曲,筝和琵琶的声音都掩不住其中的苍凉之意,在这温柔乡里唱着这么一首歌,实在是不解风情得很。


不解风情的还有一个人,叶修敲击的节奏越来越快,本来甜腻的乐声渐渐变得刺耳又诡异,美人们拨弄琴弦的手越来越快,终于琵琶一声哀鸣,弦断了。


美人仍带着惑人笑意,却转身一扬,软剑直指魏琛心口。


“这么漂亮的手,可不适合拿剑。”魏琛一跃而起,与美人插肩而过的瞬间,他将人的手腕一拧,伴随着骨头碎裂的声响,软剑落在了他的手中。


叶修和周泽楷第一时间从矮几旁退开,本来盘腿弹奏筝的美人一脚将矮几踏碎,她的手握住了藏在筝下面的长剑,却再也没有了抽出来的机会。


莫凡的匕首从她的脖颈抹过,无声无息间便取走了她的性命。


红纱软帐的温柔乡顷刻间便成为了修罗场,美人们带着银铃般的笑声,手上使出的却是毒辣杀意。


软剑到了魏琛的手里便是杀人的剑,游走如银龙,每一招都要溅起鲜血,四人且战且退到了一面墙前,死去的美人倒在地上,与他们交战的人却不见少。


占星不是莫凡的长项,但杀人是,他在幽暗之中游走那么多年,最开始他每一步都伴随着钻心的疼痛,但慢慢的,脚底有了硬茧,莫凡挥舞着一把匕首,如同无声无息的毒蛇,手下不知死了多少人物。


而要说不解风情,莫凡大抵比他两位前辈更木讷,他手起刀落,美人在他刀下也如砍瓜切菜,鲜血与红纱一同拂过他的脸颊,莫凡却如同庙宇中最庄严的神像,丝毫不为所动。


魏琛往后一退,伸手便从怀中掏出一张符箓贴在墙上,他抱头顺势一滚,也顾不得自己有多狼狈,大声喊:“躲!”


莫凡的动作快于意识,而叶修更是深知魏琛德行,拉着周泽楷迅速躲开,来不及反应的美人们扑向那面墙,正面轰然爆炸。


烟雾和爆炸的冲击将敌人逼退,四人退到炸开的洞旁,魏琛连连挥手:“快走,这里我和莫凡先挡着。”


周泽楷这一次却迟疑了,他们一路走来,人越来越少,这像是某种不祥的预兆,让周泽楷的眼皮直跳。


“愣着干啥呢你?”魏琛干脆动手将叶修和周泽楷推出去,对上两人的眼神,人精如魏琛顿时明了两人在想什么,有些没好气地骂道:“想什么瘪犊子玩意呢?没的给我找晦气,滚滚滚。”


他转身举起软剑:“我和某些总爱逞强的家伙是不一样的,我惜命得很,当年蓝雨那一战我活过来了,九重天上冒大不韪我也活过来了,就算被扔到忘川,我也爬了回来。”


“我命硬得很,你们都被我克死了我也不会死。”


而他身边的莫凡只握紧了匕首,不发一言。


他们走过生死的边缘,无数次被扔到深渊之下,却还是抓着锋利如刀刃的石头,活了下来。


魏琛突然想起什么,猛地转身:“你们在想啥啊!速去速回来救我们啊!别想着打完就走,这还有人呢!”


到底是猥琐如魏琛,叶修也熄了和他再说什么的心思,转身和周泽楷奔赴杀伐中心。


本来因为爆炸而退后的美人们再次聚集起来,灰尘弄脏了她们漂亮的脸,她们却如同毫无知觉一般,仍是笑着,越发渗人。


“说起来,你是不是之后就再也没回过故乡了?”魏琛突然发问,莫凡紧张地盯着逼近的人,没搭理他。


“谁将西归?怀之好音。我当初一走,也再没回去过了。”


“这红尘万丈,一梦三千年啊。”










TBC。

——————————————————————

完结倒计时,三

评论(12)
热度(2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