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狐不归

【周叶/兴欣】山海绘卷(三十六)

※我流古代架空背景,感谢山海经等志怪古籍妖怪赞助【× 

※夫诸周X乘黄叶 

※我终于能贯彻我周叶党兴欣吹的本色 

※大量兴欣私货,大量写手自己私货,大量妖怪二设,瞎几把乱写瞎几把嗨

※禁止转载,转载拉黑








与水深火热的九重天不同,兴欣茶馆按照平日里的规矩,日落便打烊,包子如今已经能很利落地将门板拼上,严严实实的,一只老鼠也跑不进来。


苏沐秋低头拨着算盘,纯黑的珠子碰撞发出嗒嗒的响声,他刚算完一笔,伸手将珠子拨回原位。


陈果忧心忡忡地坐在桌边,他们三人被留在了兴欣茶馆,陈果疑心着难道是自己会拖后腿么?但转念一想,包子也被留了下来,这孩子在打架方面真是老天爷赏饭吃。


不对,说不定包子被留下来就是因为她不但拖后腿还得被人保护,这么一想陈果更悲伤了,忍不住唉声叹气起来。


“怎么了老板娘?晚饭没吃饱?”苏沐秋头也不抬地问。


陈果将心里所想给苏沐秋这么一讲,结果柜台后的人没忍住低声笑了出来。


“严肃点,我是很认真在想这个事。”陈果大力地拍打桌子,包子被吸引注意力,拿着个晚饭吃剩的肉包子就凑过来:“说啥呢?”


“老板娘你没必要想这么多,叶修肯定不是那个意思,要说能打,你不比罗辑能打多了,叶修还不是拎了罗辑去。”苏沐秋宽慰道。


“可是罗辑会占星啊,说到这个我就是两眼一抹黑了。”陈果对此倒有自知之明。


苏沐秋难得被噎了一下,他将手中的账本放下,他歪着头,回忆起早被他扔在角落的过往,难得正经地同陈果说起话:“以前我们还在嘉世的时候,也总是得留些人在营地里,不光是为了保障后方的安全,更重要的是,给每一个上前线的人心里定下,家里还有人的念头。”


“战争是残酷的,你永远不知道下一刻你是不是还活着,即使强大如叶修和沐橙也曾在战争中受过重伤。”


“那时候真的是生死边缘啊,所谓尽人事听天命,我记得最严重的时候叶修就剩最后一口气了,那时候我们还请的是王杰希来救,他用完药后便拍拍手,说看叶修自己了。”


“一念生死,好在那家伙最后撑着一口气还是活了过来,他说模糊里还以为自己在战场上,想到我们还在营地里,就觉得无论如何也要回来。”


陈年往事,苏沐秋却仍然记忆犹新,他还记得苏沐橙抱着叶修的脖子泣不成声,也记得最后自己松了一口气,看到从门帘边漏出来的晨曦。


“对啊对啊,”包子点头附和,“我以前带着那两个小家伙流浪的时候,想着他们还在家里等着我,打架都要有劲儿些。”


包子的话虽说粗糙,但理却是那个理,不知不觉间,这个小小的茶馆却成为了许多人的容身之处。


所以他们要留下来,守在这个地方,成为他们生死之间最重要的筹码。


“安心地等待吧,天很快就亮了。”



 

越过冰冷彻骨的海水,叶修一行人终于抓住机会跃进洞穴之中。


洞穴里也湿冷黏腻,但对于叶修他们来说已经是万幸了。


“还九重天,搞得比忘川还渗人。”魏琛抱怨着,将自己的衣摆拧干。


方锐干脆跳到地上甩起毛,叶修见状连忙拉着周泽楷躲开。


水珠飞溅,交错纵横在洞穴之中的红线被碰到,线上系着的铃铛发出声响。


所有人的动作都停了下来。


安文逸从怀中掏出包得严严实实的火折子,他三下五除二地从包里其他材料做了个简易的火把,照亮了幽暗的洞穴。


周泽楷第一眼还以为他们来到了某种巨型蜘蛛的洞穴,洞穴内密密麻麻地横着无数红线,线上系着金色的小铃铛,看上去如同某种闺房小物,如今出现在这,却有着说不清的诡异感。


“有风。”乔一帆低声说,“出口在那一边。”


然而若是想要去往出口,不可避免地需要越过重重红线,经过烛九阴一战,叶修他们已经知道,在这鬼地方就没什么是正常的。


“没多少时间了。”叶修说,邱非等人生死不明,他们没有多余的时间浪费在这里,他伸手触碰其中一根红线,红线剧烈震颤起来,金铃上下摇晃,却吐出了人言。


“叶修?不过是一个连自己名字都没有的丧家之犬。”


那声音尖利又短促,活像某些不讨人喜欢的家伙在人耳边窃窃私语,偏偏这私语的声音又大,让在场每一个人都能听见。


周泽楷拔剑击向金铃,剑刃却落空,如同击碎的不过是一阵风。


“是机关和阵。”安文逸走在最前方,伸手扯断其中一根红线,“它复原需要时间,快过。”


“罪人!手上沾染了无数无辜人的血,你是个怪物。”


红线的声音刺耳得很,魏琛火大地准备伸手拂开眼前的线,却被乔一帆挡下:“别乱动。”


“它会吸血。”安文逸伸手给其他人看,手心处有一道伤口,正在缓缓渗血,他停了片刻,接着说,“好像还有一点麻痹效果。”


果然并非是说话那么简单,那些红线如同带刺的藤蔓,盘踞在洞穴之中等待猎物上钩。


“吸血和麻痹看起来像是小问题,但这里红线这么多,如果直接冲过去,等着我们的又不知道是什么。”方锐此刻倒是冷静下来,他抖抖尾巴,将情况分析给其他人。


“所以最好的办法,是一个人在前面开路,后面的人跟着冲过去,将所有的伤害落在一个人身上。”安文逸点头,他拔出剑,“复原的间隔很短,你们跟紧我。”


“撑不住的。”周泽楷不赞同地摇头,这里红线何其多,若是让安文逸一个人承担只怕在半路就会倒下,而且他们人太多,排成一队通过的时间太长。


“那两个人开路就好。”乔一帆也拔出自己的剑,那是苏沐秋特意为他打造的,剑身如雪般清亮。


“你们——”叶修皱着眉头还欲说什么,乔一帆第一次出声打断了他:“不要犹豫了前辈,你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我们相信你们会得胜回来救我们的。”


不是不怕,安文逸和乔一帆都明知剑对于红线无用,但握着兵器总能给他们力量。


“走!”安文逸和乔一帆率先冲出去,他们伸手狠狠将眼前的红线扯落,而此时他们才知道,吸血与麻痹并非这些红线最厉害的地方。


“杀死了族人,那些无辜的孩子到底做错了什么?”


“无能的废物,若不是因为你,乔爷爷还活得好好的,都是因为你!”


“你救不了你的父亲,也救不了你的母亲,你所做的一切毫无意义,他们都死了,都死了!”


“那个女孩明明杀了乔爷爷,你却下不去手为他报仇,枉费他养了你这么多年,你个废物。”


每一句,每一个字,都击中了乔一帆和安文逸内心最深的痛楚和恐惧,那些红线似乎能顺着他们的伤口蔓延到他们心底,将他们埋得最深的东西挖出来。


但他们没有停下脚步,他们的身后还有其他人,为曾经流过的泪已经足够多了,现在所说的一切都毫无意义。


“凶手!罪人!你是一切的元凶!”


“废物!无能!你看看你都做了什么!”


金铃的声音如同钝刀在他们耳边摩擦,让人欲狂,将人血液里所有的黑暗和疯狂全部一把抓出来。


“给我闭嘴!”安文逸抓住最后一根挡在他面前的红线,狠狠将它扯碎。


那些红线在他的脸上,脖颈上,手臂上留下了无数的伤口,温润端方的公子安文逸此刻被鲜血浸透,狼狈一如那日从火中走出来。


“我没有错,也永远不会认错。”


乔一帆死死抓住手里的红线,为后面的人让开前进的路,他大口喘着气,麻痹的感觉已经攀附到他的每一根手指,他现在光是站着就已经用尽全力。


视野已经开始模糊,那些一直死死依附于他的骨血之上的记忆开始侵略现实,他再一次看到自己抱着爷爷跪在院中,村民们都拿着刀,身影扭曲如鬼魅,他们不断地向乔一帆伸出手,又不断地质问他,为何不出手,为何不杀了他们。


那一天的记忆随着金铃的声音再一次将他淹没,但这一次,这一次乔一帆,挺直脊背,他大声地说出那句话,却不知是说给谁听。


“我要活得像一个人,像爷爷说过的那样。”


他们都是从无数人的指责谩骂之中走过来的孩子,杀戮,鲜血,无法追回的亲人,充斥在他们的曾经,一天都不曾放过他们。


但乔一帆和安文逸都知道,就算再来一次,就算再选择一次,他们也只会做出相同的选择。


麻痹最终侵蚀了安文逸和乔一帆的所有,他们双双倒下,陷入幽深梦境。


他们的选择,他们的未来和过去,他们所有不曾说出却又深深放在心底的决定。


以身证道。



 

而冲出出口的叶修等人,却看到了站在空地中央的另一个人。


“王杰希?”







TBC。

——————————————

我掐指一算,应该本周内能完结

评论(7)
热度(2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