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狐不归

【周叶/兴欣】山海绘卷(三十五)

※我流古代架空背景,感谢山海经等志怪古籍妖怪赞助【× 

※夫诸周X乘黄叶 

※我终于能贯彻我周叶党兴欣吹的本色 

※大量兴欣私货,大量写手自己私货,大量妖怪二设,瞎几把乱写瞎几把嗨

※禁止转载,转载拉黑







邱非拿到却邪的消息不胫而走。


纯黑枪身,暗金刀刃,山间海内仅此一把,再无第二。


这下最开始叫嚣着邱非没有资格统领嘉世的人都闭了嘴,却邪来自何人山海界中人心里都清楚,那个人还没有死,他亲自教导的孩子带着却邪,将再一次站在嘉世的顶端。


约定的时间到来,各大家族带着人聚集在九重天的底端,邱非手执却邪站在最前端,长枪隐隐发出嘶鸣。


随着夜色降临,登天道缓缓在邱非面前浮现,两只羽毛熊熊燃烧着的毕方鸟停在登天道两边,赤红的眼睛死死地盯着邱非。


黑暗下的玉白阶梯如同脸色过分苍白的美人,粉底之下的青色和死寂止不住地缓缓升起。


邱非无所畏惧,带领嘉世率先踏上登天道。


然而就在同时,不祥的白雾缓缓笼罩整个登天道,嘉世的身影完全被白雾吞没。


剩下的几大家族顿时迟疑了,黄少天甚至试着用妖力呼唤邱非,却毫无回应。


“掩耳盗铃。”韩文清冷哼一声,率领霸图踏入登天道。


“那我们也上去吧。”喻文州对不远处的王杰希点点头,王杰希颔首回应,带着微草步入白雾之中。


“装神弄鬼的。”黄少天嘀咕着,他双手交叠垫在脑后,一摇一晃跟在王杰希身后。


然而就在王杰希踏入白雾的那一刻,他突然转身,将紧随着他的高英杰狠狠一推,连累后方的黄少天也踉跄着后退几步。


黄少天抓着高英杰的肩膀稳住身形,抬头一句脏话还没骂出来,就看见王杰希几乎是被白雾吸进去,微草家主咬牙抵抗着,却毫无用处。


“王杰希!”黄少天拔剑挥向那片白雾,一直静静站在两边的毕方鸟突然暴起,以玉碎瓦全之势冲向黄少天的剑刃。


“走!”本来停在后方的兴欣众人见势不对立刻冲上去,唐柔一枪刺穿毕方鸟,借着片刻机会,兴欣所有人一头扎进白雾之中。


而唐柔手腕一拧,长枪顿时变了个方向,将处在白雾边缘的黄少天往后一送,自己借势跳入雾中。


喻文州稳住黄少天的后退之势,等他们抬头时,只看见白雾渐渐散去,而登天道,也不见了。


黄少天紧紧咬住牙齿,一拳狠狠砸在地上,他们的策划布局如今一点用都没有了,已经燃成灰烬的毕方鸟羽毛仿佛也在嘲笑他们的无能为力。


而一切的罪魁祸首,正在云端俯视所有。



 

“这是什么地方?”方锐此刻还维持着金华猫的外形,蹲在叶修的肩上。


白雾散去后他们来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盛开着梨花的树木自海中长出,熙熙攘攘铺满了整个无尽海,而他们脚下却踩着如同银河般璀璨闪烁的道路,每走一步都能听到玉石相碰的清脆声响。


“老夫很有负罪感。”魏琛难得轻手轻脚起来,“听着这声儿总觉得怪心疼的,像是在糟蹋自家宝贝。”


夜幕与深蓝的海面在天边相接,海面异常平静,几乎能看到倒映的梨花和人影,周泽楷能感受到强烈的妖气,来自四面八方,让人反而一时辨别不出源头在何处。


“看来不速之客果然不受主人家欢迎啊。”叶修蹲下身摸摸地面,粗粝的触感让人不怎么舒适。


“不是海。”莫凡低声说,没有人比他对海的气息更敏锐,这个地方只有铺天盖地的妖气。


风中漾着梨花的清香,一行人沿着路向前走去,若不考虑此时的处境,这里确实称得上一句人间仙境。


叶修和周泽楷并肩走在最前方,那些洋洋洒洒的梨花如同无形般穿过地面,向着幽深的海底一往无前地坠落,就像一场盛雪没入黑夜。


晃眼间周泽楷看见叶修的头上有白色闪过,他第一反应是有梨花落在他的发间,抬头准备帮人拂去时才发现,那是一束白发。


“怎么了?”察觉到身边人的异状,叶修侧头问,细纹爬上了他的眼角,时光浸润了叶修的眉眼,让他老去。


“你……”叶修也迟疑了,在他面前的周泽楷也有了老去的痕迹,他转身,果然身后的其他人都有了不同程度的变化。


妖力也有了相应的变化,若是他们不知不觉地一直走下去,只怕最后会在无知无觉中化为一具尸骨,再无回头路。


“在下面!”方锐从叶修肩头一跃而下,锋利的爪子重重拍击地面,玉石相碰之声骤然变得刺耳而尖利,同时便随着的,还有某种猛兽的嘶鸣。


不待叶修发令,兴欣众人便向后跃到梨树之上,那条银河般的小路因为痛苦而扭动起来,让他们得以看到他的真身。


赤水之北,有章尾山,人面蛇身,其瞑乃晦,其视乃明,是烛九阴,是谓烛龙。


那是一只巨大的烛九阴,而叶修他们刚才行走的正是他的脊背。


“皮真硬。”方锐甩着爪子跳回到叶修肩头,烛九阴缓缓立于海中,伪装褪去之后,便只剩下漆黑的鳞片。


离开烛九阴的身体,兴欣众人的变化也消失,他们如同在刀尖走了一遭,只余些微差池便会被烛九阴吞吃入腹。


烛九阴仰头向着漆黑的天空长啸,獠牙尖利,他重重地拍打尾部,剧烈的震颤要梨树摇晃,罗辑手一滑没抓住,顿时从树上滑落,身形巨大的烛九阴此刻却敏捷如闪电一般袭向罗辑。


金属摩擦獠牙的声音让人牙根发酸,唐柔一脚将罗辑踹向安文逸,她的长枪死死地挡住了烛九阴,那家伙腥臭的呼吸几乎喷在她的脸上。


“机会正好,用他试试我的长枪吧。”


大概是早就料到却邪留不住,苏沐秋特地为自家妹妹新做了一把长枪,一切都按照苏沐橙的习惯量身打造,刀刃甚至嵌入了穷奇的獠牙,锋利无比。


白梨树下,美人起舞,这本该是极其赏心悦目的画面,何况还是苏沐橙。


然而苏沐橙的动作既快又猛,那些从树梢轻悠悠落下的花瓣被长枪掀起的疾风撕得粉碎,苏沐橙自烛九阴的上方雷霆天降,携裹着千军万马一般,吞日的刀刃重重破开烛九阴的鳞片。


墨色的血液如花般绽开,离得最近的唐柔和苏沐橙避无可避,那血液如同毒药一般,在溅上她们肌肤的瞬间,就让它们干枯老去,最后变成森森白骨。


“是咒。”叶修眯起眼睛,那是镌刻于烛九阴血肉之中的诅咒,日升月落时光流逝,英雄迟暮红颜枯骨,任何人都逃不过的诅咒。


苏沐橙的小臂被融了一半,唐柔的左脸被融去一小块,烛九阴浑身抖动,发出难听的笑声。


“咒的话,我记得只要杀了咒主就可以解除了吧。”唐柔举起长枪,殷红的枪尖上攀附着她只剩白骨的五指,有着摄人心魄的美感。


叶修他们半点出手的意思都没有,倒不是不愿,只是每一个人心里都清楚,这两个姑娘根本不需要帮助。


这完完全全是一场屠杀。


两把长枪深深扎进烛九阴长满獠牙的嘴里,然后沿着脊背的方向,苏沐橙和唐柔手执长枪如破高山巨浪,所有的骨肉都被狠狠撕裂,墨色的血毫不留情地吞噬女孩们漂亮的眉眼和腰肢,甚至于当苏沐橙和唐柔将烛九阴撕裂之时,她们身上的血肉已所剩无几,白骨嶙峋,一时甚至说不清她们和烛九阴谁更像恶鬼。


烛九阴重重地倒入海中,生机断绝的一瞬,苏沐橙和唐柔也恢复了原貌,罗辑抱在怀中的命珠指向海中,他手舞足蹈地喊着:“出口!出口在海里!”


“这可不好走啊。”魏琛叹口气。


本来平静而漆黑的海面之上,如同银河坠落一般,无数阡陌交错,玉石相碰的声音清脆悦耳,此刻听起来却像是地狱的钟声。


“你们先走,这里交给我和柔柔就好啦。”苏沐橙笑笑,眉目含情,仍是山海界中令无数人魂牵梦绕的第一美人。


叶修沉默片刻,终究也只能认命,这是最好的打算,他们等不起。


他不再多说什么,率领兴欣其他人头也不回地跳入海中,顺着漩涡的海流寻找出口。


而在他们看不到的身后,苏沐橙和唐柔面对璀璨如星海的前方,任由妖纹爬满长枪。


她们都是容貌姣好的姑娘,于是许许多多的人都习惯用花去比喻她们,去赞美她们,将她们放在供人观赏的看台,似乎她们娇弱得不堪一击。


然而那些并不是苏沐橙和唐柔在乎的东西。


烛九阴的血洗去了她们好看的皮囊,却也无法阻止她们的白骨手握长枪,斩杀一切来敌。


一只又一只烛九阴从海中立起身躯,他们拍打着自己的尾巴,梨树被震慑得不住发抖。


苏沐橙和唐柔不是花,她们是恶鬼,是猛兽,是最锋利的刀刃。


所以红颜枯骨,又有何惧?







TBC。

————————————————————————

万圣节快乐!

评论(9)
热度(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