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狸

【周叶/兴欣】山海绘卷(三十三)

※我流古代架空背景,感谢山海经等志怪古籍妖怪赞助【× 

※夫诸周X乘黄叶 

※我终于能贯彻我周叶党兴欣吹的本色 

※大量兴欣私货,大量写手自己私货,大量妖怪二设,瞎几把乱写瞎几把嗨

※禁止转载,转载拉黑








回兴欣的路平静得让叶修感到奇怪,他,周泽楷和安文逸三人一路走来,无论是哪方势力的人都没见到,就仿佛这短短半个月之后,他们真的完全忘记了还有叶修这么个人。


周泽楷给轮回报了平安后,便跟着叶修回到兴欣,他没说为什么,叶修也没问,似乎都默认了这是一开始就说好的安排。


但周泽楷自己知道,他心里装满了疑虑和担忧,叶修的身体,神的反击,之后的打算,甚至于就连最开始嘉世究竟做了什么和叶修是如何来到兴欣,有太多太多的东西压在他的心底。


可是周泽楷什么都没有问。


从一开始的一无所知,到后来渐渐牵起叶修的手,关于他的那些往事也逐一在周泽楷面前揭开。


并不是不心疼和愤怒,但在叶修面前,周泽楷从未提起过,亦不曾在他面前露出过怜悯或同情。


追忆往昔也许能让周泽楷明了心中疑惑,但对于叶修来说,不过是将那些痛苦和绝望再度回忆一遍,也许他轻描淡写,也许他已经放下,但周泽楷总是不愿意去那么做。


他的叶修啊,是山海界的斗神,是曾经带领嘉世杀出一条血路的英雄,周泽楷心疼他,却又觉得不该去怜悯这个人。


这世界给予过叶修太多苦难和磨砺,但他没有怨恨,亦不会后退。


所以周泽楷便只需要沉默地站在他身旁,在那个人回头时,让他知道,已经不再是独自一人。



 

茶馆的门从内打开的一瞬间,持枪的唐柔冲了出来,枪尖直指安文逸。


叶修和周泽楷都未出手阻止,安文逸倒也沉得住气,侧身躲开唐柔的一击,便抽出身侧的长剑,与她缠斗起来。


唐柔的枪法大开大合,走的是极为刚烈和强攻的路子,而安文逸的剑法到底是出自鹿蜀一族,颇具君子之风,端正清明,收放自如。


但安文逸的长项并非战斗,很快就处于下风,叶修也适时开口拦下唐柔:“行了小唐,别欺负人家啊。”


唐柔没打得尽兴,但也大概试探到了安文逸的深浅,她将长枪一晃收在身后,抿抿嘴给三人让开了进门的路。


“我就说祸害遗千年吧。”魏琛一拍大腿,得意于自己的先见之明。


叶修这才发现兴欣的大家几乎都在大堂内,见到他都是一副松了口气的模样。


寒暄和询问自不必少,叶修挑挑拣拣将安文逸的事情讲给了其他人,陈果听完长长叹了口气,拍拍安文逸的肩说:“这里的大家都来自各个地方,不嫌弃的话就先在这里定下来吧。”


安文逸应下,算是接受了陈果的好意。


而这之后,更为严峻的事情摆在了叶修面前。


“邱非是你徒弟吧?”魏琛问。


“是。”叶修点点头。


魏琛皱起眉:“前几日传出消息,邱非将要成为嘉世的新家主。”


“现在?”连周泽楷都忍不住发问。


“对。”


邱非的身份很特殊,几乎大家族之间都知道,叶修当初是将邱非当成下一任家主在培养,是正儿八经的嫡传徒弟,即翼山一战后,嘉世一直是封闭状态,而如今,在这个节骨眼,邱非站出来宣布成为嘉世的新家主,用心就很让人在意了。


“将要成为,也就是说这件事还未尘埃落定。”叶修用手指有节奏地敲击桌面,这是他思考时习惯的小动作。


“嘉世内部就这件事就分裂为两派,你也知道邱非资历尚轻,有不少老东西都想借此机会为自己谋划一番。”


叶修差点气笑了,他当初在嘉世时,不少长老倚老卖老,被他一个个教育过后才老实起来,谁知道转眼间他一不在,这些人就又开始作妖。


周泽楷捏捏叶修的手,将人的思绪拉回来,叶修定定神,很快就想到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不止嘉世吧?”


魏琛挠挠头,无论多少次他都觉得叶修这样近乎本能的洞察力可怕:“以这两股势力作为基础,他们背后,是几大家族和神的试探周旋。”


无论出于什么目的,神都不想邱非成为嘉世新家主,而明里暗里,邱非却得到了几大家族的支持,看上去只是他们对于友人后辈的照料,但明眼人都知道,这是几大家族联手对神的权威的挑战。


这是一个危险的平衡点,如果这一场较量胜利的是神,那么说明他的地位不可动摇,无论山海界众人多么不甘,也必须低下头臣服,毕竟如果几大家族联手都没有胜算,那还有什么可说的。


但相对的,如果这一次是几大家族的胜利,那么便说明,神并非无所不能,也并非不可颠覆,他将成为上一个时代的记忆,被山海界抛弃。


一切都涌动在海面之下,山海界中之人也在观察着这件事,但不同于几大家族,有不少小家族选择了站在神那边。


这么多年来神所建立的威信并非一朝可破,山海界渐渐围绕这嘉世和邱非分为对立的两方和许多选择观望的中立派。


“神谕已发,神召了邱非以及嘉世长老上九重天,说要在众人面前决定嘉世家主的归属,也就是说,邱非需要在所有人面前证明他有成为嘉世家主的能力。”魏琛接着说道。


但这是个很玄乎的东西,当家主并非是妖力够强就行,谋划,决断,交际等等都至关重要,而这些东西又该如何证明?


魏琛犹豫片刻,还是接着说:“山海界中有人说,既然是斗神徒弟,那么如果你对他认可的话,自然会将却邪交与他,如果邱非拿不出却邪,那就说明没有得到你的认可,无法成为嘉世的新家主。”


乍听上去似乎没有问题,但对真相清楚些的人都知道,叶修当初将却邪留在槐江山,之后苏沐橙又持枪杀出嘉世,自此却邪便随着苏沐橙下落不明,一直在嘉世内部的邱非要如何才能拿出却邪。


这完全是强盗要求,但就博弈而言,神确实下了一步好棋。


“没问题,不就是却邪么。”苏沐橙拿出却邪,枪身纯黑,唯有刀刃处有暗金流过。


叶修没有反驳苏沐橙:“他走这步棋的目的大概也是为了逼我出来,如此如他愿便是。”


“我们终有正面对决的那一天,逃避退却都没有用。”


“哟,要打架么!”包子跃跃欲试,站在一旁的唐柔也不住张望。


叶修沉默片刻,转身面对兴欣众人,他难得脸上毫无笑意,严肃地和他们说话:“这一战凶险异常,很有可能有去无回,上次小周能伤他不过是仗着他的大意和毫无准备,但这一次就没有这么容易了,如果没有走上战场的理由,我不希望你们参与其中。”


他们所选择的道路,并不是能被所有人理解的。


妖类与人一样,具有强大的抗压和适应能力,对他们而言,站在最高处的那个人是谁并不重要,和平和安宁才最重要。


这个世界上,每个人可能都会有不同的选择,这世间本就没有绝对的黑与白,就像没有正确的错与对,叶修并不愿意将自己的思想强加于这群年轻的孩子,他选择的路是窄的,但那也是他选择的路,他们并不必追随于他。


“叶前辈。”乔一帆怯怯地开口,“我明白你的顾虑,但我也有自己的想法。”


“我听魏前辈还有苏前辈说了许多,他被万人簇拥,却轻贱跟随他的人,这样的人是不对的。”


“生命何其珍贵,我不想看到有更多的人因为他那样荒唐的理由失去亲人。”


若是普通的妖类,尚要血债血偿,那个人又如何能因为自己高高在上便逍遥自在?


莫凡冷哼一声,难得露出点不满的情绪:“要去便是要去,哪来这么多理由。”


他本意是针对叶修,说完之后才发现有些不太对,又偏过头低声对乔一帆说了声“不是说你”。


乔一帆低笑,他倒是早就习惯了莫凡的寡言少语,此刻也不做他想。


魏琛和苏家兄妹没说话,但他们的态度已经明显得不得了,而叶修自然也不需要担心他们。


罗辑抱着自己的星盘坐在角落,左右看看,鼓起勇气说:“虽然我是占星者,但我相信没有不能打破的穹顶。”


“我们的头上,只应该有星辰闪耀。”


安文逸虽然来得晚,但这些东西他早已打探过,此时再听他们的述说,便也知道得八九不离十。


他慢条斯理地说:“我所遭遇的一切苦难和悲剧,都来源于我愚蠢的家族和长辈,并非的什么虚无缥缈的命运,所以我去杀了他们,为我的父母报仇。”


“也同样,我并不认为我所得到的一切幸福和未来是来源于神的恩赐,我不会对他感恩戴德,因为那一切都是我自己争取来的。”


“这世上我只相信我自己一个人,我不信神,我会推翻他,就像推翻我的祖父一样。”


他们尚且年轻,但他们已经在人生的漫长道路上遭遇过几乎能将他们捏碎的苦难,对于叶修所说的一切,他们想过,思考过,也仍然坚持同他一起踏上那条窄的路。


不再是徒然站在原地怨恨命运和世界的孩子,他们已然成长,面对岔路口,也能毫不犹豫地走下去。


唐柔将长枪重重刺入地面,尖利的枪尖如入泥地一般陷入半个枪尖,那姑娘拂开挡在眼前的发丝,眼神明亮。


“要战便战!”


那一天蝼蚁都醒来了,那么即使是天幕也活该被他们撕碎!








TBC。


评论(8)
热度(2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