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狐不归

【周叶/兴欣】山海绘卷(三十一)

※我流古代架空背景,感谢山海经等志怪古籍妖怪赞助【× 

※夫诸周X乘黄叶 

※我终于能贯彻我周叶党兴欣吹的本色 

※大量兴欣私货,大量写手自己私货,大量妖怪二设,瞎几把乱写瞎几把嗨

※禁止转载,转载拉黑







日子似乎一下子就悠闲起来。


鹿蜀祖宅完全与外界隔绝,叶修倒是有心想要打听外面的情况,奈何这四周守卫森严,贸然试探肯定会打草惊蛇。


但从另一方面来说,现在也正是最安全的时候,他和周泽楷在之前的大战中都元气大伤,乘此机会赶紧恢复也是好事。


至于魏琛和苏家兄妹叶修倒不是很担心,毕竟他们个个都滑溜得跟泥鳅一样,神又被周泽楷重伤,想来一时间也找不到他们的藏身之处。


化为雪貂的周泽楷睡眠时间越来越长,叶修知晓这是妖类的本能,在虚弱时会尽量以休眠来维持生命。


不死树就长在安文逸的院子里,据说这是曾经住在这个院子的人种下来的,入药所需的是离朱的根和果子,叶修仔细端详过不死树下那一丛离朱,可惜果子的成色差了几分。


“明日会有霜降,入药的话还是等霜降后果子的药效会好些。”安文逸给出的建议和叶修的看法差不多。


这几日叶修和周泽楷被拘在院中,安文逸则是马不停蹄地赶往书房,一方面是将途中的有用的见闻录入书库,另一方面则是补上落下的功课。


最终祖父还是妥协,将卷耳和安候人合葬,但作为代价,本来最被看好的安文逸在那一次之后便被放弃,他外出游历的年纪比其他人都要小,倒不如说是被驱逐出去的。


安家的书房极大,许多后辈都在其中学习,安文逸当时也算一战成名,其他人尽管面上还是以礼相待,不过背地里看他的眼神都十分轻蔑。


安文逸对此毫无反应,有时候便是这样,当人的心里怀着更为执着和重要的愿望时,旁人的看法便无关紧要。



 

安家的生活对叶修来说实在是无聊。


他本来想着从安文逸的书架上找两本书打发时间,结果入眼全是礼义德信,忠孝诚和,翻了两页他就将书扔到一边,打死不肯再看。


周泽楷蜷缩在枕头上,看起来像个雪团一般,叶修怕打扰到他,便走到院中活动活动。


“真不知道这里的姑娘们是怎么活下来的?”叶修念叨着,他这才几天就快受不了了,要按安文逸的说法,住在祖宅里的女人们几乎一辈子不被允许走出院子,那得多难受。


细微的呜咽声传到叶修耳朵,他仔细辨别了下,发现声音竟然就在院中。


转悠了两圈,叶修这才在不死树下发现蜷成一团的小姑娘,她看起来不过两三岁的模样,哭得低声抽噎,还小声地打着嗝。


叶修伸手将人抱起来,小姑娘也不怕生,埋在叶修肩上继续哭。


小姑娘浑身都透着不祥的寒气,叶修握着她的手,冷得像是尸体。

                                                                                                                    这是一只浮游,由怨气凝聚而成,叶修抱着小姑娘轻声哄着,心里却开始有了计较。


按理来说,一般像安家这样的书香门第,由于多年的积累,家中多半都充斥着清正之气,寻常小妖难以入内。


而叶修在踏入安家的那一瞬间就感觉到笼罩着整个大宅的怨气,这些怨气几乎都是年代久远积累下来,当时愣是让围着周泽楷的叶修背后一凉。


而如今看来,安家的怨气居然已经能凝聚出浮游,叶修心想,莫非这和鹿蜀一族没有女婴诞生有关系?


院子的门被从外推开,安文逸看到院中抱着小姑娘的叶修时愣了一瞬,几步走上前来,伸手将小姑娘接过去。


小姑娘显然对安文逸更为熟悉,张着小短手被安文逸接过去,被人低声哄两句,便停下了哭泣。


叶修抱臂站在一旁,似笑非笑地看着安文逸,示意这人自己解释,安文逸眼见躲不过,只能从实招来:“她是浮游,由大宅地下的怨气化成,所以被束缚在了安家,走不出这座大宅。”


“地下到底是什么?”


一个与世无争的家族,地底下究竟是藏着什么凶煞之物,才会有如此狂暴的怨气。


安文逸低着头沉默了一会,浮游趴在他肩上,她有些哭累了,此时回到相熟的人怀里,便脑袋一点一点地打起瞌睡。


“鹿蜀一族最开始并不是没有女婴降生的,而这地底下埋的,就是那些女婴的尸骨。”


最开始,鹿蜀一族同普通妖类没有两样,但根据古时的家训,鹿蜀一族的女孩是没有资格进入书房进行学习的,因为长辈们都认为女孩的学习能力远逊于男孩,加之还要相夫教子,最后便在家规中明明白白地写着,女孩不能进入书房。


但在鹿蜀一族中,对知识的追求几乎到了病态的程度,在安家评价一个人的标准就是他的学问,这也就导致,不能学习的女孩从一开始就被判定在了家族的最底层。


于是渐渐的,家族中的人开始不愿意生女孩,甚至到了最激烈的那段时间,父亲会将刚生下的女孩抱到大宅门口,摔在地上,活生生踩死,然后将女婴的尸体埋在地底。


女婴的灵魂被囚禁在地下,日日夜夜哭泣,安家的人相信这样能将前来投胎的灵魂吓走,从而不再生出女孩。


他们是对的。


大约百年过后,出生在鹿蜀一族的女孩越来越少,最后再也没有女孩出生。


那座森严高耸的大宅之下不知道埋葬了多少无辜的女孩,她们的灵魂最终凝聚出浮游,却又因为她们死去的时候都还是刚出生的婴儿,所以凝聚出的浮游也不过是个两三岁而不通人事的孩子。


“我曾经对这一切毫无感觉,甚至在遇到浮游时,还想过将她除去,那时候我所懂得的一切都来自我的祖父,所以我认为那没有什么不对。”


“直到后来,我外出游历,我走过许多地方,然后发现,和一直被鹿蜀一族鄙夷的山海界相比,我们才是彻彻底底的怪物,那些我曾经认为对的东西全部崩塌。”


“我不想再做对的事了。”安文逸偏过头,将脸颊挨着浮游软软的头发,他曾经是鹿蜀一族的骄傲,一举一动皆为同辈表率,“如果我继续按照家族的期望去做那些对的事,只怕最后我也会变成冷血的怪物。”


“那你现在想做什么呢?”


叶修的声音轻得像风,那也是安文逸曾经不停问过自己的问题。


“我要为父母报仇,我要让地下的灵魂自由,我要毁掉整个安家,让这个悲剧走到尽头。”



 

大约真是抱着冲喜的想法,安文逸的婚礼定在了月初,整个安家都忙碌起来。


安家重礼,婚礼上的礼仪更是多得近乎繁琐,但这些都不是最困难的,作为当事人的安文逸和叶修此时正面对另一个问题。


“我不。”任凭叶修好说歹说,周泽楷就只肯说出这两个字。


作为这场婚礼最大的反对者,周泽楷已经恢复了本来面目,离朱的药效非常好。


周泽楷难得有些孩子气,叶修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劝,若是之前他大概将周泽楷揍一顿然后自己做自己的事就好,但如今要他打……真有舍不得下手。


倒是安文逸沉思片刻,说:“要不由周家主代我扮成新郎吧。”


“我本意是在婚礼前将一切布置好,但那确实是有被发现的危险,尤其最近为了准备婚礼,许多不用的旧屋子都在打扫,如果由周家主代替我,”安文逸越想越觉得可行,“我便可抽身,准备自然能更周全,叶前辈觉得呢?”


于情于理来说这都是非常好的提议,叶修没有不答应的理由,周泽楷遂了心愿,于是整个人都舒畅了,坐在那开心得直冒花。


“兔崽子。”叶修笑着拍了下他的头。


他现在还是女人的模样,原本就要比周泽楷稍矮一些,如今看上去身高差更为明显,安文逸比周泽楷矮些,不过只要施了变化术,这些便都不是问题。


灯影摇曳,红纱轻软,而牵着两头的人。


是叶修和周泽楷。







TBC。

—————————————————————————

得知周末都要监考,伤心的狐狸干瘪成了一张狐狸皮

评论(11)
热度(2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