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狐不归

【周叶/兴欣】山海绘卷(二十九)

※我流古代架空背景,感谢山海经等志怪古籍妖怪赞助【× 

※夫诸周X乘黄叶 

※我终于能贯彻我周叶党兴欣吹的本色 

※大量兴欣私货,大量写手自己私货,大量妖怪二设,瞎几把乱写瞎几把嗨

※禁止转载,转载拉黑







三日不过转眼间,安文逸坐在客栈大堂的角落,等着叶修换好衣服下来。


难得的安文逸现在什么都不需要做,于是他放空眼神,握着手里的杯子发起呆来。


他外出历练已经很多年了,从曾经咬着牙擦干泪迈出那扇大门的孩子,到现在,他已经是潇洒倜傥的少年郎了。


可惜他们已经看不到了。


“想什么呢?”属于女孩子的声音,声线却偏中性。


安文逸抬头的时候,正看着变幻完毕的叶修走到他面前。


鹿蜀一族隐居深山,戒备森严,于是如何将叶修和周泽楷带进去就是一大难题。


而另一个难题,便是安文逸自己,年轻的鹿蜀外出游历,在找到自己的妻子前是不能回去的。


安文逸和叶修一商量,决定让叶修借山海卷的力量化为女性,以躲过家族中其他人的耳目。


如今的叶修站在安文逸面前,正是一副俏生生的女孩模样,他的容貌并未有太大变化,不过是整体柔和了不少,依然是歪歪扭扭的辫子和利落的箭袖短打,不过鉴于安文逸所说,鹿蜀祖宅在苦寒之地,叶修又去找来一件火红的披风,看起来确实像江湖上行走的女侠。


安文逸看到叶修打扮的第一时间就皱起了眉:“既是女子,又如何能穿成这样?”


叶修将辫子撩到身后,问:“穿成何样?”


“女子不都应当是襦裙云鬓绣花鞋么?”


“你年纪不大,怎么这样死板?”叶修毫不在乎其他人或遮掩或直白的目光,“女子又如何?穿着襦裙怎么同人打架,只怕遇到劫匪连跑都跑不动。”


“苏沐橙你知道吧?从槐江山一人一枪杀出一条血路,不比许多男子强得多?”


安文逸低头思索片刻,意识到确实是自己认识过于短浅,也干脆地道歉:“抱歉,是我狭隘了。”


许多认识上的局限对安文逸来说是无法回避的,他从小浸染其中,即使知道那样不对,也一时半会难以摆脱家族的影响。


“周家主呢?”安文逸问。


“这不是么?”叶修用手指点点衣领附近的那圈白毛,直到他抬起头安文逸才发现,那并不是衣服的一部分,而是一只盘着的雪貂。


雪一般的皮毛看起来油光水滑,周泽楷眨眨眼睛,抬起爪子向安文逸打招呼。


雪貂体型细长,于是叶修索性将周泽楷盘在脖子上,权当个能自动发热的围脖,周泽楷现在十分虚弱,要将他单独留在这叶修也不放心。


若是黄少天魏琛等人在此处,大约能拿捏着周泽楷这件事笑许久,不过安文逸是个务实的孩子,只点点头,赞同了叶修的做法。



 

鹿蜀一族的祖宅在深山之中,露气湿重,叶修甚至能看见路旁的绿叶上有了白霜。


好在他早有准备,叶修挠挠周泽楷的下巴,小家伙眯起眼睛,看上去和真的雪貂别无二致。


转过弯,叶修便看到了建造在空地之上的大宅,明明是在深山之中,大宅附近却和森林泾渭分明,寸草不生。


“你家这风水,不太妙啊。”叶修在踏上空地的瞬间就定住脚步,他能明显地感觉到一股怨气围绕在大宅四周,他蹲下身,手指在地面轻轻抹过,能明显感觉到这下面有什么东西在蠢蠢欲动。


安文逸走在叶修前方,此时回过头来,眸子里有些叶修看不懂的东西:“没关系,很快她们就可以走了。”


朱红的大门被从内打开,一身玄色长袍的男人站在门内,他的脊背挺得笔直,头冠端正:“安文逸?”


安文逸拱手行礼,低首回话:“是,不肖子孙安文逸外出游历归来,叔父大人,您别来无恙。”


叔父点点头,脸上表情丝毫未变,作为多年未见的叔侄来说也过于冷漠了,他这才抬头望向叶修,顿时皱眉:“那是谁?”


“是小侄的婚约者。”


“叔父叫我叶秀即可。”叶修拱拱手,权当行了礼,叔父冷眼看着叶修的表现,又将人上上下下打量了个透,不屑地哼了声:“不知礼数的野丫头。”


这话当着叶修和安文逸的面说,即使是长辈也有些失礼,这人斥责着叶修,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


周泽楷抬起头来,冲着叔父龇牙,那人顿时气闷:“怎么还带了个畜生!”


“叔父这话可不中听,这雪貂是我从小养在身边的,亲我得很,这次远嫁我别的没带,只带了它,就当是全了我的思乡之心吧。”


叶修笑嘻嘻的,说得恳切,让人驳斥不得,叔父气得拂袖转身:“看看你找的人!”


安文逸转身从叶修使了个眼色,只叫他别太过分,自己拱手向叔父赔罪:“叶秀她行走江湖惯了,叔父就看在她年纪尚轻绕过她吧。”


“小侄多年未归,不知祖父近来可好?”


说起族长,叔父脸色顿时严肃起来:“族长近来身体不较之前,你回来是件喜事,但先不要去惊扰他,尽快筹办婚礼给族长冲冲喜。”


安文逸皱眉,他还以为自己回来之后能得到拜会祖父的机会,他不动声色地劝说:“小侄在外多年,这次又顺利找到自己的婚约者,还想着亲自禀告祖父,让他老人家开心一下。”


“这些都先押后,族长日理万机,肩负着守卫山海界中万千书籍的重任,你别去给他添乱,乖乖回你的院子准备结亲吧。”
说完叔父就转身离开,不给安文逸再劝说的机会,安文逸站定,用了片刻才将心中翻涌的浪潮压下来,转身招呼叶修:“我们先进去吧。”


叶修揉揉周泽楷的脑袋,迈步跟上安文逸。


大门在他们身后轰然关闭,如同截断他们所有退路。



 

鹿蜀祖宅给叶修的最大印象就是闷,沉闷。


所有的家具都是上好的木材,样式古典规矩,祖宅十分大,看得出来确实是传世已久的大家族。


但这样的大家族却少有人来往,安文逸和叶修从门口走到院子这一路上不过远远看到了两三人,大家远远一拱手,也算是见过了。


对于外出游历多年的族人,带着一个陌生女子归来,看见的人都极为冷漠,似乎这一切并不值得挂心,匆匆见过后就继续自己的路。


走进院落布好结界,叶修才放松下来,为了避免麻烦他并没有变回男儿身,此时他撑着下巴,饶有兴致地问安文逸:“如果仅仅是找一个婚约者,你去随便请一位姑娘配合你也可以,为何要千方百计找我?”


安文逸正将支着窗户的竹竿收起来,闻言摇头:“我不想将无辜的姑娘卷进来。”


“你也说过这地方风水不好,来这的姑娘大都不得善终。”


怎么看鹿蜀也是个大家族,怎么会在迎娶女孩后还让人不得善终?


看懂叶修脸上的疑问之色,安文逸接着说道:“在鹿蜀一族,嫁进来的女人是没有地位的,没有丈夫的命令她们连院子都不得踏出,愿意嫁来的姑娘不乏曾经在山海界中游历四方的人,最终却被困在小小的院子中,最终郁郁而终。”


这倒出乎叶修预料,他倒是看出鹿蜀一族重礼,但这种近乎软性虐待的家规还是让他感到厌恶。


“你这几天可能也没法出去,你也看到我叔父对你的态度,别让他逮着机会处罚你,他干得出来的。”


“他还能打我不成?”


“怎么不成?我记得曾经有个堂哥带回来的婚约者是位娇生惯养的小姐,性格有些跋扈,被他逮着错处,跪在祠堂前打了三百鞭,那姑娘回去后卧床不起,几天后便不治身亡了。”


安文逸说得轻巧,那却是一条活生生的人命,叶修简直无法想象,那些勇敢的姑娘为了心爱的人越过千山万水来到这里,却命丧异乡。


“你堂哥没管么?”


“他说一切任凭叔父做主。”


屋内一时陷入寂静,安文逸从架子上拿出两本书,说:“你和周家主就在里面休息吧,我在书房,有任何事叫我一声就成。”


“祖父不愿意露面,我们只能等到结亲那天,那天他一定会出席,那是我们唯一的机会。”


“我们不用拜见你的父母么?”叶修在安文逸背后发问,按理来说儿子远游归来,无论如何也该去拜见一下双亲。


安文逸扶着门边站定,他没有回头,抓着门框的手却突然用力:“不用。”


“他们都死了,如果不杀了那个人,我这一生都没有资格站在他们墓碑面前。”






TBC。

————————————————

左手有点不太妙。。。阿银太太说可能是积劳成疾,如果明天恢复不过来只能暂时断两天


小周本人:



评论(16)
热度(2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