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狐不归

【周叶/兴欣】山海绘卷(二十八)

※我流古代架空背景,感谢山海经等志怪古籍妖怪赞助【× 

※夫诸周X乘黄叶 

※我终于能贯彻我周叶党兴欣吹的本色 

※大量兴欣私货,大量写手自己私货,大量妖怪二设,瞎几把乱写瞎几把嗨

※禁止转载,转载拉黑







三日后,朝圣会如期举行。


九重天度过了暴风雨前夕般压抑的三天,而这三天,即翼山崖边的事情如同长了翅膀般飞遍整个山海界。


阴谋,嘲讽,惊叹,贪婪都藏在平静无波的假象之下,叶修扔下的火种,终于让所有人都抬起头,开始重新打量踩在他们头顶的神。


神,非人非妖亦非王,他该是超脱于人界与山海界之外的存在,无欲无求,与天地同在,公正,勇敢,沉着,他低头俯视他们的眼瞳里应当平静无波。


但这一次,叶修高举的山海卷与周泽楷重伤神的天问箭,终于让山海界开始思考,这是他们的神么?他似乎并没有他们想象的那般无所不能。


他们没有说话,但彼此交错的目光中已经有了计较。


朝圣会上,神依然隐于重重纱幔之后,仿佛三日前的一战对他来说不过是梦境。


但有些东西已经不一样了。


那些曾经心甘情愿或无可奈何俯首跪在他脚下的妖类已经渐渐抬起头,磨砺起自己的獠牙和利爪。


如同能蚕食一切的虫潮,正往着那个高高在上之神涌去。



 

叶修醒来的时候感觉整个人都像是被拆开重组一般,疼痛肆意啃食着他的每一寸血肉,他咬着牙睁开眼睛。


“醒了?”坐在桌边的人瞟了一眼挣扎着坐起来的叶修,颇有些冷淡地将手中的药丸扔过去,“先吃了这个。”


黒褐的药丸被叶修稳稳接住,他看了桌边的人一眼,将药丸捏成两边,低下头轻嗅。


并没有嗅到任何有毒草药的味道,反而有几味颇为难得的珍贵药材,叶修暂时将心中的疑问按下去,仰首吞下药丸,却暗中将其中一半藏在了袖子里。


“你可以叫我安文逸,是我从即翼山的崖底将你们救出来的,你的伤势还好,虽然看起来吓人,但其实都没有伤及根本,但他就不一样。”安文逸向床铺里面扬扬下巴,“命是救回来了,但想要恢复如初,怕是很难。”


周泽楷安静地睡在床铺内侧,呼吸清浅,叶修的动作和安文逸的声音都没能唤醒他,叶修在醒来的瞬间就察觉到了周泽楷的气息,即使是他被山海卷吸走妖力化为孩童的时候心脉都未曾如此微弱过,叶修不动声色,却有意无意地将周泽楷挡在身后。


“既然是很难,那就是有办法对吧?”叶修挑眉。


“对,所以我们做个交易吧。”


安文逸慢条斯理地将手上的药箱收起来:“不死树下生离朱,对于现在的周家主来说,是最好不过的药材。”


说得容易,不死树多生于人迹罕至的各种险恶之地,而离朱却又娇嫩,就算找得到不死树也不一定能碰得上离朱。


“但我知道哪里有不死树,且树下有离朱。”安文逸直视着叶修,“我可以带你去那里,作为交换,我要你帮我杀一个人。”


叶修皱眉,说起来是交易,但其实安文逸是在拿周泽楷的性命胁迫他。


周泽楷侧向叶修睡着,温热的吐息拂过叶修的手背,真是讽刺,他们初遇之时都恨不得杀死对方,再相逢之时却为了彼此差点丢了性命。


“总得让我知道是谁吧,我手下可不死无名之辈。”叶修这话半真半假,三分戏谑三分假意,安文逸低头思索片刻,点头应他:“是鹿蜀一族的族长。”


“按照辈分来说,算是我的祖父吧。”



 

鹿蜀一族在山海界中一直是低调又神秘的存在。


无人知道鹿蜀之族的祖宅在何处,唯有他们的年轻后代到山海界中行走,才让其他妖类知道,这一族仍在延续。


传说鹿蜀一族以世世代代守护书籍为任,他们游历山海界时,若是发现族中没有的珍奇古籍,无论付出什么代价都会拿下,然后带回本家。


对于这种近乎狂热的收集行为,山海界中毁誉参半,但鉴于鹿蜀对于其他妖类的冷淡态度,大部分妖类都不会主动与鹿蜀有交集。


更为奇怪的一点是,几乎没有人见过鹿蜀一族的女性后代,他们在山海界中行走的年轻人都是男性,这一点上也曾有人问过,所有鹿蜀的后代却都避而不言。


越是遮掩便越是让人好奇,但说到底,不过是一个隐居深山的族群,山海界众人点到为止,并未再做深究。


而现在,安文逸作为鹿蜀的年轻后代,坐在叶修面前,毫不在意地将族中的最大秘密告诉了叶修:“鹿蜀一族无法诞下女婴,世世代代皆为男性。”


“所以每一个年轻的鹿蜀都需要外出游历,一是为了寻找遗漏的古籍珍本,二是为了迎娶自己的妻子,带回祖宅繁衍后代。”


这样的说法让叶修不禁皱起眉,因为安文逸口中,结亲仅仅是为了繁衍后代,他听不出他有一丝一毫对女孩的感情。


但如果是这样,安文逸又为什么要大费周章找到自己,要去刺杀鹿蜀的族长呢?


疑点太多,叶修面上却毫不在意般地调侃:“那你找到你的妻子了么?”


然而他万万没想到,一直冷静沉稳的安文逸居然露出了厌恶与绝望杂糅的表情,尽管只有一瞬,但叶修还是看到了。


“我不会结亲的。”安文逸低下头,看着自己的双手,“鹿蜀一族都被诅咒了,我们早就该消失在山海界了。”


似乎注意到自己的失态,安文逸迅速恢复面无表情:“不死树就在鹿蜀一族的祖宅,你好好休息,三日后我们启程。”


说完,安文逸就提着药箱推门而出,完全不给叶修发问的机会。


叶修长出一口气,放松脊背靠在床头,从九重天到现在,一切都让叶修措手不及。


此刻他才开始打量周围,看起来是很普通的客栈布置,掩紧的窗外传来隐约的吵闹声,叶修走到窗边,将窗户推开一道缝。


街上来往着小贩与行人,而叶修毫不费力就辨认出,这是人世间,并不是山海界。


的确,以他和周泽楷的身份,不管走到山海界何处只怕都要掀起风浪,倒不如大隐隐于人世。


仔细地在四周布下结界,叶修这才送了一口气,走回床边。


熟睡的人似乎是察觉到叶修的动作,周泽楷的手指轻轻一动,然后睁开了眼睛。


眸底映出叶修的模样,周泽楷挣扎着想要坐起来,然后他的手臂却酸软无力,叶修见不得他这样,连忙上前将人扶起来。


连番的动作不知刺激到了周泽楷的哪里,他将头埋在叶修的脖颈,不停歇地咳嗽起来,叶修轻拍他的背,试图减轻周泽楷的痛苦。


他化为乘黄时还有知觉,所以他也知道周泽楷变成现在这样是为了什么。


以心血凝出的天问箭射出后,周泽楷本该会进入一段时间的虚弱期,却又正面抗下神的一击,能从生死边缘捞会一条命已实属不易。


“看你下次还敢乱来不。”叶修有些心疼地揉着周泽楷的头顶。


周泽楷咳得浑身抽搐,偏偏还要分出精力摇头,发丝挠得叶修颈侧一阵发痒。


这是不乱来还是不答应的意思,叶修无从分辨,也懒得去分辨了。


周泽楷其人,看上去温和又好说话,但其实在很多事情上只要他自己拿定了主意,谁也拉不回来,叶修想就算自己当时还能动,也没有把握能拦下周泽楷的天问箭。


于是在周泽楷奋不顾身冲入战火之中时,叶修也只能选择与他并肩而往。


咳嗽终于平息下来,周泽楷似乎察觉到了叶修不高的情绪,他带着点撒娇意味地将头搁在叶修的肩上,语带笑意地在他耳边说话:“叶修,我知道答案了。”


“答案?”


温热的吐息扰动着叶修的耳根,让他的思绪有一瞬的迟缓。


“你原来问我,何为人?何为天?何为山海?何谓天地间?”


那时候的他们因为山海卷阴差阳错绑在了一起,两人看彼此都不怎么顺眼,又不得不别扭地走在一起。


那时候叶修问出这几句话,周泽楷是真的一无所知,不知天高地厚,也不知人间冷暖。


是叶修牵着他的手,去看去听去路过,陪着他从幼童变回青年,如同重新活过一样。


他们一起走过忘川河,走过人间路,他们分别过,却又奋不顾身地奔向彼此,叶修和他路过许多人的悲欢离合,终究将周泽楷的心捂热。


这一次,周泽楷终于拿到了答案。


“人为人,妖为妖,山海为山海,你为天地间。”








TBC。

————————————————

进入我最喜欢的部分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17)
热度(3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