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狸

【周叶/兴欣】山海绘卷(二十七)

※我流古代架空背景,感谢山海经等志怪古籍妖怪赞助【× 

※夫诸周X乘黄叶 

※我终于能贯彻我周叶党兴欣吹的本色 

※大量兴欣私货,大量写手自己私货,大量妖怪二设,瞎几把乱写瞎几把嗨

※禁止转载,转载拉黑





周泽楷知道自己在做梦。


意识仿佛处于半梦半醒之时,周泽楷能看清眼前的一切,却无法思考。


脑袋里如同被淤泥塞满,周泽楷非常费力地站了一会,才想出第一个问题,“这是哪?”。


但潜意识里仿佛又有人回答他,这是梦里,所以是哪里并不重要。


于是周泽楷便心安理得地放弃思考,浸泡在绵软的迷茫幸福中。


他好奇地环顾四周,陡峭异常的山峰和流淌于地面的滚烫岩浆看起来如此令人胆颤,但周泽楷仅仅是在梦里,于是他甚至伸手摸向身边的山峰。


疼痛在梦中变成了一种思维,而并非感觉,周泽楷看着血从自己指尖的伤口流淌而下,而山峰上也染就了丝丝血色,看上去就像某种猛兽的獠牙,正贪婪地舔舐着自己的猎物脖颈。


周泽楷却没有一丝一毫的害怕,岩浆的热度他也感受不到,面对如此可怖的景象,周泽楷却安心下来。


就像他已经在这里很久很久了一样。


但还缺什么,周泽楷想不到,睡眠使他的感知变得缓慢而温软,但那个潜意识的声音又来了,他说,叶修呢?


对啊,叶修呢?


身体先于缓慢的意识,周泽楷开始到处寻找叶修,那个人绑着歪歪扭扭的辫子,有一双漂亮的眼睛,周泽楷是真心觉得那双眼睛漂亮的。


还有那个人的耳边,有他亲手放上去的赤色珠子。


随着周泽楷的视线,如同最后一笔落下,他看到了叶修,站在岩浆的那一端,他将千机伞撑在头顶,细长的手指捏着伞骨,就像捏着周泽楷的心脏。


于是周泽楷毫不犹豫地大踏步走向叶修,他的鞋底在岩浆中燃烧,他的衣摆被山峰划破,但他无知无觉一般走向那个人。


快一点,再快一点,最后周泽楷甚至跑起来,只为再快一点抵达那个人的身边。



 

爱你如踏刀山火海,无畏亦无悔。



 

一滴血落在了周泽楷的脸颊,温热而略带腥气,刺激着刚醒来的他。


周泽楷的意识还沉浸在梦境之中,他第一反应那是自己手指上的血,但当他看向自己的指尖时,却发现那里的皮肤完好无损。


周泽楷在一瞬间清醒过来,他想起自己应该被关在水牢之中,但现在的环境显然不是熊之穴。


那滴血来自叶修的手臂,他挡在周泽楷面前,拿着千机伞的右手鲜血淋漓,剧痛已经剥夺了叶修右手的行动能力,握着伞柄的手指用力到指节发白,如同垂死的藤蔓。


这里已经不是九重天了,叶修带着周泽楷冲出水牢的瞬间就明白自己已经留不得了,苏沐秋三人的动静终究惊动了其他人,叶修都能听到飞速靠近的窃窃私语,魏琛见他出来,一脚将身前的朱蛾踹飞,两手分别拉着杀红了眼的苏家兄妹,咬牙切齿道:“走!”


身后的威压在飞速迫近,叶修他们几乎是不要命地在逃,在这里与神正面对决并非他们的原意。


他们现在没有足够的力量能打败他,这是每一个人都清醒认识到的事实。


但他们终究被追上了,即翼山的崖边,魏琛刚把苏家兄妹拽上船,磅礴的妖力如约而至,叶修脸色一变,反身撑开千机伞,正面迎上。


爆炸的冲击迫使魏琛的船远离崖边,叶修将周泽楷放在地上,手腕一抖,千机伞上的机栝飞快远转。


“快走。”他的虎口被震出血,染红了千机伞的伞柄,魏琛飞快地估计了一下局势,最终咬牙转身离开。


他的船上还有昏睡过去的苏家兄妹,再迟一步,谁也走不了。


他们已经不再年轻,已经经历过无数次需要一个人留下而剩下的人离开的战场,那些留下来的人,有人死了,有人伤痕累累地回来了。


但每一次,每一次都是如此怨恨命运,怨恨高高在上戏弄他们的战争。


“你没什么要问的么?”魏琛已经走远,叶修与神交手几个回合,顾忌着周泽楷他打得有些束手束脚,几个来回就被对方抓住破绽重创。


神没有说话,他的身影隐在一团黑雾之后,隐隐绰绰让人什么也看不见。


“这就是你心心念念的山海卷。”叶修从怀中将山海卷掏出来,高高举起,他能感觉到其他家族的人蛰伏在黑暗之中。


他们都在观望,而再也没有比现在更适合扔出种子的时机了。


叶修抬手抹去嘴角的血迹,他的笑容越发张狂:“这就是你求而不得的,长生的秘诀。”


长生?神还需要长生?巨大的疑问砸中所有的旁观者。

神还是没有说话,他似乎在端详山海卷,辨认真假。


“就靠着这个,我捡回了一条命,想要么?”叶修将山海卷从头顶抛出,“想要就来拿啊!”


神在那一瞬间动了,但叶修的动作比他还快,他双手握住千机伞,用力向着山海卷一挥。


山海卷在那一瞬间炸裂开来,闪耀着金光的卷轴在那一瞬间膨胀开,毫不迟疑地攻向黑雾。


黑雾如若无实物一般消散开来,一把长刀贯穿了叶修的腹部,叶修有些不可置信地抬眼看去,那个人居然还在原位一动未动,扑过来的黑雾不过是幻影。


一只消瘦的手从黑雾中伸出,还保持着投掷出长刀的动作。


“你若死了,山海卷我自然能收入怀中。”


山海卷此刻已经恢复原状落在叶修脚边,落在周泽楷面前。


“叶秋,你怎么如此执迷不悟呢?”


某种诅咒伴随着叶秋两字扩散开来,即翼山一战,神不光夺走了叶修的命,还夺走了他的名字。


他将叶秋两字打得粉碎,山海界之下,除他之外,无人能再念出这两个字。


叶修的身形慢慢开始虚化漂浮,最终化为乘黄的模样,那是妖类即将身死道消的前兆。


“你为何被天罚到这种地步,也不肯回头呢?”


漂浮在半空之中的乘黄,只有一半血肉,而左边身躯,只剩下森森白骨,和白骨之中,跳动的心脏。


即翼山一战之后,叶修的妖力和身体都不如巅峰时期,这是周泽楷知道的。


但他从未想过,叶修的真身,会是这样一副模样,即使是传说中的山海之卷,也只能将他的命堪堪悬在死亡边缘。


叶修早就该死了。


他失去了半身的血肉,变得模样可憎,变得如同腐烂的骸骨。可即使这样,即使到了这个地步,叶修仍然在奔走,他不肯蜷缩在角落安静等待死期,他从冥界伸出腐烂的手,要将那个不配成为神的人拉下来。


因为还有一颗心,还有一颗心在。


即使是在空空如也的白骨中它也在跳动,于是即使被深埋入即翼山的乱石之中,叶修仍然爬了出来。


剧痛日日夜夜舔舐着他的神经,却也拦不住他。


什么都拦不住,英雄即使是死去,也要攥紧长枪伫立于天地之间。



 

周泽楷站在了叶修面前。


满月的光辉在他的手中凝结成雪白的长弓和箭,俊逸非凡的男人搭弓拉箭,三只长箭直指黑雾中的人。


神似乎没有想到这么一个早就被他放弃的家伙居然敢挡在他面前,他饶有兴致地停住动作:“周泽楷,莫非你也想步上叶秋的后尘么?”


周泽楷没有回答,他死死盯着那个人,愤怒几乎烧红了他的眼睛。


夫诸的原型在周泽楷身后渐渐浮现,拥有巨大身形的异兽在月下高声嘶鸣。


而同时,从周泽楷捏着箭的尾羽开始,诡异的赤红开始在弓箭之上蔓延,如血的妖艳色彩让人不安。


“是天问箭!”黑暗中有年长的妖类认出了周泽楷手中的长箭,那是以夫诸的心血凝成,一箭问天地,一箭问山海,一箭问苍生,以天问之名,无所不能破!


熊熊烈火从夫诸的蹄下燃起,将纯白的异兽染成九婴般的灼烧模样,恍惚间似乎让人觉得它长出了獠牙,要将一切撕碎。


即使是神在这一刻也开始动摇,但周泽楷没有给他逃离的机会,三支箭几乎瞬间脱离弓弦,直指黑雾中心。


神急速后退,却还是没能快过天问箭,三支箭交错穿梭而过,在场的人都听到一声闷哼,然后有血从黑雾之中滴落下来。


周泽楷转身扔出山海卷,他已经察觉到了自己与山海卷之间的联系,于是他从另一端紧紧地拉住了叶修,乘黄在山海卷的上方渐渐凝聚回人形,虽然叶修的脸色仍然难看,但至少没有了生命危险。


神这一次彻底被惹怒,几乎实质化的妖力直直冲向叶修,周泽楷却快他一步,他抱住叶修,以身体挡在叶修面前。


剧痛几乎让周泽楷眼前一黑,他和叶修在冲击之下跃出崖边,向着黑色的深渊坠落。


神求而不得的山海卷被周泽楷牢牢抓住,他以卷轴作刀,指向那个高高在上的人。


“我会杀了你。”


“我一定会杀了你!”






TBC。

——————————————————————

吹爆我周和我叶,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评论(11)
热度(3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