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狐不归

【周叶/兴欣】山海绘卷(二十六)

※我流古代架空背景,感谢山海经等志怪古籍妖怪赞助【× 

※夫诸周X乘黄叶 

※我终于能贯彻我周叶党兴欣吹的本色 

※大量兴欣私货,大量写手自己私货,大量妖怪二设,瞎几把乱写瞎几把嗨

※禁止转载,转载拉黑





韩文清朝着与叶修离开相反的方向走去,张新杰在原地愣了片刻,才快步跟上。


“叶修这么做的到底是为什么?”张新杰皱眉问。


叶修向他们坦白了自己的目的和打算,然后就笑呵呵地离开了,既未向霸图寻求任何帮助,也没有询问他们的立场。


要说叶修就是同他们叙叙旧,张新杰可不信,他竭力回忆叶修刚才的表现和言语,试图从中找到叶修的所图。


“他的目的就是让我们听完那席话。”韩文清不屑地哼了一声。


张新杰顺着韩文清的话思考片刻,有些不敢置信:“他认为我们会站在他那边?”


“他不需要多说什么,而是将这条路摆在我们面前。”韩文清想起叶修离开时志得意满的样子还是有些不快,但他不得不承认,不愧是多年的老对手,叶修十分了解他,“许多东西积累到一定程度,需要的只是一个导火线而已。”


若是叶修真的滔滔不绝地劝说韩文清,怕是说到一半就会被韩文清的拳头打断,然而现在他只丢下一点火种,是否要俯身捡起来,就是韩文清自己的决定了。


若论如今各大家族中,哪位家主的威信最盛,那一定是韩文清,即使是曾经在山海界中叱咤风云的叶修也要逊他一筹。


从乱世到现在,韩文清都是如此坚定地带领着霸图,他几乎已经成为霸图人心中的神,无所不能,一往无前。


而现在,韩文清低头看着自己的手,那上面布满了伤口和老茧,那都是战争与岁月刻下的痕迹。


叶修所说的那条路太窄,一个晃神可能就会造成霸图的全军覆灭。


但韩文清又岂是龟缩不前的人。


时间从未磨平他的棱角,那些苦难和压迫只会让韩文清更加锋利。


“走。”


因为畏惧而止步不前,最终只能自取灭亡,这是深深刻在每一个霸图人血肉之中的天道。



 

“醉后不知天在水,满船清梦压星河。”


夜幕如常降临,云海被星光驱散,从九重天上望去,如同置身无边无际的平静湖面,而星辰圆月都落于水中。


叶修等四人已经抵达熊之穴外围,出乎他们意料的是,这里没有一个守卫,洞穴外平静得让人不安。


“这是什么意思?”魏琛藏身于低矮灌木后方,小心地从枝叶间的缝隙观察前方,“难道他真的相信没人敢去劫狱?”


“不,连风声都没有,这里过于安静了。”苏沐秋捏紧了袖中的暗器,皱眉道。


叶修弯下身,手中的石子猛地弹出,打向洞穴外的地面。


几乎就在同时,苏沐橙看见位于洞穴所在的山顶上,一块石碑上浮现出墨意淋漓的蛾字,片刻间它便化为一只巨大的朱蛾,如同猎食的鬣狗般扑向声音所在之处。


朱蛾锋利的前肢在石子还未落地之前就将其击得粉碎,而朱蛾在发现自己所杀并未是妖类后,居然四处巡逻起来。


“我勒个乖乖,这也太阴险了吧,要有人莽撞闯进去,岂不是辩解的机会都没有就嗝屁了?”魏琛低声称奇。


玩笑归玩笑,但确实整件事都棘手起来,毕竟叶修他们所求的是尽量神不知鬼不觉地潜入,大动干戈并非他们的本意。


“不是吧一只朱蛾而已,老魏你这是怕了?”苏沐秋语带笑意地调侃,确实,即使朱蛾行动迅捷,但如今它在明而他们在暗。


“而且我们还有四个。”叶修点点头,丝毫不觉得他们四个老妖怪打一只朱蛾有什么不公平。


“看我的。”苏沐秋从树后露出半边身体,在朱蛾察觉到并转过身的瞬间,藏在苏沐秋袖中的短箭直直穿透朱蛾的头部。


短箭上淬了毒,眼看朱蛾还要挣扎,魏琛抢先一步跳出,将一张明黄色的符咒贴拍在朱蛾胸前。


朱蛾顿时如同木偶般被定住身体,只能眼睁睁让毒液在身体缓缓渗透,最后化为一滩血水。


“老当益壮嘛老魏。”剩下三人也从灌木丛中步出来,叶修的称赞果不其然收到了老魏的中指。


苏沐秋走到那摊血水面前,伸手在上空打了个响指,短箭自动跳回他的手中,丝毫污迹都未沾染。


“做得不错啊。”魏琛从苏沐秋手中接过短箭仔细端详,短箭前端甚至还有倒刺,委实是冲着一击致命设计的。


“小心!”苏沐橙突然一把将苏沐秋推到一边,又一只朱蛾从石碑处冲过来,却邪在黑夜中划过一道暗沉金光,将半空中的朱蛾斩成两段。


而苏沐橙未曾松懈,因为她亲眼看到,朱蛾死了之后,石碑上的蛾字再次流淌出墨色的光,一只新的朱蛾即将诞生。


防御不是苏沐橙的长项,但进攻是。却邪在她手中调转方向,随着刺耳响声,却邪深深扎透伸出半个身子的朱蛾和石碑,苏沐橙一脚踏在石碑顶,将手中的长枪一拧,石碑顿时粉碎。


但接下来苏沐橙却没有动,苏沐秋和魏琛一跃来到她身边:“怎么了?”


苏沐秋问出口后就明白自己不需要答案,因为他已经看到,在粉碎的石碑后方,密密麻麻如同墓地般,还伫立着成百上千的相同石碑,而随着他们脚下石碑的粉碎,蛾字开始慢慢浮现于其上。


“这下可玩大了。”魏琛从怀中掏出三张符咒,平时嬉皮笑脸的人此时难得严肃起来,他没有回头地冲着叶修喊,“你去救人,这里我们挡着。”


叶修也明白此刻的情况迟疑不得,他应了一声,旋身就进入熊之穴。


“反正到了这个地步,也不用留手了吧。”魏琛一挥手,数张符咒于他身前环绕。


而在他身边,苏家兄妹的眼睛已经变为血红的竖瞳,面对铺天盖地的朱蛾,开始肆意舒展他们的獠牙。

 



叶修在跳进熊之穴的瞬间就意识到这里的不寻常,这里根本没有路,过于陡峭的通道根本没有给叶修立足的机会,他几乎是一路不受控制地滑下去。


而来到通道尽头,他才发现这里连接在水牢的斜上方,足下除了中央那块地方没有其他的立足之地。


叶修咬牙在最后一刻扔出山海卷,细长的卷轴一路延展至中央那块地方,而他在卷轴之上敏捷地使出几个前空翻,干净利落地抵达。


看到周泽楷的时候,叶修的瞳孔猛地一缩。


他猜到了周泽楷的状态不太好,但全然没有想到是这副模样,黑铁的锁链从他的腕骨穿过,另一端牢牢地钉在洞穴两边的上方,周泽楷几乎是被吊在那里,只有足尖触地。


俊逸的青年此时紧闭着眼睛,过长的额发垂在他的眼前,将他苍白的脸色衬得更吓人。


简直就像……死了一般。


锁链在千机伞的刀刃下不堪一击,叶修接住倒向他的人,如同满怀拥抱阴暗的水汽。


这个水牢实在是太过折磨人,阴冷的湿气,穿骨的铁链,甚至将周泽楷绑在之上的巨石,也蕴含着能镇压所有妖力的力量。


叶修不知道周泽楷在这里呆了多久,但直到青年倒入他的怀里,他才感受到自己的心脏落到实地。


几颗赤色的玛瑙珠子从周泽楷的心口落出来,在地上反复跳跃弹起,和叶修耳边那颗别无二致。


此时周泽楷埋在叶修颈边,后者才得以听清他的喃喃自语。


叶修。


叶修。


叶修。


一声声一句句,那个孩子反反复复念着他的名字,在如此黑暗艰难的环境之中,他唯有怀抱着他的名字,才能从中汲取星星点点的力量。


以求活着,再见到那个人。



 

叶修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他终于明白那时候周泽楷放在他耳边的究竟是如何的东西,那并不是简单的红玛瑙珠子。


叶修曾和苏沐秋讨论过,当初周泽楷的血溅在山海卷之上,大概也如同在崖底用鲜血将山海卷浸透的叶修一样,他们都与山海卷之间存在了某种联系。


于是和叶修一样,周泽楷也获得了将情绪具象化的能力,只不过那时候的他并未知晓,所以也不过是在无意识间才会启用这样的能力。


周泽楷只用过一次,将那些深埋于自己心中的感情一点点凝结出来,那是周泽楷的心头血,一滴一滴都是对叶修的炽热感情。


叶修认命般地抱紧怀里的人,能言善辩如他此时也无法再说些漂亮话,那些他之前一直刻意回避的东西终于浮出水面。


“小周啊……”


悠长的叹息,不知是怜悯,还是欢喜。


 





TBC。

————————————————————————

差点忘了,朱蛾从石碑出来那个设定来自爱丽丝疯狂回归里东方风格那个关卡,超好玩的游戏,但剧情实在太阴暗了

评论(10)
热度(2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