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狐不归

【周叶/兴欣】山海绘卷(二十四)

※我流古代架空背景,感谢山海经等志怪古籍妖怪赞助【× 

※夫诸周X乘黄叶 

※我终于能贯彻我周叶党兴欣吹的本色 

※大量兴欣私货,大量写手自己私货,大量妖怪二设,瞎几把乱写瞎几把嗨

※禁止转载,转载拉黑





“藐姑射之山,有神人居焉,肌肤若冰雪,淖约若处子。不食五谷,吸风饮露。乘云气,御六龙,而游乎四海之外。其神凝,是物不疵疠而年谷熟。”


世人于神明多有遐想,似真似幻,难辨真假。


而对于山海界来说,神只有一个。


每年的朝圣会对各大家族来说算得上件大事,朝圣会大多定在深冬,于是当山海界的第一场雪落下时,不少家主就开始焦急地等待来自九重天的鸾鸟。


然而九重天却不是山海界中的某一处,拥有青色纤长尾羽的鸾鸟带来的,正是九重天的所在,而每一年,几乎都不一样。


九重天并不是某处,而是神所在之处,即是九重天。


那人高高在上,行踪不定,说得好听点是神秘莫测,要说得难听点,就像魏琛所说那样:“跟个夹尾巴的狗一样。”


魏琛说话向来不顾忌许多,但其他人却未必能如此,“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


而这一次,鸾鸟带来的消息,却如同宣战。


今年的九重天,在即翼山。



 

“这是啥?”魏琛瞪着手里的东西,那是一个偌大的鱼头,魏琛甚至能从它拳头大的眼睛里看到自己的胡渣。


“鱼头啊。”楚云秀漫不经心地回答。


这个回答乍听上去非常像敷衍,但叶修将自己手里那个翻来覆去打量之后,不得不承认,确实是鱼头,字面意义。


苏沐秋已经将鱼头套在自己头上,一戴上这东西立刻就严丝合缝地贴紧人的脖子,苏沐秋张了张嘴,吐出一个泡泡。


叶修和魏琛都被这个泡泡震慑到,伸直手臂将鱼头拿远。


“有什么感觉?”苏沐橙饶有兴致地问自家哥哥,她手里也拿着个鱼头,还是漂亮的红色。


“感觉视野变得开阔了。”苏沐秋拍拍鱼脸,如此肯定道。


“将就点,你们来得这么急,我手里只能找得到这个。”楚云秀惬意地倚在马车角落的软枕上,“总不能让你们以真面目上九重天吧,只怕到时候在山脚你们就得被人逮起来。”


理是这个理,何况就苏沐秋看来,一戴上鱼头,不光是面目,就连全身的妖气都被浓重的海腥味覆盖,就遮掩身份来说,再好不过。


烟雨一年到头走西闯东,这样的珍奇玩意委实是不少,若不是为了朝圣会,楚云秀哪里肯放下自己手里的生意千里迢迢来即翼山。


平时怎么利落怎么穿的姑娘此时也不得不换上代表烟雨家主的庄重长裙,许是这个缘故,今天楚云秀的心情看上去可不怎么样,不一会她就将三个人踹出马车,独留下苏沐橙在马车里和她说话。


三人也只能安慰自己姑娘家说话,自己大老爷们在旁边听着不太好,魏琛最为鸡贼,一窜出来就占据了马车顶部,楚云秀的马车用的是最上等的红珊瑚,请的是最好的横公鱼匠人打造,马车的四角悬挂着亮晃晃的蚌珠,随着马车的行进一摇一摆。


魏琛满足地在车顶摊平,叶修和苏沐秋只好坐在马车前方,拉车的旄马自个儿认得路,倒是完全不需要两人驱使。


“你是什么打算?”苏沐秋发问,“在这关头去朝圣会,几乎就等于把自己送进虎口,总不能只是为了救周泽楷吧。”


周泽楷的事情苏沐秋自然是知道的,但他很清醒,他也知道叶修很清醒,若只是为了救周泽楷就让叶修领着他们一起走这么一趟,他觉得说不过去。


毕竟无论怎么说,周泽楷在苏沐秋心里的印象还是那个被派来追杀叶修的轮回家主,他们之后关系缓和这件事苏沐秋能猜到,这次周泽楷因为追杀不力而被问责,叶修提出要去救他苏沐秋也没有多意外。


他认识叶修这么多年,早就对这个人多管闲事成性的脾气无可奈何。


叶修低声笑起来,有些事你能瞒过其他人,甚至能瞒过自己,但一定瞒不过相处多年了解你的朋友:“你总不会觉得我决定要去推翻那个人,要一个人去吧?”


苏沐秋愣了下,这才发现自己的潜意识里确实是认为叶修要一个人去的。


叶修在做某些事,尤其是重要的事情是总是有些独,独来独往,往往有时候他带着一身伤回来,苏沐秋和苏沐橙才知道是怎么回事。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他已经在山海界扎根成树,我这一次来是想试探下那些家主的态度。”


“试探态度?”


“像王杰希和喻文州我敢肯定他们已经知道我要做什么,有些事情也许并不是一时间能达到的,但起码现在,就该种下种子。”


当根部的巨石分崩离析,那棵大树自然也不能独善其身。


一时谁也没有说话,直到旄马猛地停住脚步,他们才发现,目的地已经到了。


白玉的石阶从即翼山山脚一路延伸至云端,所有的家族到这里都需要离开车马,一步步走上去。


登天道,登上九重天。



 

楚云秀自马车上跳下来,摇曳的裙摆让她的行动不如平时干练,她颇有些嫌弃地裙摆的一角从马车上扯下来。


此时的四人已经戴上鱼头,乖乖地跟在楚云秀身后,看上去极像侍从。


已经有不少早到的家主已经开始攀登登天道,楚云秀左顾右盼一番,笑着同身后的人说:“咱们等等,这么长的路,没点乐子可没意思。”


九千九百九十九阶登天道,走上去也得颇费些时间,这事叶修和魏琛都清楚。


他们没等太长时间,不过一炷香的功夫,乐子们就来了。


微草的人足踏鸿羽翩然而至,领头的自然是王杰希,他身后跟着看起来身量尚小的高英杰,几乎山海界人人皆知这是微草培养的下一代家主,有人冷眼旁观,也有人虎视眈眈。


每个家族带上九重天的人数有限,微草显然来多了,王杰希正嘱咐他们按照之前自己给他们的主意在四周历练,九重天所在的地方灵气自然也要浓郁些,魏琛小声嘀咕:“王杰希这人也忒省了吧,这点都要贪。”


这人浑然不觉自己以前身为蓝雨家主的时候做的有过之无不及,其他几人连和他拌嘴都懒得。


安排好了后辈,王杰希正挥手准备领着其他人踏上登天道,出乎所有人意料,一把泛着寒光的长剑冲天而降,擦着王杰希的发丝轰然坠下,扎入地面半尺余。


跟在王杰希身后的高英杰反应最快,他上前一步,抬手结出法印挡在王杰希面前,而随之从天而降的那个人却掀起风暴,激荡的妖力让高英杰惨白着脸退后两步,法印被破,他却未受到太多反噬,看来那个人是留手了的。


“哟,这不是王杰希王家主么?好久不见啊。”黄少天蹲在剑柄之上,笑得一脸痞气,看上去完全不像是蓝雨的长老,倒像是哪来的小混混。


飞廉,致风气者,身似鹿,头如雀,有角而蛇尾,文如豹。


疾风亲昵地在黄少天身边打着转,王杰希蹙眉,他实在是不想在这个时候和黄少天起冲突,但这人找茬的架势实在是太明显。


蓝雨的人此时才姗姗来迟,喻文州远远朝着微草一拱手:“王家主,别来无恙。”


他丝毫没有呵斥黄少天的意思,大约也是个袖手看乐子的意思,微草和蓝雨素来积怨已久,黄少天又是个不依不挠的性子,每次朝圣会总得给王杰希找点不痛快。


王杰希又岂是好惹的性子,他冷着脸后退一步,从袖中抛出自己的星盘,镶嵌于陨石星盘之上的黑曜石一跃而出,在半空之中凝聚成二十八星宿的模样。


黄少天也来了兴致,他跳下来,单手将长剑冰雨拔出,横在身前。


“去。”王杰希一弹指,位于东方位的四颗黑曜石直指黄少天面门而去,黑曜石的速度极快,细小的闪电绕于其上,那是独属于星辰的力量。


传言微草家主王杰希已勘破天道,伸手可摘星辰,传言自然过于夸张,但王杰希确实已能借助星辰之力。


就在黄少天举剑应敌的瞬间,位于北方位是四颗黑曜石悄无声息又迅疾如风地往着喻文州的方向而去,黄少天察觉到的时候已经慢了一步。


“不要总是搞突然袭击啊。”郑轩懒洋洋地抬手,稍长的衣袖一挥,将黑曜石的力道卸去。


“奶奶个熊,王杰希你不要脸,居然袭击我们家主,看起来浓眉大眼的没想到居然也是这么鸡贼的家伙,你家后辈就在你身后呢你能不能要点脸啊,能不能给他们塑造个正面点的形象啊?”黄少天嘴里念叨着,几个起落回到喻文州身前。


面对黄少天的指责,王杰希脸色未变,他将星盘一收,颔首道:“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不顾黄少天气恼的声音,王杰希领着自己的人率先登上登天道,喻文州轻咳两声,也带着蓝雨众人上前。


而一旁的楚云秀此时才满意地抬腿,跟着他们前进。


九千九百九十九阶登天道,她可看的乐子还多着呢。






TBC。

————————————————————————

卡朝圣会卡得有点久,一直没找到感觉_(:з」∠)_,关于鱼头套请配图食用



评论(10)
热度(2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