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狐不归

【轰出】Good night,hero

※小英雄原著背景,时间点在林间合宿第一天晚上

※轰出only,请不要提及其他cp相关

※我只是摸个鱼!看小英雄的gn请不要点关注!因为这个号本质仍然是全职周叶相关!

※禁止转载,转载拉黑

※小英雄真的很好看!吃我安利!





从短暂的睡眠中醒来后,绿谷出久就再无睡意。


现在是林间合宿的第一天,对于自己经历了鸡飞狗跳的第一天后居然还能半夜醒来,绿谷自己也觉得惊讶。


墙上的时钟已经指向一点,绿谷眨眨眼睛,决定比起躺在床上徒劳地培养睡意,不如出门走走,白天他都没来得及好好看看这个地方,趁现在多收集些情报也不是坏事。


绿谷掀开被子站起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身边的被褥也是空的,枕头上残留着人睡过的痕迹,但很明显现在它的主人不在此处。


睡在他旁边的,好像是轰同学?


找到轰焦冻并不是什么难事,绿谷走过去的时候,轰焦冻正坐在视野最开阔的大石头上,夜间的山谷正起风,轰焦冻仍穿着单薄的睡衣,显得少年的身形更加挺拔。


绿谷走到离轰焦冻还有几米距离的时候,坐着的人就警觉地转过身。


该说不愧是轰同学么,绿谷在心里小小地赞叹了一下轰焦冻的反应,向着看清是谁后放松下来的少年挥手。


“怎么不睡?”轰焦冻主动向旁边挪了些距离,伸手将绿谷拉上来,两人并肩坐着。


“突然就醒了,可能是白天太激动。”夏夜的风不算太凉,携裹着森林独有的气息,让绿谷不由得放松下来,“你呢?”


轰焦冻迟疑了一下,还是如实回答:“做梦醒了,睡不着就出来坐会儿。”


“噩梦?”


轰焦冻摇头,他转过头看着山谷,低声回答:“我梦到了小时候。”



 

“她这么说着,然后将开水从我头上倒下去。”


固执残留在少年右眼的猩红疤痕就是在那个时候留下,尽管绿谷仅仅只是通过轰焦冻三言两语的讲述得知他的过往,却也足够让他惊心动魄。


绿谷仍然记得在体育祭时来找他的安德瓦,他无法对父子之间评价什么,但他能感受到,安德瓦的期待所带给轰焦冻的,是巨大到几乎要压垮他的阴影。


轰焦冻是如此拼命想要挣开安德瓦给予他的枷锁,他甚至试图通过不使用父亲的力量来否定他,那样的少年是如此的执拗,也如此悲伤。


“对不起,我……”绿谷下意识道歉,他想轰焦冻小时候的梦一定不是什么美好的回忆,他不该提起来让他伤心。


聪明如轰焦冻立刻就明白绿谷在想什么,少年的表情很平静,甚至带着一丝怀念:“我梦到小时候被母亲抱着看电视,看关于欧尔麦特的节目。”


那时候他还很小,可以整个人都窝在母亲的怀里,而电视里带着微笑的英雄,说出来的每一句话至今仍然记忆犹新。


“轰同学也喜欢欧尔麦特么?”绿谷有些惊讶,他还以为按照当时轰焦冻给他放狠话的架势,他会很讨厌欧尔麦特。


轰焦冻稍微想了下他这个“也”的意思,点头肯定:“我们这个年纪的孩子应该都喜欢他吧,毕竟是no.1的英雄。”


正义的象征,最强的英雄,那时候的欧尔麦特被冠以许许多多的头衔,他在人们心中是不败的神话,那时候一打开电视全都是关于他的访谈和节目,要认真算起来,他们会成为英雄一定都多多少少受到了欧尔麦特的影响。


绿谷摸摸鼻子,没想到轰焦冻也会喜欢欧尔麦特,他顿时感觉两个人的关系都被拉近了,毕竟在绿谷的逻辑里,喜欢欧尔麦特的都是好人。


“我小时候就经常让我妈妈给我看关于欧尔麦特的那段录像,就是他救了上千个人出来那时候,虽然那时候还小,但还是会觉得,这样能笑着去拯救别人的英雄真的很厉害。”


“他很强,”轰焦冻想起曾经电视里那个男人,“而且他似乎有种特殊的力量,能让人们都去相信他说的话。”


不受任何约束,去成为自己想要成为的人,这样的道理明明他在小时候就听过,却直到现在,轰焦冻才真正决定放下。


“是啊,就算再不可思议的事情,只要他说,我都会信。”


傍晚总是太过温柔的时候,而在那个傍晚,欧尔麦特说出的那句“你一定会成为英雄”,终于将绿谷从这么多年的绝望中救了出来。


“我小时候谁都觉得我不会成为英雄,我妈妈也只会给我说对不起,那时候真是糟透了——”


“怎么会?”轰焦冻打断了绿谷的话,他看向身边人的眼神里有真诚的疑惑。


绿谷猛然想起轰焦冻并不知道自己曾经是无个性的,涉及到one for all的秘密,绿谷顿时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比较好:“哈哈哈那个你知道我长得比较弱,个性控制不太好,还有,还有……”


“这些并不是成为英雄的决定性原因,这个世界很多人都有个性,但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成为英雄。”


力量如同刀剑,它的正义与邪恶只取决于握着它的人怎么去用,而非是否拥有它。


轰焦冻看着自己的双手,他拥有着来自于优秀的父母的力量,不管是出于父亲的期待还是旁人的观点,他成为英雄似乎都是理所应当的事。


但有时候轰焦冻也会想,如果那个时候没有绿谷,他在之后的人生中真的会接受这份力量么?


好在他遇到了。


“我之前觉得欧尔麦特特别关注你很奇怪,我想不通为什么,但后来我知道了。”轰焦冻的神色温柔下来,月光下,绿谷却只能看见少年异色的双瞳,“你们很像,不光是个性,还有本质。”


“所以你一定会成为英雄。”


这是绿谷第二次听到这句话,却是从他认为超强的轰焦冻那里,不是敷衍,也不是出于同情的鼓励,少年无比认真的神情告诉绿谷,他是由衷地如此认为的。


真是糟糕,绿谷赶紧掩饰般地揉揉发酸的眼睛,要是这个时候哭出来就太丢人了,或许欧尔麦特说得对,爱哭的习惯他真是该改改。


轰焦冻体贴地转过头,留出时间让绿谷平静,月光下的森林显得尤为静谧,但他却有些走神地想,绿谷真是矛盾的存在。


看起来那么弱,那么不起眼,还有些爱哭,但在很多事情上,这个人比他见过的许多人都要坚强和通透。


如同英雄一般,将他拯救。


轰焦冻提及往事时的神情已经没有了当初的偏执,于是绿谷试探着问:“轰同学的母亲是怎么样的人?”


会将开水倒在他头上,又会温柔地抱着他看电视,绿谷总觉得这之间的反差太大。


“她是很温柔的人,有时候脾气就是太好了,父亲有时候训练我太过,她也只会抱着我哭。”这还是轰焦冻第一次和旁人如此谈起自己的母亲,“我曾经以为我会给她带去痛苦,所以很多年我都没再见过她。”


“可那是你的母亲啊。”绿谷忍不住小声地插嘴。


“所以体育祭之后我去看她了,将这一切都告诉她,她向我道歉,并原谅了我。”


真正见面的时候轰焦冻才发现,母亲已经不再是他记忆中的样子,她苍老了很多,却仍然如同曾经那般温柔。


他仍然是她的孩子。


“因为是母亲啊。”绿谷想起自己的妈妈,“我妈妈有时候也很担心我,但我考上雄英的时候,她说对不起,然后告诉我,想成为英雄就去吧。”


“我们都有一个好妈妈啊。”


也许经历并不相同,也许那些让他们无数次哭泣的苦难也并不是一样的,但他们都曾坐在母亲温暖的怀中,看着电视里笑着的男人,第一次萌生出成为英雄的梦想。



 

考虑到第二天的训练,两人并没有聊太久,便回到了宿舍。


同屋的男生仍然睡得乱七八糟,甚至有此起彼伏的鼾声,白天辛苦的训练让大家都睡得很熟,完全没有人察觉到两人的归来。


绿谷将自己好好地塞进被窝里,若是告诉曾经初中的他自己会有一天参加雄英英雄科的合宿,他大概会觉得在开玩笑。


这么久以来,大家都改变了许多。


轰焦冻也好好地躺了下来,他睡姿比屋里其他人都规矩多了,绿谷侧过头,蓦地就笑开:“晚安了,轰同学。”


轰焦冻点点头,说:“晚安。”


绿谷闭眼太快,于是也就没看到,那个人最后光是张嘴而没有发出声的那句话。


Good night,hero。






end。

————————————————————————

暗戳戳摸鱼,补完番又陷入赶稿地狱

评论(13)
热度(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