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狐不归

【周叶/兴欣】山海绘卷(二十一)

※我流古代架空背景,感谢山海经等志怪古籍妖怪赞助【× 

※夫诸周X乘黄叶 

※我终于能贯彻我周叶党兴欣吹的本色 

※大量兴欣私货,大量写手自己私货,大量妖怪二设,瞎几把乱写瞎几把嗨

※禁止转载,转载拉黑







在山海界中,鲛人的捕杀贩卖由来已久,甚至于整个过程就像是一块上好肥美的鱼肉,无数的虫子靠着寄生于上而活下去。


而莫凡在之中,算不了什么入得眼的货物。


鲛人之中,首以女性鲛人最为珍贵,女性鲛人容貌姣好,身姿曼妙,即使是在任何一个市场,都是让人抢破头的存在。


然后可惜的是鲛人大多长着一口獠牙,且性情刚烈,每年山海界捕捞的女性鲛人中,最终能顺利调教成为商品的十之不过一二,大部分女性鲛人只要抓住机会,几乎都会立刻结束自己的性命,以血染红束缚她们的锁链。


相比起来男性鲛人就没有那么受欢迎,大部分退而求其次购买男性鲛人的都是商人,他们看上的都是鲛珠,鲛肉和鲛绡,换而言之,在他们眼里男性鲛人已经不是妖类,只是案板上待宰的鱼肉。


莫凡的情况在里面算是比较特殊的,本来按照规矩,他甚至都不需要锯断獠牙就该被贩卖,但卖主看着莫凡还未张开的少年身躯,决定送他去卖场,看看有没有口味特殊的大人物愿意买下他,毕竟作为鲛人卖出去可比卖给那些鬣狗般的商人值钱得多。


那一晚莫凡刚被锯断牙齿,给他锯牙的人在之前被他狠狠咬了一口,于是之后便报复性地下重手,一切结束后莫凡满嘴都是血,趴在笼底一动不动。


看守皱着眉头,有些不满地责备锯牙的人:“你下手怎么这么重,回头弄死了老板还不知道怎么削我。”


锯牙的人满不在乎地挥挥手:“鲛人生命力强着呢,就算打断骨头第二天都能给你活蹦乱跳,比狗还好养。”


“真的假的?”看守半信半疑地看了莫凡一眼。


“你第一次被调到鲛人这来吧?”锯牙的人本要离开,这下反而起了兴趣。


“对啊,以前这是我一个舅爷的位置,最近他回家族那边,我就顶上来了。”


“这可是个好位置啊。”锯牙的人拍拍看守的肩膀,“这鲛人全身都是宝,眼泪可以变成鲛珠,鱼尾上的皮剥下来可以制成鲛绡,再退一步就算你剜块肉出去都能卖不少钱。”


“可是要是之后老板验货发现……”


“你是不是傻,就说这鲛人自己撞的,反正只要他没死,老板最多训你两句看守不力,你可是真金白银地拿到手啦。”


看守被说得有些心动,锯牙的人心领神会地提出告辞:“我就先回去了,以后有好处别忘了兄弟啊。”


仓库的门合上,发出沉闷的声响,看守打开门锁的时候手指还有些颤抖,他手里拿着一把雪亮的匕首,轻手轻脚地走到莫凡身边蹲下。


前几天闹得不可开交的鲛人现在如同死去一般瘫在地上,只有脊背微弱的起伏才宣告着他仅剩的生机。


鲛珠的话之后等他醒来也可以收集,鱼尾还是别动了,看守心知肚明莫凡最后会被卖往何处,鱼尾的卖相可直接关系到他的价格。


所以……


匕首逼近莫凡的肩膀,就在冰冷的刀锋就要触及肌肤的前一刻,本来躺在地上的莫凡突然暴起,银灰的鱼尾结结实实打在看守的头侧,同时他抓住匕首的刀柄,借着冲劲将武器夺过来。


看守被重重打在铁笼的栏杆上,撞得整个笼子发出不祥的轰鸣,还未等他反应过来,莫凡扑过来,将匕首送进他的心脏。


鲜血温热了莫凡的指尖,看守在剧痛中甚至无法出声,就失去了最后的生机。


莫凡长久地握着匕首,死死地抵着看守的胸膛,直到手中的鲜血都开始渐渐凝固,他才如同溺水的人浮出水面一样,大口大口地呼吸起来。


他不知道离自己被抓已经过去多久了,他的鳞片因为长久地离开海洋而变得干涸,时间在未曾停止过的折磨中变得漫长,而他终于抓住这个机会,现在牢笼的门敞开,看守已经死去,莫凡清楚地知道如果自己错过这个时机,就再也走不了了。


可是他这样又能去往哪呢?


凭借着鲛人对水天生的亲近,莫凡能感觉到这方圆百里都没有像样的湖泊或者长河,只有连绵不绝的山脉,阻隔在他与海之间。


但现在不是犹豫的时候,几天的观察下来莫凡已经知道,再过半个时辰就会有巡视的人前来,到时候看守死去的事情肯定会暴露,他必须在这段时间里跑得足够远。


在海中摇曳的鱼尾在陆上不过是沉重的累赘,莫凡知道自己想要回到海里需要很长很长一段路,他身无分文,还需要时刻提防自己暴露身份。


该怎么办?


莫凡的视线逐渐移向手中染血的匕首。



 

刀刃摩擦在骨骼的声音让莫凡整个人都在战栗,然而那并不是最难忍的。


耳鳍被莫凡亲手割下来,血肉被冰冷的金属生生撕裂,骨刺之间连着薄膜的漂亮耳鳍落在地上沾着灰尘,萎缩成无精打采的一团,看上去像是某种让人厌恶的垃圾,全然没有了曾经的美丽模样。


而这些对莫凡来说,还不算是重头戏。


想要从这里混出去,单单失去一对耳鳍可不够,莫凡草草用妖力止了血,将匕首对准自己的鱼尾。


他要将鱼尾从中间劈开,成为一双腿。


他不可能匍匐着,像个无能的蛆虫一样爬回海边,他要伪装成一个人,那就首先需要一双腿。


莫凡的手有些抖,他深深吸一口气,让手镇定下来。


他倒是想要闭上眼睛,但现实并容不得他软弱,莫凡将刀尖对准位置,然后狠狠刺下。


鲜血来得比痛觉更早,而莫凡甚至没有犹豫的时间,他顺着鱼尾的中部,向着末端咬牙切齿地推动匕首。


血肉与鳞片被割裂的剧烈疼痛后知后觉席卷而来,那时候莫凡觉得自己被分裂为两个人,汗珠顺着他的眼角滑落,而他却只咬着牙,稳住自己的手,坚持从中硬生生将鱼尾劈开。


另一只手随之覆上伤口,莫凡几乎倾尽自己所有的妖力,将伤口愈合成丑陋的疤痕,然后他抓着栏杆,试着站起来。


每一步都如同行走于刀尖,他走过去将看守的衣服扒下来,裹在自己身上,深黑的粗糙布料浸透了血液、烟草以及酒类的发酵味道,实在是让人难以喜欢起来。


莫凡伸手将过长的头发拨弄下来,将耳鳍处的伤口严严实实地遮住。


他像是蹒跚学步的婴儿,跌跌撞撞地走向门外,无月的黑夜为他提供了最好的遮掩,其他看守只当他是喝醉的同伴,毕竟在这个地方,作为商品的鲛人可不会站起来。


终于在身后的喧嚣响起来之前,莫凡走出了黑铁的囚笼,他推开铁门,走入危险莫测的树林,却不曾退缩。


他要回去。


他只有这一个愿望。



 

这不是一个让人笑得出来的故事。


无论是魏琛苏沐秋还是唐柔苏沐橙,在这一刻都陷入了沉默,之后的事情无需莫凡多言,他们也能猜到。


为了活下去,为了回到故乡,莫凡成为了见不得光的杀手。


“那你为什么现在还不回去?”叶修问出了他的疑惑。


若说现在的莫凡,要回到海边应该说不是很难,但莫凡仍然徘徊在内陆,这实在是怎么都说不通的事情。


莫凡用力地攥紧了手里的袖口,叶修的话像一把刀,将他所有的自我欺骗和自我逃避搅得粉碎,那些莫凡一直刻意回避的事在这一刻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摆在他面前。


“我……要怎么回去?”


那语气里是真真切切的困惑与痛苦,莫凡整个人都在发抖,似乎下一刻就会倒下去。


他割去了耳鳍,锯断了牙齿,劈开了鱼尾,为了从那个肮脏的地方爬出来,他几乎付出了生命以外的一切。


可是他怎么敢回去啊?


他没有了鲛人能在海中遨游的所有,他是一个丑陋的怪物,无论是对于鲛人,还是普通的妖类。


那双直立行走的腿不过是残缺的鱼尾,他只剩下一副嗓子,还是鲛人的模样。


可是现在的他又能去唱什么呢?


他杀过人,手上染过血,他就像当初落在地上的耳鳍一样令人恶心,莫凡不知道这样的自己怎么还能回到海里。


他怎么还能回到那片他魂牵梦绕的故乡。


莫凡活动的地方一直离海边不远,却永远不再踏出一步,他刻意遗忘了这个事实,只告诉自己去赚钱,去等待,总有一天能回到故乡。


他说着只有自己相信的谎言,无比懦弱和愚蠢。


莫凡一直以为,他大概就会这样一直活下去,死亡来得不会太晚,大概某次失败的刺杀之后,他就会抱着他愚蠢的谎言,带着遗憾和解脱,闭上眼睛,将褪去一切的灵魂送回故乡。


他付出了一切,却仍然不得归家。


叶修一把抓住莫凡的手腕,因为没能控制力度,疼痛让莫凡回过神。


“走。”


“去哪?”莫凡从未见过叶修这样子,即使是他差一点杀死叶修的时候,也未曾见过这个男人如此。


“去海边,去你的故乡,去你想去的那个地方。”


 





TBC。

————————————————————

偶尔和小伙伴说山海,觉得有些东西需要说一下

大家其实不必如此为他们感到难过,因为我写这些故事的本意,不是想让人流泪,而是想让他们成长

就像小乔,如果没有这场冲突,也许小乔就这么留下来,靠着点滴温情苟活,最后爷爷百年后,留他一个人继续遭受这样的生活,也许并不比文中的发展好多少

命运给予的未来未必是最好的未来,却一定不会是最糟糕的未来

这是他们必须去经历的一个过程,也许确实很痛,确实难以接受,但就像蝴蝶需要挣扎才能破蛹,他们总是要做出自己的选择才能走向自己的未来

因为我所理解所喜欢的兴欣,是不苟活于孱弱的现状,也不畏惧为改变付出的代价

他们会变成更好的孩子,就像第十赛季杀得所有人措手不及的那支兴欣战队

给予他们祝福,赞叹他们的勇气,以及相信他们的未来吧

评论(15)
热度(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