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狐不归

【周叶/兴欣】山海绘卷(二十)

※我流古代架空背景,感谢山海经等志怪古籍妖怪赞助【× 

※夫诸周X乘黄叶 

※我终于能贯彻我周叶党兴欣吹的本色 

※大量兴欣私货,大量写手自己私货,大量妖怪二设,瞎几把乱写瞎几把嗨

※禁止转载,转载拉黑







罗辑揉揉眼睛,沾在指尖的碳粉不小心在脸颊划上一道痕迹他也不知道。


不知何时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屋里的灯已经被人点亮,罗辑放下笔,桌上的稿纸已经被写得满满当当,然而这些离罗辑想要的结果还十分遥远。


他正盯着算式发呆,窗户突然被敲响。


罗辑打开窗户,外面什么都没有,正疑惑着,有人弹了一下他的头顶,罗辑吓得一缩脖子,抬头就看到罪魁祸首正冲着他笑。


“上来喝一杯?”叶修扔给罗辑一个杯子。


罗辑刚在屋顶坐定,叶修就提着酒壶给他斟满,酒的芳香混合着特有的辛辣,罗辑觉得自己还没喝就被熏得有些晕乎乎的。


“会喝么?”


罗辑点点头,以前和自家师父倒是喝过几次,但无论多少次他都无法喜欢上酒的味道。


叶修仰头喝尽自己那杯,罗辑不愿扫他的兴,壮士断腕般也一口干了,入口却不是想象中的辛辣,清香一瞬间盈满口腔,罗辑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这是茶?


叶修低着头闷笑,撤了那点恶作剧的障眼法,罗辑终于看清杯中琥珀色的茶水。


“你不是还要推算星辰么?就陪我这个老人家喝点茶吧。”他抬手从小炉上将温热的茶壶取下来,这一次罗辑终于闻到了茶的香气,素而苦涩。


“谢谢前辈。”罗辑好脾气地挠挠头,入秋之后天气逐渐转凉,一杯热茶让他从内到外都热乎起来。


“怎么想着要去学推算星辰的?”叶修问。


即使是微草内部,也不见得人人都会选择去和王杰希学推算星辰,星海浩瀚,想以一己之力窥算天机本就是异想天开的事情,何况推算需要繁复而深奥的算式,全程都需要推演者一心一意,稍有恍惚就可能功亏一篑,因此越来越难以有人愿意沉下心来研究。


“我学这个之前我师父和我说,天命不可窥视,推算星辰的人都是在用自己的气运去搏,大多最后都不得好死。”


罗辑想起自家师父说这句话时的神色,那时看来不懂,现在想来大概是一种认命的苦涩吧。


“但我不信,我和他说,为什么我们一定要按照他们定好的未来走下去,低着头弯着腰,连抬头看天都是奢侈,我觉得这样的道理根本讲不通,所以那时候和他学这个,其实大多只是和他赌气而已。”


“那后来呢?就这么稀里糊涂地算了这么多年?”叶修接过话头,却不曾想罗辑摇摇头:“一开始确实只是不服气,但后来越是推算,就越是觉得星海茫茫,那些无数的星星之间并不仅仅只是按照自己的轨迹无知无觉地行走,他们互相之间都在影响彼此,而一点点改变都会引起巨大的偏移。”


“那时候我已经和我师父想的不一样了,他认为我们的命运只是神明摆下的棋子,从一开始就确定不可更改,但我想这明明是星辰之间的以星轨编织的铺天盖地的幕网,不该是什么人手里的玩物。”


“我就想找那么一个人的命星给他看,看看他嘴里不得好死的未来,他所谓的已经耗尽的气运,其实都不存在,他现在也总是说自己老了老了,一个人隐居在我们以前住下的山里,我想至少了解了这件事,能让他过得开心一些。”


罗辑觉得大概是手中的茶香太浓,或者又是今夜月光太好,他一时没刹住车,说的太多了些,他转头看叶修:“是不是听起来很幼稚?”


“彼此彼此。”叶修用手里的茶杯轻轻碰了一下罗辑的杯子,“这方面我确实没什么嘲笑你的立场,毕竟我想做的事大概比你更幼稚。”


“罗辑,你觉得神对山海界来说是压迫,还是约束?”


如此谈论神实在是大不敬,可惜的是罗辑也不是什么甘愿俯首的人,他仔细回想,得出答案:“大概是一种约束吧。”


叶修笑了,有些嘲讽,却不是针对罗辑:“以前我们也是这么想的。”


那一场大战之后,山海仍处于一团乱麻,杀戮和仇恨到处都是,这时候神来到他们面前,那时候的初代家主们想的都是,有了神,便有了约束。


事实也证明他们的想法是对的,至少在绝对压倒性的妖力面前,山海界终于重归安宁,蠢蠢欲动的妖类被镇压到黑暗之中,他们迎来了几百年的和平。


“以前?那现在不这么想了么?”


“任何东西都是有个度的,笼子能保你一时安宁,但如果越来越小,那就只能将你困死其中。”


“放弃思考一味相信神明或许能让人过得轻松和心安,但当有些东西已经变质的时候,还是抬头看看比较好。”


罗辑无法完全明白叶修所说,但叶修说起这些的时候眼里并没有戏谑和玩笑。


叶修突然抬手捂住眼睛,然后面对罗辑询问的眼神,他只是摆摆手:“没事。”


叶修放下手,眼前仍是晴朗的月色。


而刚才那一瞬间,他眼前却盈满了寒冷的雪色,一如多年前他在轮回所见的模样。



 

第二天兴欣迎来了一位独特的客人。


“这是包子,之前认识的,说好以后来店里帮忙。”陈果大力拍打着包子的肩膀,包子咧开嘴笑着,冲着其他人挥手。


包子身上的衣服虽说干净却补丁叠着补丁,很容易就让人猜想到这个人之前在做什么。


“衣服已经给你准备好了,包子跟着我去客房吧。”苏沐橙笑眯眯地将人带上楼,叶修半是玩笑半是调侃地说:“老板娘这捡人的习惯是什么时候养成的?”


“不是从把你捡回来的时候就有了么?”陈果好歹也是和叶修打了这么多年的嘴仗,倒不至于没有丝毫招架之力。


“那可不一样。”叶修煞有介事地说着,“你看我这么能干,还带回来小唐啊沐橙啊,多给老板娘长脸,就算是老魏,虽然长得磕惨点,好歹还是算半个劳动力吧。”


这下魏琛可不乐意了,一脚踢向叶修,不料叶修跟后脑勺长眼睛一样,一闪身就躲开了:“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什么叫长得磕惨,当年追老夫的姑娘能从蓝雨门口排到嘉世门口好么!”


这下连苏沐秋都听不下去了:“哎哟我去,我听到了啥?还蓝雨门口排到嘉世门口,就算人姑娘是躺着排队,那咱们都能门挨着门那才够得着。”


“苏沐秋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就不能照顾下咱们老魏的自尊心么?不就是当年没人追么,怎么能说出来。”


三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吵不可开交,唐柔练完枪还没来得及将兵器收回去,就光顾着靠在柜台边乐了,而转眼间,包子已经换好衣服咚咚咚跑下楼。


“让我看看。”陈果转着圈打量着包子,最后满意地点头,“沐沐的手艺果然不错。”


包子挠着头傻乐,他以前不过是流浪街头的小乞丐,如今的一切已经超越了他的想象。


莫凡正好端着菜路过,包子后退一步,莫凡本能地向旁边退开,没料到自己的裤脚正好被包子踩住,他退得太急,本就粗糙的布料刺啦一声撕裂开,露出莫凡一直严严实实包裹着的腿。


叶修坐的位置正好能一眼看到,他当时脸色一变,上前抓住慌乱遮住腿部的莫凡。


大堂里不少客人都因为这场骚乱向这边投来视线,叶修将人拉到后厨,刚还吵得不可开交的苏沐秋和魏琛对视一眼,忙跟了进去。


莫凡的整个脸都白了,他死死咬住自己的嘴,裤脚那块布料已经被完全撕裂下来,而从黑布之下露出来的肌肤却完全不同于任何一个人。


那上面覆满了鳞片,却因为离开水太久,鳞片已经变成干枯的模样,他们只能隐约透过鳞片仅剩下的点点银灰色想象到它们曾经的美丽。


而腿的内侧却是黑色的丑陋疤痕,看上去就像被人用刀一点点刮过一样。


饶是见多识广如叶修此时也皱起眉头,常年浴血于战场让他很容易猜到莫凡腿上的疤是怎么回事。


“我一直就奇怪你作为鲛人怎么能直立行走,原来如此。”苏沐秋上前一步,莫凡却警觉地后退,他只能停下脚步,“谁砍的?”


那样的伤口,只能是有人将莫凡的鱼尾从中劈断,才能变成现在的样子。


割下耳鳍,敲断牙齿,甚至劈裂鱼尾,苏沐秋实在是想不到莫凡小小年纪怎么会招致这样大的仇恨,这样简直要将他置于死地的仇恨。


莫凡咬牙不肯回答,魏琛身上的匪气顿时爆发,他如同拎着一只小猫一样拎着莫凡的脖子,平日里嬉皮笑脸的男人此时难得露出几分杀气:“少磨磨唧唧的,说,是哪个挨千刀的干的?”


苏沐橙和唐柔也跟了进来,一圈人围着莫凡,也不说话,沉默的空气却压得莫凡差点不能呼吸。


良久,他才用虚弱的声音回答:“是我……”


“你说啥?”魏琛几乎要怀疑自己的耳朵。


莫凡几下挣脱开魏琛的钳制,他再次开口时,却不似之前沙哑,那声音清亮通透,漂亮如同云端的飞鸟:“是我干的。”


 





TBC。

————————————————————————

_(:з」∠)_即将进入赶稿模式!以后开启隔日更模式,为了能顺利在十月完结!

包子的故事之后会单独成番外,正文实在塞不下了

评论(5)
热度(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