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狐不归

【周叶/兴欣】山海绘卷(十九)

※我流古代架空背景,感谢山海经等志怪古籍妖怪赞助【× 

※夫诸周X乘黄叶 

※我终于能贯彻我周叶党兴欣吹的本色 

※大量兴欣私货,大量写手自己私货,大量妖怪二设,瞎几把乱写瞎几把嗨

※禁止转载,转载拉黑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唐柔,长枪刺穿刺客的肩骨,将人死死钉在墙上。


剧烈的疼痛一瞬间席卷而来,刺客闷哼一声,手上染血的刀刃落在地上发出沉重响声。


血色侵染了刺客的眼睛,他想要挣脱唐柔,却在下一秒,另一把长枪擦着他的脸颊深深陷入墙里,纯黑的枪身唯有刀刃出还有一丝金色流光,这正是山海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却邪。


“别动。”苏沐橙眯着眼,没有多说什么,但浑身的杀气如同实质般,让刺客顿时老实下来。


“没事没事。”本该倒在地上命悬一线的人反而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叶修甩甩满手的鲜血,刀逼近他的时候留给他的反应时间已经不多了,所以情急之下叶修只能用手握住刀刃,避开要害。


“这真是要一击致命啊。”叶修捡起刺客的刀仔细端详,淬在刀刃的毒可是下了大功夫的,“还好我现在这样不怕毒。”


“不畏毒?”见人没事唐柔也松了口气,蜚确实能免疫大部分毒素,但从未听过乘黄也能如此。


“百毒不侵。”叶修笑眯眯地说,他走到刺客面前,鼻尖闻到一股熟悉的海腥味。


还是个老朋友啊。


“我虽然知道想要我命的不在少数,但像你这么执着的我还是第一个见,认识一下?”


叶修猛然扯下刺客严严实实护住头部的黑布,没想到露出的却是一副少年面孔。


大抵是因为痛感剧烈,少年的面色发白,却咬着牙不肯漏出一点声音。


“啊。”唐柔突然惊讶地叫了一声,叶修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掩盖在乱糟糟的长发下面,本该是耳朵的位置,少年却只有难看的手指长的疤痕,仿佛是有人将他的耳朵整个割下来。


叶修皱起眉,少年慌张地转过头去,冲着他们呲牙,然而他的牙齿似乎被不正常地切断过,歪歪扭扭。


“哪方的?”叶修直奔主题,少年看上去不像是大家族的人,那就只能是活在黑暗中的杀手。


活跃的暗杀组织叶修也知道不少,他倒要看看有胆子接下想要他命的是哪家。


但少年就跟个锯嘴葫芦一样,任凭苏沐橙的刀刃都逼上他的脖颈,也只是闭上眼睛,不肯多说一个字。


“杀了算了。”魏琛坐在桌旁看热闹不嫌事大,不过他的话确实有道理,毕竟让他们放虎归山那是不可能的,最保险的方法就只有一刀了断。


少年听到这句话又开始剧烈地挣扎起来,他挣扎的幅度太大,唐柔的刀刃再次没入一寸,鲜血顺着滚落。


“说了别动!”苏沐橙一脚狠狠踢在少年腹部,差点没踢得人直接厥过去。


魏琛不安地向后挪动两步,同苏沐秋说:“许久不见,令妹依然如此……让人刮目相看。”


苏沐秋顾左右而言他。


苏家兄妹两人,哥哥苏沐秋擅长于暗器和武器制作,反而是看起来美貌娇弱的妹妹苏沐橙于战斗一项上独具天赋,这一点上与兄妹熟识的人都了解,只有什么都不知道的外人才会真的当苏沐橙是需要呵护的花朵。


然而叶修举手制止了苏沐橙,他伸手将却邪移开,略蹲下一点身体,平视少年的眼睛:“我暂时不会杀你,但如果你想要活下去的话,沉默救不了你。”


半晌,少年终于张嘴,吐出的声音却嘶哑难听。


“莫凡。”


这两个字就像是揭开了某种封印,少年泄力靠在墙上,因为疼痛而手指不停抽搐。


“那是我的名字,我不属于哪一方,只有一个人。”



 

晨光中,兴欣茶馆又迎来了新的一天,曾经只有陈果和苏沐秋的茶馆如今人多得稍显拥挤起来。


乔一帆终于在早几天醒了过来,经过苏沐秋那个庸医的诊断,身体上暂无大碍。


庸医那个说法是叶修冠以苏沐秋的。


终究是懂事的孩子,虽然仍然没有走出爷爷去世的悲痛中,但还是积极地帮着茶馆做事,用他的话说,就是做点事转移下心情也好。


话都说到这个地步了,陈果也就不拦着他了。


唐柔则全权负责了厨房的部分,谁能想到提枪杀遍山海界的蜚反而在厨艺上是一把好手,一些来茶馆已经好多年的老客一见到唐柔就激动得眼泪汪汪,据说她不在的这几年他们就只能吃盐水花生,热菜看陈果心情才有。


苏沐橙和乔一帆就负责跑堂,苏沐秋这次就有了充足理由蹲在柜台后面,只负责结账的时候数数铜板就成。


魏琛才来没多久,就和爱在茶馆里玩骰子的几个小妖打成一片,木盅在他手里上下翻飞,直唬得那几个小妖一愣一愣的。


最开始陈果还担心苏沐橙和乔一帆跑堂会被欺负,毕竟一个容貌出众一个脾气温和,忧心忡忡的陈果还特意观察了一段时间,最后发现自己实在是杞人忧天了。


不知道是不是陈果和唐柔以前的暴力行径给人留下的印象过于深刻,苏沐橙美则美矣,倒真没哪个不长眼的敢动手动脚,连玩笑也点到为止。


“当然我觉得这也有可能是他们对致命的危险有本能直觉。”叶修对此如是说。


而乔一帆更是不需要担心,来茶馆的客人们大多都对这只年幼的鴸多加照顾,毕竟乔一帆脾气好好说话,要不是故意来找茬的,和他说起话来还是很舒服的。


再说了,能在兴欣里找到一个像乔一帆这样完全温和无公害的孩子,谁能说不喜欢。


罗辑沉迷推算星辰,叶修干脆将人丢到了楼上客房,布个结界就万事无忧,毕竟他现在烦恼的是另一个人。


莫凡被留在了兴欣,叶修没有杀他,也没有放走他,苏沐秋封了他的妖力,而他在用朱砂点在莫凡额头时,才皱眉问:“鲛人?”


被人一语说中真身,莫凡的脸色顿时变得无比难看,叶修这才明白他身上那股长久不散的海腥味是哪来的。


但细想之后叶修眉头皱得更紧,鲛人大多活在海里,关于他们的传说太多太多,鲛泪成珠,鲛肉长生不老,所以一直以来不断有人铤而走险去抓捕海中的鲛人来贩卖。


他想起莫凡耳朵那的疤痕,那里本该是鲛人的鱼鳍,看来是被人整个割下来,而牙齿显然是被硬生生打断。


他将莫凡留下来,一方面确实是不能放虎归山,另一方面,他又不想杀了他。


那时候莫凡恶狠狠地瞪着他,眼里却完全没有身为一个杀手该有的糟污。


叶修见过很多很多那样的杀手,他们几乎不见天日,越来越多地掠夺生命,让他们渐渐麻木,他们有些疯癫,有些缄默,却从未有什么人像莫凡一样,澄澈一如孩童。


叶修想他大概有什么很想去做的事情,所以他将莫凡留了下来,无事时也会将人踢去给唐柔打下手或者跑堂,一开始莫凡还有些笨拙,后来慢慢也找到了诀窍,只是不像乔一帆和苏沐橙,他将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也不和人交流,来去匆匆。


难得的空闲时间,莫凡坐在门槛上,叶修笑嘻嘻地翘着腿靠在一边,对比起忙了一早上的莫凡,确实让人生气。


但叶修却一点愧疚之心都没有,反而搭话:“莫凡啊,你做杀手赚得不少吧。”


莫凡实在是不想和这个人说话,干脆用汗巾擦着脸上的汗珠,装作没听到的样子。


叶修自顾自地往下说:“看你的样子也不像会拿着钱逛窑子和赌场的,那么你抱着这么多钱要去做什么呢?”


莫凡的手停下来,他望着前方,目光放得很空。


这一次他回答了。


“我想回家。”



 

莫凡永远都记得那一天,突如其来的渔网将他围住,偶尔他们也会误入渔夫的渔网,但那些脆弱的网用力就能挣脱开。


而这一次,他的手指和鱼尾被网线勒出血痕,却都没有办法逃脱。


幽暗的深海正在离他远去,莫凡被人粗鲁地拽上甲板,他用力地拍打鱼尾,差点没拉住网的水手没好气地狠狠一脚踢在他的脊背上:“老实点。”


“轻点,要是一会看着不活泛卖不出好价钱。”旁边稍年长的水手制止了他。


暴晒和作痛的脊背让莫凡没办法再挣扎,他看见甲板上还有许许多多和他一样被网住的鲛人,他们被胡乱堆在一个角落,如同被打捞起的鱼群。


这艘船是专门针对鲛人的捕捞船,可惜的是,当时的莫凡并不知道。


他只能眼睁睁地被载着离开那片海,离开他的故乡。


而一直到现在,他都再未见过水天相接的美丽景色。






TBC。

——————————————————————————

装作日更

评论(6)
热度(1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