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狐不归

【周叶/兴欣】山海绘卷(十八)

※我流古代架空背景,感谢山海经等志怪古籍妖怪赞助【× 

※夫诸周X乘黄叶 

※我终于能贯彻我周叶党兴欣吹的本色 

※大量兴欣私货,大量写手自己私货,大量妖怪二设,瞎几把乱写瞎几把嗨

※禁止转载,转载拉黑



叶修觉得这个世界有时候真是没什么道理可讲。

他和周泽楷,两人一马,晃晃悠悠走了快一月的旅途,如今乘着魏琛的船不过半日就抵达。

就像有人花了好长好长的时间把一堆乱七八糟的红线理清,绕成漂亮的线团,而让它恢复原状只需要一根手指轻轻一推,或者将它扔给一只猫咪。

叶修挠挠头发,将那些无用的思绪抛于脑后,因为透过愈加稀薄的云层,已经能看到兴欣的轮廓。

“总算是活着回来了。”叶修感叹,这一路看上去他似乎信步由缰,但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当初向陈果信誓旦旦地保证自己会活着回来那句话,藏着多少心虚。

“可算活着回到山海界了。”魏琛显然理解错了他的意思,他伸手拍拍船身,跃跃欲试地问,“有酒么?”

有酒万事无忧,这是魏琛以前一直挂在嘴边的口头禅,叶修面对多年未见却丝毫未变的老友不由得笑了:“管够。”

 

然而叶修和魏琛万万没想到,他们居然在兴欣门口被人拦下来了。

罗辑挡在他们面前,大概他没预料到跟在叶修身边的换了个人,尤其还换了个胡子拉碴凶神恶煞的魏琛,整个人吓得直缩脖子。

魏琛看着他这幅鹌鹑样可劲儿乐,故意粗声粗气地问:“小兄弟,想整啥啊?”

罗辑眨眨眼睛,尽量往叶修那边靠,说:“我思来想去还是觉得你的星轨不对。”

叶修想起上次在花灯会和罗辑的一面之缘,没想到这傻小子执迷至此,不过现在他更关注另一个问题:“你怎么知道我在哪?”

“算出来的啊。”罗辑回答得理所当然。

魏琛上下打量着罗辑,突然冒出一句:“这是只狪狪。”

又南三百里,曰泰山,其上多玉,其下多金。有兽焉,其状如豚而有珠,名曰狪狪,其鸣自詨。

即使是在妖魔横行的山海界,狪狪也算是鼎鼎大名的种族,尤其是他们天生自带的命珠,可是被不少贪婪的妖类觊觎。

而罗辑对此完全不关心,他关心的只有一件事:“我需要在你身边进行一次更精密的推算,如果可以的话你能给我你的一点毛发或者鲜血更好,滴在命珠上更有利于推算的进行。”

“滴在命珠上?”叶修挑眉,他记得不管是他还是王杰希,于星辰推算一事上大多都是借助纸笔和算筹,像王杰希这样道行深的有时候对简单的推算用心算就能解决。

而用命珠这种方式他实在是闻所未闻,何况狪狪的命珠只听说过能用来寻找宝藏,哪有拿来推算星辰的。

“哪有拿命珠算命的?”魏琛还以为罗辑是哪来的无知小妖,他对于推算星辰一事一直都觉得和算命没啥区别,“虽然我不懂这个,但好歹看过几次王大眼算命,哪有拿个球在那转的。”

得一黑黑一帮。

而一直表现得有些怯懦的罗辑此时反而挺直了脊梁,义正言辞地同魏琛说:“首先这是推算星辰,不要把它和大街上那些骗子混为一谈。”

“这山海之大,就算是展翅如鲲鹏也有不能到达的地方,星辰瞬移万变,推算之法自然种类繁多,怎么可以仅仅因为方法不同就说我不对。”

“即使自古以来也只有一种方法推算星辰,那从来如此,便对么?”

魏琛一愣,然后突然哈哈大笑,刚才还大声反驳他的罗辑劲儿又泄了下来:“有……有什么好笑的!”

“不错不错,老夫喜欢你这倔劲。”魏琛拍拍罗辑的肩膀,哥俩好地将人一把揽住,带头往兴欣那边走,“以后你就归我罩了,记得叫我魏老大啊。”

罗辑完全跟不上魏琛这脑回路,被人推着往前走,他回头看叶修,那人也只低着头笑。

 

苏沐秋仔仔细细地检查着叶修的眼睛,这时候他的瞳孔已经变成猛兽般的竖瞳,于是苏沐秋能很轻易地看到叶修眼睛深处的鸟儿。

“奇怪了,按理来说以你们两现在的距离你怎么都该看到周泽楷所看到的东西了,白头翁身上的妖力也没有被破坏的痕迹。”苏沐秋喃喃自语,显然已经陷入对自己的妖术失效的不解中,“到底怎么回事?”

兴欣仍是那个兴欣,四面八方来的妖类在大厅里推杯换盏,大声吆喝,热闹又喧嚣。

叶修魏琛携着罗辑回到兴欣茶馆,陈果当时一看到叶修,手上端着的花生米粗鲁地往人桌上一放,就冲过来大力地拍打叶修的肩膀:“你回来了啊!”

不远处已经迅速融入环境开始帮忙的苏沐橙只是捏着头发笑笑,柜台后的苏沐秋掀了掀眼皮,嘴里嘟哝着:“祸害遗千年。”

等他发现魏琛和叶修一起回来之后,嘴里嘟哝的内容又变成了:“这是要遗祸万年啊。”

亏得叶修和魏琛忙着安抚激动的老板娘,不然绝对要来联手怼他。

损归损,苏沐秋还是仔细地检查自己之前留在啊叶修身上的妖术,叶修看着他念叨个不停的模样,提出自己的猜测:“可能只是小周那边破坏了吧。”

这确实不算什么精妙深奥的妖术,对于恢复了妖力的周泽楷来说不过是举手之间就能破坏,苏沐秋却不赞同地摇摇头:“白头翁都是一双一对,如果周泽楷那边的被毁了,你眼里这只也不会留下。”

山禽原不解春愁,谁道东风雪满头。迟日满栏花欲睡,双双细语话未休。

“你说你整这么个幺蛾子干嘛呢?”叶修学着魏琛的口气损苏沐秋,“平时不见你诗兴大发。”

苏沐秋翻了个白眼,转头冲着苏沐橙那边就喊了起来:“那边的!说你呢!离我妹妹远点!”

被点名的小妖看看自己,又看看一臂开外的苏沐橙,苦着脸说:“苏哥,我离苏妹子远着呢,你要不要这么紧张啊?”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在想什么,我要把你们龌蹉的思想扼杀在摇篮里。”

陈果此时还问出自己一直想问的问题:“那周泽楷呢?”

“他回轮回去了,毕竟是家主。”叶修说得轻飘飘的,仿佛周泽楷不过是他们一位出远门的友人,刚相遇时你死我活的剑拨弩张再也不见。

陈果突然语塞,她觉得作为敌人的周泽楷离开似乎是件挺好的事情,但叶修的表情又让她有点捉摸不定,她只恼现在唐柔外出买东西去了,不然就能问问她。

她干脆转移话题,指着叶修耳上的流苏问:“当初叫你带的时候这么不情愿,现在可以取下来还我了。”

叶修闻言去摸,顺着柔顺的流苏正好摸到那颗红玛瑙般的珠子,冰凉的触感从指尖蔓延开来,唤起奇异的温热。

“嗯?”陈果冲着叶修招招手,示意他将流苏还回去。

“不嫌弃不嫌弃,就当我外出的工费了。”叶修嬉皮笑脸地说着,陈果也没真想要回来,毕竟那里面的两丝妖力不是作假,叶修留在身边也是个保障。

叶修伸手慢慢摩挲着珠子,它的沉默一如它的主人。

“还是戴着吧。”

 

深夜里,确认四周结界都加固完成后,叶修让罗辑拿出了命珠。

那是每一只狪狪从出生便抱于怀中的宝珠,与他们的命运息息相关,而在见到罗辑宝珠的那一刻,叶修总算是知道他于推算星辰上的天赋是从哪来的了。

为了最大程度避开耳目,他们没有点灯,左右这一屋子都是妖怪,没有谁说没点灯就伸手不见五指的。

罗辑的命珠足有中天皓月那般大小,在湛蓝的透明珠子里,叶修看到了星辰。

就像有人将这天幕都撕下来,小心翼翼又精细地做成了罗辑的命珠,那些星辰曲曲折折排列其中,罗辑双手捧着它,就像捧着整个星空。

“难怪啊。”魏琛感叹,这是从命里就带着的根,罗辑天生就是为了满天星辰而生。

“你的命星在这里。”罗辑指着其中一颗星星对叶修说,“而上次跟着你那个年轻人的在这里。”

两颗星星挨得很近,仿佛互相为另一道星轨的中心。

“那你说不对的地方是哪里?”

“就是这,你看——”

谁也没有注意,那个人深深融入黑暗之中,叶修本能地察觉到危险转过身时已经来不及了。

“叶修!”

那把淬着毒的长刀深深没入,血花飞溅。




TBC。

——————————————————————————

说更就更,困到昏迷

评论(11)
热度(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