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狐不归

【周叶/兴欣】山海绘卷(十七)

※我流古代架空背景,感谢山海经等志怪古籍妖怪赞助【×

※夫诸周X乘黄叶

※我终于能贯彻我周叶党兴欣吹的本色

※大量兴欣私货,大量写手自己私货,大量妖怪二设,瞎几把乱写瞎几把嗨

※禁止转载,转载拉黑





忘川落冥涧,生死隔两岸。


人间的话本里,命数尽头的阎罗殿上,功过善恶全数落于判官笔下,惊堂木重重拍下,众生再入轮回道。


但周泽楷所见的忘川,却只是一片荒芜。


曼珠沙华的繁盛掩盖了忘川两岸一无所有的事实,这里是灵魂的归属之地,无论人类妖类,而灵魂一旦步入此处,曾经属于世间的一切便留在世间。


无知无觉的灵魂仅剩下对生的本能追逐,于是周泽楷所看见的,便是他们向着忘川的彼岸踽踽而行,他们的衣角摇曳了花朵,趟过忘川,最后奋不顾身跃下轮回道。


话本中的嬉笑怒骂,哀号哭泣全都没有,属于死亡的,本该就是一片生命之初的宁静。


当叶修问及魏琛建造木屋和船只的木头哪儿来时,魏琛难得收了戏谑的模样,沉默片刻,指向忘川的河底。


周泽楷探头去望,忘川的水极清澈,所以他能看到河底无数的骸骨,人的,妖的,甚至于树木与草叶,都成为半陷于河沙中的存在。


木材浸透了忘川河水,周泽楷不需要接触都能感受到其间蕴含的独特力量。


“有了这个你应该能出去了吧。”叶修屈起手指敲击船体。


“光是我走怎么够?”


当年蓝雨一战,三十四名蓝雨精锐的灵魂被震得粉碎,魏琛来到忘川的时候就看到了当年并肩作战的兄弟们散落的灵魂碎片。


于是这近百年来,魏琛走遍了忘川,将灵魂碎片们搜集起来,以忘川之水温养,再以船将完整的灵魂送入轮回道。


“你们这是掐着时间来的吧,我前几天才送走最后一个兄弟。”魏琛说起往事却没有半分悲痛或愤怒,就像做了一件很平常的事情。


最后活着的那个人,合该看着所有其他人的背影,送他们走。


他拿出最后一坛自己酿的酒,也不拿杯子,只撕开封在坦口的红纸,仰首喝下一大口。


深红的酒液顺着他的下巴落在衣襟,魏琛也不去管,他重重将酒坛砸碎在岸边,就像曾经他于神座之上所做过的那样。


酒液顺着岸边流入忘川,在水中如轻纱般舒卷,晃眼间就像坛中的曼珠沙华复生盛开。


一坛酒,一个人。


为了三十四个人的命,魏琛丢掉了蓝雨的家主之位,被放逐到荒芜之地,值得么?


起码于魏琛而言,两者根本不能相提并论。


“接下来什么打算?”


“明知故问。”魏琛白了叶修一眼,然后带头跳上船。


周泽楷和叶修在船上坐定,魏琛站在船尾,手上拿着长长的船篙,叶修手撑在船舷上,问:“你这一走,那些过河的灵魂怎么办?”


这艘船本是魏琛为了渡自家兄弟而做,有时也会渡些孤魂野鬼,他们确实能游过忘川,不过对于灵魂而言,忘川之水如同冰窖,刺骨寒冷。


“渡?让他们自己游过去吧。”魏琛挑眉,手上的船篙重重击在忘川河底,“开船咯。”


伴随着震天般的巨响,周泽楷看见忘川之河硬生生分出一流,如同高昂的龙一般飞向天际。


向死而生的路在河的两岸,那么想要挣脱其间的路便在天上。


分流的忘川水隐入云海之中,而魏琛船篙一撑,他们这一叶小舟便顺流而上,穿云破青霄。



 

他们出来的地方仍是山中湖,伴随着浪潮而出的三个人却十分狼狈,魏琛抹了把脸上的水,骂骂咧咧道:“糙恁娘啊早知道老子就把自己的斗笠戴上了。”


但很快他就发现重点不是这个。


轮回的人将山中湖团团围住,手中的张弓搭箭,泛着寒光的箭尖直指船上的人。


“叶家主,魏家主,别来无恙。”江波涛仍是一副风度翩翩的模样,仿佛困住他们的不是他,他对两人用的依然是曾经的敬称,哪怕叶修现在已经是人人得而诛之的逆贼,哪怕魏琛被放逐之时江波涛还小。


“家主久出未归,我们前来迎接。”



 

“我真是万万没想到,我回到山海界的第一天就被小辈追得屁滚尿流。”魏琛蹲在树杈上,他们被轮回的人从周泽楷身边逼开,两个老油条跑得急,魏琛连船都没顾得上收。


“可见你虽然退隐山海多年,拉仇恨的功力还是一流。”


“滚滚滚,明显是你拐带人家家主连累我,这么多年你怎么还是这么不要脸呢?”


斗嘴归斗嘴,现在的情形依然十分严重,两个人藏身于树上得以片刻喘息。


“这么下去不是个办法。”魏琛合计着,“这样,你去吸引火力,我去把船收回来,不用船咱们根本跑不了。”


“少来,你就是想趁机跑路。”


“我是那种人么我?”面对叶修“你就是”的眼神,魏琛正想再争辩两句,却察觉到了有人靠近。


“狗鼻子真灵。”魏琛站起身,而与此同时叶修从树上跳下去,声响引起了追兵的注意。


“别死啊。”魏琛借着他的掩护向着山中湖迂回前进。


叶修引着轮回的人向着魏琛反方向前进,这样的场景他已经经历过很多次了。


最危险的饵,最前线的战士,他一直都是这样。


人人都道叶修英勇无双,一杆却邪在千军万马中挑起血花万丈,但叶修知道,那么锋利的刀锋无数次划过他的咽喉。


并不是因为他是英雄所以活下来,而是活下来的那一个才被人们传颂。


等叶修发现路线不对的时候,他已经来到了崖边。


“要不要这么巧啊。”即使是叶修此时也对命运的巧合无话可说。


这里正是他在即翼山一战中被神击败的断崖。


江波涛已经带人追了上来,却只停在离叶修几步开外,谨慎如江波涛,即使听说了各种关于叶修如今不堪一击的传闻,也不会掉以轻心。


“放箭。”无需多言,他一挥手,早已准备好的下属们立刻松开捏着白羽箭尾的手指,箭尖直指叶修心脏。


箭尖撞击金属的声音刺耳而让人牙酸,叶修的千机伞还拿在手中未展开,就看见一个人挡在他身前,以一柄长剑挡下所有指向他的攻击。


周泽楷将长剑横在胸前,“以家主令,停手。”



 

那一次入忘川的时候,周泽楷抓住了叶修。


可是这一次,周泽楷想自己抓不住叶修了。



 

周泽楷始终是轮回家主,他一发话所有人都收回了弓箭,江波涛不惊不恼,他微微皱起眉头,问这位从小和他们一起长大的家主:“我需要一个解释,小周。”


江波涛大致能猜到周泽楷是在追杀叶修的途中出的意外,毕竟叶修是叶修,是嘉世的家主,即使是周泽楷,江波涛也不觉得他能轻而易举拿下叶修。


但整个轮回都没想到周泽楷的气息突然消失,江波涛奉命带人追击,途中却遭到了蓝雨微草两位家主的阻挠,甚至在靠近叶修的所在时,还被楚云秀拖延了一会,以至于他们只能远远看着周泽楷跃入忘川。


而现在面对周泽楷,江波涛能明显感觉到他身上的变化。


巧言善辩如他也无法准确说出是什么样的变化,但他的直觉告诉他这不是坏事。


周泽楷松了口气,紧接着又头疼起来,这么短短两个月的事情要他详细向江波涛说清楚实在是强人所难。


或者,他又该说什么呢?


江波涛没说话,但周泽楷清楚他的意思,按照神谕他们应该将叶修格杀,否则轮回就会被追责。


周泽楷从未如此清晰地意识到,他和叶修是站在两边的人。


甚至无谓对错,这个世界上并不是简单的黑白,更多的是无法两全的遗憾。


他是轮回的家主,而叶修是他们追杀的目标,两个月的朝夕相处也无法改变这一点。


周泽楷该醒了。


他回过头看叶修,那个人却一脸淡然,他比周泽楷年长得多,许多事情也看得透彻得多。


“真是报应,我上一次被人逼得山穷水尽也是在这,看来这地儿风水和我犯冲。”


周泽楷立刻想起即翼山一战,命运兜兜转转又回到这个地方。


叶修抓着周泽楷的肩膀将人拉近,近到周泽楷只能看到他的眼睛。


“周泽楷,下一次用剑指着我的时候,不要手软。”


那句话如诅咒般在周泽楷耳边响起,而叶修说完便将人往后一推,而他脚下施力,倒向断崖下。


那一刻周泽楷觉得自己的心脏都停止跳动,他无法想象要是叶修再一次从这里坠落下去,会是什么心情。


他伸出的手擦过叶修的辫梢,什么都没有抓住。


好在魏琛驾着船接住了坠落的人,叶修躺在甲板上,半晌没有起身。


许是周泽楷的态度坚决,轮回的人没有再出手袭击逃离的叶修和魏琛。


“别看了,影子都没了。”魏琛没好气地戳叶修痛脚。


叶修终于翻身坐起来,最后看了一眼断崖边,他转过身,冲着前方挥挥手。


“走,回兴欣。”



 

船只渐行渐远,终于化作云海中难寻的一点。


周泽楷转过身面对轮回众人,江波涛没说话,现在即使是他也看不透周泽楷在想什么。


将剑收回剑鞘,周泽楷做了一个决定,后来很久很久之后他都在想,他和叶修的命运大概就是从这一刻起,发生了转折。


如果告诉第二个人他在想什么,大概只会被说是异想天开。


所以他决定什么都不说,直接去做。


他领头踏上回归轮回之路,身后跟着属于轮回的下属。



 

那颗石头不会永远沉默,它是被人以心头血温热的种子,也许现在还幼小,也许现在还无人可知。


但在你回首之间,它便会长成参天大树,足以支撑天穹,足以撼动大地。






TBC。

——————————————————————

接下来小周应该会下线一段时间

评论(7)
热度(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