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狸

【周叶/兴欣】山海绘卷(十六)

※我流古代架空背景,感谢山海经等志怪古籍妖怪赞助【×

※夫诸周X乘黄叶

※我终于能贯彻我周叶党兴欣吹的本色

※大量兴欣私货,大量写手自己私货,大量妖怪二设,瞎几把乱写瞎几把嗨

※禁止转载,转载拉黑






面对魏琛的叶修是周泽楷从未见过的样子。


人人皆知叶修当上嘉世家主时年岁尚小,但他们那一代家主,如韩文清魏琛等人,都是一刀一枪从山海乱世拼出来的,而在他们之后,才有了家族的分而治之,所以早期的家主,身上都少不了一股草莽之气。


周泽楷想,可能叶修自己都没注意到,此时面对魏琛的他是一副难得的无赖嘴脸,周泽楷甚至都能透过现在想象到当初的叶修是如何扛着却邪和他们插科打诨的。


很新鲜,也很难得,至少周泽楷是这么认为的。


这一幕落在了魏琛眼里,老狐狸左右看看,心里有了计较。


“你说的即翼山的事,到底是怎么个情况?”


魏琛突然将话题转到叶修身上,如他所料,周泽楷果然也严肃起来。


当然,这也是魏琛想要知道的,从嘉世家主到现在的逃亡犯,即翼山的一切对叶修来说是一个至关重要的拐点。


“顺便好好交代,你现在这幅不死不活的身体,和改变名字的原因。”魏琛难得正色。


不死不活的身体?周泽楷知道叶修的身体有问题,甚至到后来他已经明显感觉到叶修的妖力不如从前,但不死不活是什么意思?


周泽楷满脸的诧异都快具象化,魏琛轻咳两声将人的注意力拉过来,解释道:“忘川何入?亡者可入。这句话你可听过?”


周泽楷点头,这是山海界中无人不知的关于忘川的事。


“你怎么进来的我不说,但老叶能进来,完全是因为他现在已经不算是活着的妖类了。”


“我在忘川呆了这么久,生死之事我看得比山海界任何一个人都清楚,他现在这样子,生的气息远低于正常活着的妖类,而又未完全死去,打个比方,就像一个人死到一半被强行定格,现在既不是活着,又未死去。”


伶牙俐齿的叶修这次却什么都没说,因为魏琛也许说得糙,但说的是实话。


所以他的妖力才会大幅降低,所以他才能入忘川,周泽楷之前许多想不通的地方都有了解释,他抿起嘴,郑重地问叶修:“即翼山发生了什么?”


一切的改变都是从即翼山开始,那一战究竟发生了什么,恐怕只有作为当事人的叶修说得清。


“其实也不是很复杂的事情,我和神打了一架,我输了,魂飞魄散的边缘被山海卷救了一命,如今严格说起来,我只是被山海卷强留下来的一半生灵。”


叶修说得满不在乎,但所说的每一个字都深深撼动了周泽楷的心脏,他相信若不是被逼到油尽灯枯的地步,叶修也不会选择将生命寄生于山海卷。


“山海卷可不止是一个法器,若是山海卷被毁,叶修也必死无疑。”


周泽楷想起苏沐秋说过的那句话,原来真相居然如此。


“你怎么会和他起冲突?”魏琛皱眉,一下子抓住了问题的核心,“你是嘉世家主,他为什么会动你?”


“也是因为山海卷。”既然要坦白,叶修也不藏着掖着,爽快地将怀中的山海卷搁在桌上,“这是我以前在一座洞府得到的法宝。”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但周泽楷直觉这件事并没有这么简单。


“光是为了一个法宝他偷抢都行,何必要和你扯到这种地步,还亲自来赶尽杀绝……”魏琛摩挲着下巴,思考这一切,而他能想到的原因,仅仅只剩一个,“难道是因为你是叶秋?”


“在杀我之前,他夺走了我的名字,所以我只能改名。”叶修从侧面证实了魏琛的想法。


名字?叶秋?周泽楷也是家主,再联想到即翼山之战那段时间,围绕这叶修的流言,一个他都不相信的猜测渐渐成形。


“那么山海卷要么是一个幌子,要么就只是导火索,你只要是叶秋,只要你的声望越来越大,那位神座上的空壳子神明就坐不住,他怕你夺去他的位置,所以只能先下手为强。”魏琛拍着腿大笑起来,仿佛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笑话,“哈哈哈哈有趣,太有趣了,那位自诩神明,却连这点权势都舍不得放开。”


事情非常简单,却因为太过直白而让人难以相信,周泽楷对神的印象,只有高座之上冷淡的光辉,他会像普通人一样,去妒忌,抢夺,甚至为此迫害别人,实在是周泽楷所想不到的。


周泽楷担任轮回家主这么多年,神于他而言更像是一个强大和不可违逆的代号,他所说的一切都是对的,他所有的要求都要去做到,不光是周泽楷,山海界中的所有人都是如此认为。


叶修现在所诉说的一切,动摇的是从小就牢牢根植于周泽楷思想深处的东西。


神,并没有他们想象的,所说的,所传颂的那般完美。


黑色的污渍早已侵染光芒的深处,只是因为他们低着头,所以便什么都不知道。



 

叶修自成妖以来,提着却邪在乱世中杀出一条血路,最后带领嘉世站上巅峰,其间经历战争无数,却没有哪一次,让他这么惨。


他躺在即翼山的断崖之下,却邪不在他身边,他没想到那个人居然防备他至此,连却邪都算计在内,真是环环紧扣,不留给他一点活路。


叶修已经感觉不到自己的四肢,疼倒不是很疼,当然也可能是因为之前的剧痛,直接摧毁了他对疼痛的所有感知。


生的极致便是死,欢乐的极致便是悲伤,痛到了极致,现在的叶修反而有些飘飘然的轻松。


幸而他还有一双眼睛,叶修想这也算是幸事,起码他现在躺在断崖之下,在感受着魂魄一点点散去的时候,还能抬头看看天空。


这个世界,真好啊。


好到让叶修竭尽全力都想要活下来,他躲过了无数人的刀剑,却躲不过来自身边人的欺骗。


沦落到现在,连名字都失去。


那点光芒追了过来,他仍然担心叶修还未死去,要来亲自打散叶修的魂魄。


叶修这时候都不知道自己该自豪还是苦笑,不过也没关系,毕竟他什么表情都没力气做了。


那点光芒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就在叶修以为自己马上就要死去的时候,有东西从他怀里冲了出来。


浸透他鲜血的山海卷直直迎上那点光芒,铺天盖地的卷轴交错,如同星轨炸裂。



 

“大概就是最后那场乱战结束的时候,我们身上都脏兮兮的,刚从战争中活下来谁还在乎脸上啥样,然后他就来了,自称为神,展现了他的妖力,可拽了。”魏琛不屑地用鼻子哼了声。


要细究当初的事情并不现实,毕竟当时各方势力博弈,神在其中所做的推动,要摊开来说谁都说不清楚。


“我说他是空壳子神明,是有道理的。”


“和人间的神不同,关于这位神没有任何传说,似乎自我们在的时候他就是神了,在战争结束的时候以救世主的姿态降临,没有人知道他的过去,也没有人知道他是来自哪里。”


人间传说里,神明要么曾经是至慈至善的人,历经磨难终成神明,要么就是生来就是神,最后创造了人乃至世界。


“我后来也想过,我们为什么要跪拜他?”叶修说着,“感谢他?并不,战争的结束依靠的是我们自己,敬畏他?也并不,因为我们的存在是来自天地。”


“我们所信仰的究竟是神?还是仅仅只是一个强大而一无所知的存在?”


周泽楷答不上来,他现在正在尝试一件轮回没有教他的事情,那就是去质疑。


去问那些支使他的人,去问世界,为什么?


他曾经只知道埋头执行任务,而叶修问他,你为之拼上性命的山海卷是什么?


他不知道,于是整件事就变得滑稽又可笑。


埋头走是一件很容易的事,但周泽楷遇到了叶修,这个人硬生生掰起他的头,一字一句地问他,为什么?


“你这话要是被人听到,估计当场就能被打死。”魏琛不痛不痒地评价了一句,“你到忘川来,肯定不是找我叙旧和诉苦的,说吧,你想干什么?”


“我要做的事你肯定乐意。”叶修一副胜券在握的表情,“我们去把那个人拉下来。”


“你知道自己要做的是什么么?”魏琛沉声问,“别说你现在这幅半死不活的样子,就是全盛时期的你和我加起来,也未必能争得过他。”


“人类和妖类都一样,都曾有过愚昧无知的时代,那个时候我们生存完全依靠本能。”叶修摇晃着手里的酒碗,看着碗中的一切动荡不安。


“但后来,我们有了文字,有了家族,有了山海界,愚昧无知不会是永远,总有人醒来,于是其他人也会睁开眼睛。”


“我对这个世界唯一所求只有自由,跪在他的神座之下任由他的私欲驱动,那不可能,所以我要去踹翻他,让所有人都醒过来。”


叶修前倾身体,双手交叠撑着下巴,他挑衅道:“怎么,忘川这些年,把你的爪牙都磨钝了?”


这话让魏琛笑了起来:“我这样的人,即使被折断双手,即使被击碎头颅,即使被放逐到无人可知的角落,那灰烬之下仍然深埋火种,只需要一阵风,便成燎原之火。”


叶修自然而然地接了下一句。


“而现在,风来了。”






TBC。

————————————————————

我对世界唯一所求便是自由,所以等一阵风,风来我们就启程

评论(12)
热度(3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