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狐不归

【周叶/兴欣】山海绘卷(十四)

※我流古代架空背景,感谢山海经等志怪古籍妖怪赞助【×

※夫诸周X乘黄叶

※我终于能贯彻我周叶党兴欣吹的本色

※大量兴欣私货,大量写手自己私货,大量妖怪二设,瞎几把乱写瞎几把嗨

※禁止转载,转载拉黑





人会死去,妖也会死去。


无论多么漫长的生命终有走到尽头的一天,躯壳留在曾经深爱的人们身边慢慢腐烂,而灵魂褪回无知无觉的初始,沉入忘川的怀抱。


这是世界上最简单也最无法颠覆的道理,山海界中妖类众多,却也无法逃脱死亡的拥抱。


周泽楷已经变回了青年的模样,和曾经的外貌差距不大,默默内视自己的妖力情况,周泽楷估摸着不日便能完全恢复。


但在叶修心里他大概还是个孩子,就比如现在,叶修绕着山中湖细致地将施法材料摆放着,山中湖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周泽楷提出帮忙,叶修却只揉了把他的头,让他去一边坐着。


那些周泽楷根本没见过的粉末被撒在湖边的土地里,立刻便化为发着荧光的液体流入湖中,在夜色下墨蓝的湖面丝丝缕缕地舒展枝蔓。


忘川位于山海界之外,周泽楷从未听说过有谁能进入忘川,但叶修说他能。


听起来很像狂妄的大话,但叶修确确实实一步一步地走到了现在。


叶修只说去忘川会故人,除此之外周泽楷一无所知,甚至他也不知道,叶修之后是怎么打算的。


周泽楷垂在身边的手指突然一抽,他有些自嘲地想,无论如何叶修也不该告诉他,毕竟周泽楷是轮回的家主,是来追杀叶修的人。


按照这个速度,也许从忘川回来后,周泽楷的妖力就能完全从山海卷回到他身体里,那个时候他和叶修之间脆弱的临时盟友关系就将宣告终结,他要回到他的位置,而叶修也要回到叶修的道路。


将瓶中最后一点粉末抖落,叶修满意地看着湖面上如树枝相依偎的荧光,转身走向周泽楷:“还剩最后。”


周泽楷不明所以,他看着叶修拿出山海卷,又拿出他们从方锐那坑蒙拐骗来的胡子。


山海卷毫无动静,叶修不满地在手里抛弄着它:“别装死,昨天不是都说好了么?”


说好什么?周泽楷看着一动不动的山海卷,越发好奇。


“你想好啊,现在吐出来,你还有金华猫的胡子,要是过几天妖力自动消散完毕,你可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叶修的这句话似乎说动了山海卷,它不情不愿地打开一点点画布,一团凝成夫诸形状的白雾从中撒开蹄子跑出来,撞入周泽楷的眉心。


那一瞬间周泽楷感受到了久违的妖力充实的感觉,他再次睁开眼睛时,已然变回了叶修在兴欣遇到的轮回家主,强大,俊美,无懈可击。


但同时周泽楷就意识到叶修要做什么,他看着那个人退后一步,,退回了他们相识之前该有的距离。


山海卷一口吃下叶修手里的猫胡子,叶修拍拍它的画轴,然后往着山中湖一抛。


如刀一般,山海卷携裹着千军万马的气势将湖面轰然撞破,那些倒映的星光和枝蔓的荧光都如同轻纱般被它撕扯着向下沉沦,取而代之的是从湖底一点点向上绽放的血色花朵。


几乎是同时,一股腐朽阴暗的气息从山中湖中呼啸而出,周泽楷以前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气息,但他几乎是瞬间就知道,这是忘川的气息。


独属于亡者之地的指引。


忘川的气息传播得很快,它几乎是迫不及待地向生者国度宣告自己的存在,恢复了圆满状态的周泽楷瞬间便感应到,有几道强横的妖力向着这边前进,而其中正好有着属于轮回的人。


不出一炷香的时间,他们就会赶到这里,周泽楷刚想提醒叶修,转头却看见那个人已经走到了湖边。


“就到这吧。”叶修向着湖面伸出手,那些黑气自湖中缠绕在他的指尖,亲昵而活泼,“我估摸着江波涛他们来得也该很快,你不见这么久,轮回早该急坏了。”


“有缘再见,小周。”


身体永远都快于思考,周泽楷一把抓住叶修的手:“为什么?”


叶修皱起眉头,他似乎无法理解周泽楷的举动:“这不是你一直期望的么?”


周泽楷愣住,确实,阴差阳错被山海卷夺去妖力,导致他不得不留在叶修身边,现在妖力回归,他自然就该离开。


只不过比他所期望的早了那么一段时间,他还以为自己能陪着叶修走完忘川。


分别来得如此猝不及防,但充斥在周泽楷胸腔的却不是他曾经以为的喜悦和解脱。


心脏仿佛系着一根细线,而线的另一端绑着一块黑铁,拉着他的心沉下去。


不需要更多的思考,此刻周泽楷按照本能行动着,他有些慌乱地问:“那你说过要带我去看的那些呢?”


“太大了。”叶修微仰着头和周泽楷说话,真奇怪,就像是昨天还需要他抱着的小团子,今天已经长成了他需要仰视的男人了,“这个山海界太大了。”


“人很复杂,妖类也很复杂,这世间所拥有的生命千千万万,于是便有了千千万万种山海,别说是人,就算是最长寿的妖类穷尽一生也无法完全看遍。”


“这之后有很长很长的路,终究是只有你自己走下去了。”


他们在月下相遇,因为阴差阳错不得不一起走过一段路,他们一起看过红衣的姑娘于山中舞枪,也看过绝望的少年嚎啕大哭,而这一切与周泽楷曾经漫长的生命比起来,只是眨眼间。


他此时才理解叶修所说的,在记忆长卷之上,只有被涂抹了浓墨重彩感情的过往,才会被人记住。


留给他们的时间已经不多,此时无论是周泽楷还是叶修都能感受到从四面八方飞速靠近他们的妖类,叶修的手指从周泽楷眼睛拂过:“苏沐秋留下的这个小把戏,你现在应该能自己解决了吧。”


周泽楷眼睁睁地看着叶修向后倒去,若是抹去眼里苏沐秋留下的法术,他和叶修之间最后一点联系,也就断了。


在叶修即将接触了湖面的那一刻,他看见那个孩子不管不顾伸向他的手,周泽楷死死地抱住他,勒得叶修觉得自己要被他活活勒死。


所有试图抓住他们的手都被忘川之水隔于生者的世界,那一刻腥臭阴冷的水将他们团团包围,而叶修能感受到的唯一温热,便来自于拥着他的这个人。


他耳边的朱色流苏在水中微微扬起,两个人在水中无知无畏地向下沉去,直到属于那个世界的最后一丝月光也消失。


血色花朵轻抚过他们的手臂,簇拥着生者来到亡者之地。



 

那些感情无声无息地发芽生长,没有人注意到它,自然也没有人知道它,那滴红玛瑙般的珠子被虔诚地送到叶修面前,可笑的是,那一刻醉酒的周泽楷和叶修都还未明白它代表着什么。


它终究只是一颗石头,流淌的鲜血沉默着凝固,一如周泽楷。



 

属于死者的世界,满目所见皆为连绵不绝的血色。


血色的天空,白骨之上生长的曼珠沙华,以及奔腾的忘川中,哀号哭泣不曾停歇的冤魂。


叶修用一种让周泽楷背后发毛的眼神打量了他很久,那种眼神让周泽楷觉得自己被完全看穿,连心底那点他不曾搞明白的感情也被曝于叶修的眼前。


周泽楷轻咳两声,率先发声:“往哪儿走?”


好在叶修终究没揭穿他,只是顺着他的话头说道;“跟着花走就行。”


这时候周泽楷才注意到花丛之中有着一条小道,刚好能够两个人并肩行走。


这还是第一次完全长大的周泽楷和叶修并肩,叶修低头思索着什么,周泽楷有些无所适从地左右张望,这一看,却看到了故人。


乔老爷子的灵魂站在忘川边,有些呆愣,直到听到叶修和周泽楷的呼唤,才转过头。


“老人家,您在这干嘛呢?”叶修问。


“我在等人啊。”乔老爷子笑眯眯地回答,他还是如生前那般慈祥可亲,死亡也未能改变他分毫。


“等谁?”


“等……”老人皱着眉想了想,摇头,“我也不知道,我只记得他这么高。”他在自己腰间比划了下,“他太小了,我得等他回家。”


就像每一个等待孙子归家的爷爷,乔老爷子站在忘川边,等着乔一帆回家。


人死后,灵魂本该失去所有生前的记忆,以最轻的姿态回归轮回之路。


“他可能很久才会来。”妖类的生命对于人类来说确实过于漫长了。


“原来这样啊,那我就多等等。”乔老爷子笑笑,“谢谢你们了。”


叶修和周泽楷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继续沿着花丛中的路前进。


周泽楷不时回头望着忘川边的老人,直到再也看不见。


“我原来听人说,他们很羡慕凤凰,因为凤凰能不断地涅槃重生,不受轮回之苦。”叶修突然说道。


“但其实没什么可羡慕的。”


“同样的节点,同样不变的灵魂和同样浓烈如火的重生,人的轮回和凤凰的涅槃其实本质上都是一样的。”叶修慢条斯理地说着,“他们羡慕着凤凰的神圣和不死,但其实他们也一样,甚至于他们比凤凰还多了一份固执。”


“直到灰飞烟灭都烙印在灵魂深处,无人能断言这份固执的好坏,但正是因为它,使得人能够挣扎着向下生出根须,能够竭尽全力向上长出枝桠,能够在这个妖魔鬼怪肆虐的世界——”


“活着。”






TBC。

————————————————————————

难得的休息日躺着打游戏,被我妈提溜起来叫我码字

我:?????

我妈或成最大催稿方

评论(19)
热度(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