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狸

【周叶/兴欣】山海绘卷(十一)

※我流古代架空背景,感谢山海经等志怪古籍妖怪赞助【×

※夫诸周X乘黄叶

※我终于能贯彻我周叶党兴欣吹的本色

※大量兴欣私货,大量写手自己私货,大量妖怪二设,瞎几把乱写瞎几把嗨

※禁止转载,转载拉黑





“花灯会?”


馄饨铺子的老板一看两人不知情的样子,当即把铺子扔给自家媳妇顾着,一拍大腿就和两人讲起来。


叶修他们来的时间也是赶巧,正好今晚就是花灯会。


“记得晚上一定要来啊,不见识见识一定会后悔的。”馄饨铺子老板说完,赶在老板娘操着汤勺杀过来之前麻溜地跑了回去,“来了来了,媳妇我来帮你!”


老板娘不服气地骂了两句,但乡音太重,叶修和周泽楷都没能听清。


大抵是因为被老板提点了那么一下,回往乔一帆家的路上周泽楷发现村民们确实兴致比平时高得多。


外出劳作的人们远比平时更早归来,有巧手的妇人和老人家已经开始布置花灯,孩童扯着母亲的裤脚眼巴巴地看着,周泽楷也远远地望了一眼,他从未见过花灯,此时也和普通孩童般好奇。


“花灯会?”乔一帆听两人提起这件事的时候眨眨眼睛,愣了片刻才反应过来,“啊对,确实是今晚,前辈你们要去看么?”


叶修住在乔一帆家也不是白住,到底是活了几百年的老妖怪,他带着周泽楷在附近的山上去转了一圈,回来时手里就拿了几味药。


乔老爷子的病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老人家身体太过虚弱,一时恢复缓慢,叶修几味药下去,两三天老人就已经能下床走路了。


乔一帆向叶修道谢,自此便改口叫他前辈了。


“你不去么?”周泽楷问,看起来花灯会对整个村子都是难得的节日。


“我就不去了,我得照顾爷爷。”乔一帆将手里洗好的碗放下,然后低下头,有些自嘲地说,“这么高兴的日子……我还是别去打扰别人。”


花灯会对乔一帆来说一直很陌生,连平时走在街上都会被人唾弃,那样人群聚集的地方他怎么敢去?

周泽楷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他确实有点被外面的气氛感染,竟忘了乔一帆的处境。


叶修揉揉周泽楷的头,将话接过去:“你要是想去的话,我倒是有办法。”


乔一帆抬起头,眼里畏惧与期望交织,而他还没说话,从屋后转身出来的乔老爷子慈爱地拍拍他的肩:“去吧。”


“可是我……”


“想去就去,回来的时候给我带块孙老头家的枣糕。”


乔一帆望着老人,最后还是点点头应下。



 

最后一丝阳光消失在重重逼近的夜色之中,为花灯会正式拉开序幕。


村里人从邻村请来了杂耍团,简单的道具在他们手里都快被玩出花来,那边皮肤黝黑的汉子昂首喝下一口酒,然后向着手上的火把一喷,火焰在空中舒张成热浪,惹得台下的村民拍手叫好。


“真是热闹啊。”叶修一手牵着一个孩子,脸上戴着被画得傻里傻气的狐狸面具,声音因为闷在面具里有些模糊。


他感觉到右手被人攥紧,乔一帆有些紧张地扶着自己的兔子面具,仿佛生怕它掉下来,而一双眼睛却又贪婪地看着花灯会。


这样的热闹是三个人都未见过的,路两旁的小摊子上摆满了各家手作的点心或者小玩具,他们路过皮影戏的摊子,暖黄的光下,周泽楷看着那些小人儿的影子翻腾跳跃,没忍住,拉拉叶修的袖子,示意人低下头,问:“演的是什么故事么?”


他们半途开始看的,周泽楷看不懂剧情,却又好奇,问着叶修都不肯把眼睛从幕布上移开。


“这是西游记的故事,这里演的正是孙悟空打上南天门大闹天宫,你看那个头上两根翎子的就是孙悟空。”叶修简单讲了下,这样的吵闹可不适合讲故事。


皮影戏结束后,叶修又给两个孩子一人买了一只糖人,橙黄的糖浆被吹成憨态可掬的小动物,周泽楷手里的糖人是猴子模样,他想起叶修刚才说孙悟空也是猴子,有些舍不得吃。


花灯会自然少不了花灯,精心打扮的姑娘们穿梭于灯下如同蝴蝶流连花丛,叶修他们也跑去凑热闹。


“捣药叮咚玉杵鸣,乐奏广寒声细细。”叶修念完谜面,完全一点头绪都没有,他偏头问身边两人,“这怎么猜?”


周泽楷摇头,无所不能的轮回家主此时也一筹莫展,反而是乔一帆低着头思索片刻,小声告诉叶修:“可能是调配处方。”


叶修挑眉,将花灯翻过来,谜底果然写着调配处方。


一连四五个灯谜乔一帆都答了出来,叶修最后将赢来的兔子花灯塞到他手里,乔一帆露在外面的耳朵通红。


走着走着就到了街头的孙家枣糕店,乔一帆将铜板递出去,细声细气地同老孙头说着话。


花灯会的人实在是太多,不知道是谁跑过,乔一帆被带得一个趔趄,握着面具边缘的手一使劲,反而将面具扯了下来。


路过的人自然不可能注意乔一帆,但老孙头却是看清了他的脸,乔一帆慌乱地将面具戴回去,他向后退两步,准备如果老孙头喊起来他就跑。


“退啥退,东西都没拿呢!”老孙头脾气暴,没好气地一把抓住乔一帆的手腕,将包好的枣糕塞给他,然后又另拿了一块千层糕递给乔一帆,“老乔头怎么养的,看你瘦成啥样,多吃点。”


说完,平时面目严肃的老人却露出笑容,他拍拍乔一帆的头,说:“去玩吧。”


刚出锅的糕点还带着热气,熏得乔一帆眼睛发酸。



 

“三碗馄饨。”老板将碗放下,还没来得及和叶修说什么,就被早有防备的老板娘揪着耳朵拎走,“媳妇轻点!轻点!”


馄饨皮薄馅大,汤里还有紫菜和虾米,乔一帆小心地将面具上移一点,低头吃着。


周泽楷很喜欢这家馄饨,即使一天内吃两次也不会腻味,他正吃着,就听见叶修问:“你想回山海界么?”


这个问题自然不是问周泽楷,而是给另一边的乔一帆。


乔一帆抬起头,有些疑惑地看着叶修,他知道山海界,叶修同他说过,那是属于妖类的世界。


“我可以教你妖术,也可以将你介绍到妖类里的大家族中去,在那里你可以作为妖类光明正大地活下去。”


“你可以回到属于你的世界。”


一只鴸活在人类的世界,如果乔一帆活得像是普通的孩子,叶修也不会说什么,但很明显,这个村子并不怎么接受乔一帆。


叶修想起以前苏沐秋就说过自己,嘴贱到招人揍的地步,还到处瞎管闲事,至今没被打死简直是山海界的传奇。


瞎管闲事就瞎管闲事吧,叶修一向对自己很满意,于是也不打算改改。


很有诱惑力的提议,起码旁听的周泽楷是这么认为的,但出乎这两人的预料,乔一帆放下筷子,郑重地说:“非常感谢前辈你的提议,但我还是想留在村子。”


“因为你爷爷?”叶修的手指轻轻敲击桌面。


“一部分,爷爷确实很重要,但我觉得,我还是想试试作为一个人活下来。”


乔一帆说完这句话,有些不好意思地用筷子搅拌碗里的馄饨,今天他很开心,于是连带着话也多了起来。


“我知道前辈你们觉得我在村子过得不好,但其实有时候大家对我也挺好的。”


“我还小的时候,被村子里的男孩子们追着打,慌不择路跑到村长家的房子后面,我藏在篱笆和墙的缝隙里,期望着那些孩子看不到我。”


“但我没想到屋子里有人,当时村长家的两个女儿都在,女孩们打开窗户的时候我都吓傻了,她们看了我一眼,却没有说话。”


“然后我听到了男孩子们的声音,他们问女孩们看到我了么,女孩里稍大的姐姐当时给他们往右边指过去,但我其实就在她们窗户下。”


“男孩子们走了,我却没敢动,我只是怕他们突然又折回来,但那两姐妹好像以为我是被吓到了。”乔一帆说着有些脸红,“我小时候确实经常被撵着打,都习惯了,哪里可能被吓得走不动路呢。”


“女孩们看我没动,干脆回身去拿了张宣纸,我现在都还记得,是妹妹折好的,我听着窸窸窣窣的折纸声没动。”


“‘喏,给你。’落进我手里的是一只纸蝴蝶,很漂亮,我第一次看到这么漂亮的东西,姐妹两都趴在窗台上,妹妹没怎么说话,姐姐对我挥手,说:‘回家去吧。’”


“我有时候也会遇到路过的大婶递给我莲蓬,虽然不多,但我还是很开心。”


或许这个村子都对他充满恶意,但人终究是会心软的,在那些无其他人的背阴处,他们也会极偶尔地施舍一些善意给乔一帆。


周泽楷放下碗,他觉得有些堵得难受,乔一帆虽然说得很开心,但在旁观者如他看来,这样的善意如此细微,却让他这么珍视。


这样的对比反而让周泽楷有些说不出的难受,乔一帆的快乐是如此真实,让人不忍心泼他冷水。


“你……”叶修皱眉,话到嘴边却转了个弯,“靠着这样小小的善意就够了么?”


他所遭遇的歧视都来源于他作为妖类的身份,这是不可改的,所以在之后他仍然会受到来自村民的唾弃,那些善意也许有,但却不是能颠覆事实的火苗。


它们更像荧光,摇摇晃晃,引着乔一帆不管不顾地往沼泽中奔跑。


“已经很够了。”乔一帆笑了起来,他本就是漂亮的孩子,即使隔着面具,那双眼睛弯起的弧度在花灯的照耀下像是花瓣的边缘,柔软又美丽。


这是乔一帆懂事以来最好的一个花灯会,有陪伴他的叶修和周泽楷,有很多很多的好吃的好玩的,千层糕还在他怀里,烫得他心里暖乎乎的。


他还很小,于是张开双臂抱住的,就是他的所有。







TBC。

————————————————————————

下集预告:



评论(8)
热度(3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