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狐不归

【周叶】夕闻道

※现实背景

※写手周X程序员叶

※来自 @不良 太太的点文

※对不起



“对不起……”


那一天,无能为力者的眼泪在荒漠汇集成海。


 

普通人遇到电脑罢工无非就是那几招,敲敲打打,重启再来,以及转过身趁电脑不注意的时候飞快瞬移到它面前重启再来。


三招用完,周泽楷也没辙了,台式电脑的蓝屏似乎在嘲笑他的无能为力。


周泽楷放松身体向后一瘫,年迈的转椅不堪重负地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明天文件一定得交上去,事到如今周泽楷不禁痛恨起自己这种有事能躲则躲,不能躲也得拖到最后一天的习惯。


他站起身,家里自然是还有备用电脑的,还是个配置性能极好的笔记本电脑,当然这是在那时候。


从衣柜顶部将电脑包拿下来,灰积了很厚一层,周泽楷也懒得打理,反正用完了还得扔回去,擦干净也没有任何意义。


电脑在密封的电脑包内被保存得极好,黑红的键盘一如当初刚买来的时候,周泽楷摁亮开机键,他偏过头,脑子里还在想文件的问题。


桌面仍然是他曾经的那张,蓝天绿叶在冬天显得格外不合时宜,周泽楷熟门熟路地打开word,继续自己的工作。


打完一段,周泽楷切换界面看资料,再转回word时,他突然发现,刚才所写的都不见了。


文档空空如也,一如刚新建的时候。


周泽楷皱眉,看来电脑许久没用果然有bug,他按照记忆将刚才的工作复原,继续切换界面看资料。


结果再切换回来时,文档再次空空如也。


这算什么?周泽楷将word关闭,再次新建文档,他打定主意要是还出问题,他就去网吧。


这次看资料时周泽楷特意扫了一眼就切回来,也许是界面切换太久自动还原,结果这一看,差点把他气笑了。


他的文档上坐着一只Q版的不明生物,看上去像是桌宠一类的东西,他正抱着周泽楷刚打完的字吧唧吧唧啃得开心,腮帮子鼓囊囊的像个仓鼠般,他似乎没料到周泽楷会这么快切换回来,有些讪讪地放开手里的字,迟疑地举起手:“嗨?”


周泽楷的回答,则是把指关节捏得啪啪作响。


 

那只桌宠叫叶修,虽然他坚持称自己是虚拟软件,但周泽楷还是毫不犹豫地给他打上桌宠的标签。


有了叶修,周泽楷工作的难度顿时翻倍,他不但要打字,还得随时防着叶修偷吃他的字,简直算得上焦头烂额。


“这样吧。”叶修首先提出和解,“要不你随便写点什么给我吃着,然后你再工作?”


“写什么?”周泽楷不得不承认这也算个办法。


“都行啊,资料啊工作啊就算了吃起来真是难吃。”叶修还挑嘴。


周泽楷也是认命了,他都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下载了这祖宗,他迅速新建文档,但等到要键入文字时又停下动作。


周泽楷不知道自己该写什么,他曾经能运笔如飞,如今叶修让他随便写点什么,他却一个字都写不出来。


诅咒萦绕在他的指尖,让他无论如何都无法打出任何一个属于自己的字,那些被周泽楷刻意遗忘的过去又开始试探着冒头。


他如同被烫到一般猛地从键盘上收回手,叶修歪头,疑问具象化为头上三个问号:“怎么了?”


周泽楷飞速打开浏览器,随意选了几段自己曾喜欢的小说节选,复制粘贴到了文档。


“将就吧,要工作了。”


周泽楷的脸色不好看,因此叶修也没有再闹,他乖乖地抱着周泽楷给他的段落啃着。


还是周泽楷写的比较好吃。


叶修这么想着。


 

周泽楷曾经是个写手。


这是他对自己的定位,连作家都算不上,他就只是喜欢写些自己想写的故事。


有时候是主角单枪匹马闯荡异世界,有时候又是关于宇宙和科学最温柔的童话,不过由于没有感情线,题材也有些严肃冷僻,所以一枪穿云没有火。


一枪穿云是周泽楷给自己的笔名。


他写文极其认真,每次写文相关资料能看厚厚一沓,尽管许多在文里不过是一笔带过的东西,他仍然执着于其的正确性。


执着又温柔,这是他的粉丝们给他的评价。


虽然一枪穿云不喜欢回复评论,也不爱和人交流,但他的文仍然吸引了一批粉丝。


文,是比什么都更能体现一个写手的东西。


粉丝们就像在砂砾中突然找到了这颗幼苗,他执着地生长于背阴处,他们聚集在一枪穿云的文章下,猜测接下来的剧情,感叹他的奇思妙想。


但那一天,那一天之后,周泽楷折断自己的笔,匆匆扔下还未写完的故事,离开了那个世界。


自此之后,再不提笔。


 

家里的台式电脑送厂返修,周泽楷不得不继续用笔记本工作,也就意味着,他不得不继续看到叶修。


周泽楷的屏幕现在有些凌乱,但罪魁祸首却不是他,叶修的可乐、马克杯、电脑摆满了屏幕下方,对,电脑,天知道一个电脑里的桌宠为什么会有电脑。


周泽楷写了两行,实在是好奇,问:“在看什么?”


叶修标准地侧躺在电脑前,听见这句话,慢吞吞地抬起头,他嘴里还叼着一根烟:“专心工作。”


说得像昨天干扰他工作的人不是叶修一样,周泽楷被噎住,泄愤地打开工作文档。


这边专心工作,叶修又开始作妖了,他将电脑往身后一收,周泽楷忍不住瞄了一眼,不愧是二次元人物,身后都有异次元口袋,什么都能装,也什么都能拿出来。


叶修一蹦,跳到周泽楷的鼠标光标上,看上去活像猫咪挂在那,叶修的眼睛都丧成三道杠,周泽楷觉得他如果有耳朵的话肯定都耷拉下来了。


他晃晃鼠标,叶修也跟着晃来晃去,两条小短腿格外惹眼,周泽楷不知道叶修的形象究竟是谁设计的,但确实非常可爱,完全没有因为是Q版而在精细度上有打折,棕色的头发在发尾处还有渐变色的处理,眼睛自然也是动漫人物般漂亮,他穿着简单的白短袖和短裤。


周泽楷没忍住笑,嘴里不说,但确实有叶修之后,工作变得不再那么枯燥,所以尽管挺麻烦,他也没去找卸载键。


“怎么了?”


“饿——”叶修说着,肚子还应景地响起来,生怕周泽楷看不懂般,还在肚子前具象出三条波浪线。


周泽楷忍不住伸手戳戳叶修的肚子,可惜的是他只能摸到屏幕,他想如果是在现实的话,叶修的肚子肯定是软软的。


“我去给你找段落。”


“不吃,难吃。”叶修干脆将鼠标光标咬在嘴里磨牙,而周泽楷晃动鼠标却毫无反应。


“那你想吃什么?”周泽楷好脾气地继续问。


“你写的。”


“我不会写。”


不会写,是不会去写,还是不会写,说的人心里明白,听的人却只能按照说的人想要的方式去理解。


而这一次叶修却没被周泽楷牵着走,他将鼠标光标抱在怀里,然后直视着屏幕前的人。


“那我可以吃你以前写的东西么?”


在这个笔记本电脑的某个角落,堆满了周泽楷写过的所有故事,完成的未完成的,欢喜的悲伤的,稚嫩的成熟的,都在那个文档里。


而叶修吃掉之后,就没有了……


一只手攥紧了周泽楷的心脏,攥得生疼,让他无法呼吸,他艰难地回答:“不。”


那些日日夜夜里,他一个字一个字敲打出来的心血,不能就这么消失。


“你还想写文么,一枪穿云?”


周泽楷听到叶修这样问。


窗外开始下雪了,天光暗到极致,周泽楷恍惚间觉得,天黑了?


这个问题他也曾无数遍问过自己,在每一个睁着眼睛直到日出的夜晚,他一遍遍问自己,你还想写文么?


想啊,怎么会不想,用文字去创造故事,去表达,从写下第一个字,周泽楷就知道,他爱上了写文。


如果没有后来,如果没有那个人——


 

“……我不敢。”


折断那支笔的人,将自己困在大雪纷飞的荒原,以终生,为自己的怯懦赎罪。


 

大部分写文的人都要比旁人敏感,无论是对世界,还是对感情。


周泽楷一直都知道自己的共情要高于其他人,那些藏在作品后的感情他能轻易感受,人们欲言又止的情绪也能轻松捕捉,他们都说他聪明,但周泽楷知道这只是敏感。


世界在他眼中分毫毕现,这是天赋,是才能,亦是要害。


最开始是粉丝的私信,那位姑娘在另一个文学网站看到一篇文,与周泽楷曾经写过的一个故事很像,尤其是回程的太空鲸的设定,绝对是独属于周泽楷的存在。


周泽楷连夜将那篇文看完,很明显,那位写手照搬了他的故事和设定,几乎是生搬硬套进一位女主角,加入畸形的感情线,整篇文变得拥挤又逻辑不通。


没有写手在这个时候还能理智和平静,看着自己精心构造的故事变成这样,好脾气如周泽楷也愤怒了,他截取了两篇文的相似片段对比,直接发微博艾特那位写手,质问她为何要抄袭。


那时候的周泽楷想得很简单,抄袭这种事在他眼里简直是不可原谅的存在,写手抄袭就等于犯罪,他在微博末尾要求那位作者删文并公开道歉,向他,也向所有看了抄袭文的人。


然而第二天,打开微博的周泽楷迎接的,却是铺天盖地的恶意和讥讽。


他不明白啊,这么高度相似的剧情和文风,这么明显的独创设定,以及两篇文不可争辩的发表日期,他甚至将抄袭文中明显前后矛盾的设定都圈出来,表明了这都是因为抄袭,而抄袭者甚至连动脑子改改都不肯。


而那条微博的评论下,却不如他所想。


“撞梗而已,不要动不动就是抄袭好不好?想红也不是这样的做法吧。”


“哎哟还抄袭,我家大大需要抄袭你?也不看看这两篇文章的热度,你要是原创,你怎么没火?”


“[截图]太太说了,她没抄袭,少给她泼脏水。”


“一个无cp一个BG,我是真不懂这哪里一样?你这女主都少一个,怎么就抄袭了?”


太多了,一千多条评论里,只有少数他的粉丝支持他,其他的全是来自抄袭者粉丝的谩骂。


抄袭者在言情界名气很大,于是这场战争几乎是一边倒,甚至他们顺着微博摸到了周泽楷的文章下,肆意讥讽抹黑他,黑字白纸,对周泽楷来说便是黑色蔓延的世界。


那段时间周泽楷过得很不好,他坚持着更新了两章,却迎来的全是来自抄袭者粉丝的攻击,他们甚至人肉到了他的真实身份,扬言要他小心点。


为什么?这是为什么?周泽楷不懂,他认认真真写文,被人抄袭也不过要求删文和道歉,却要遭到这样的攻击。


直到那一天,深夜里周泽楷接到了电话。


“喂,是一枪穿云么?”


“嗯。”


来自抄袭者责编的电话,语气轻蔑,耀武扬威,话里话外只有一个意思。


我抄你,那是我看得起你,认清你自己的身份,乖乖闭嘴吧。


那个晚上周泽楷手指颤抖地按下关机键,被浓烈的黑暗吞没。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他一遍遍说着对不起,对自己,对他的故事,那些如同他的孩子的故事,如今却被人硬生生抢走,而他却无能为力。


他折断了自己的笔,因为他没有办法保护自己的故事,无能为力的写手,失败的他。


周泽楷逃走了,他抛下所有逃走了,他不再写文,他认真工作,不看小说不看所有相关的事情。


他缩进自己编织的茧内,捂住耳朵。


那天他外出采购,老板为他装东西时,周泽楷瞄了一眼电视。


那篇抄袭文的版权卖出去了,即将被改编成电视剧和电影,主持人不断地赞美着这个故事,说这是近年来最大最热的ip,会成为一种独特的文化。


周泽楷闭上眼睛。


不再言语。



 

周泽楷变得寡言,变得沉默。


他也曾说过,大声疾呼过,但没有人响应。


于是便只能缄默。


 

周泽楷已经接近一周没有再打开笔记本电脑,他宁愿去网吧工作。


逃避是人类的自我保护本能。


台式电脑终于修好,周泽楷松了口气,这是再好不过的结局。


摁亮开机键,很快就出现桌面,而同时出现的,还有叶修。


“你干嘛不开电脑?”叶修质问他,但其中的愤怒少,近乎亲昵的抱怨。


周泽楷的第一反应就是关机,但叶修的话让他停住动作:“你可以关机,也可以不再打开家里的电脑,我知道你去了网吧,虽然会花一点时间,但找到你不是做不到。”


“你不可能躲我一辈子,周泽楷。”


沉默降临在两人之间,冬天太冷了,周泽楷刚打开的空调还没能将寒冷完全驱散,他的指尖冷如冰雪,毫无属于人的温热。


“你要什么?”


“是我在问你,你还想写文么?”


“我为什么要写?”周泽楷笑了,不同于叶修平时见过的温柔笑意,那样的笑满是嘲讽和苦涩,“之前改编的仙侠小说,抄袭,改编的古代玄幻,抄袭,剧本抄袭小说,宣传图抄袭毫无关联的同人图,甚至连宣传词都乱改别人的同人。”


“这样垃圾的世界,凭什么让我写?”


如果说在周泽楷还在写文的时候,抄袭还是小部分,那么那些成功甚至爆红的抄袭ip,简直成为了风向标。


一切都在往腐烂的底层稳步前进,人们怡然自得。


你问那些曾经有过的认真的人?那墓碑上不就是他们的名字么?


越来越少的原创者,越来越少的精品,垃圾场般的世界。


“我写出的每一个字,都被所有的抄袭者虎视眈眈,我护不住他们,那我为什么要让我的故事被写出来?”


或许是有出路,比如成为那样的人,遵守他们所谓的规则,然后活下去。


“我宁愿成为墓碑上深深凿刻的名字,也不愿成为泥浆里腐烂的蛆虫。”


“我首先是个人,然后才是写手。”


周泽楷已经丧失了写文的能力,只要打开那个电脑,那些谩骂,那些被抄袭的过往,那些无能为力的自己,铺天盖地,将他死死勒住。


他已经写不出一个字了,他废了。


可是他到底做错了什么呢?不过是写了一个故事,不过就是写了一个故事。


“对不起。”周泽楷听到了叶修的声音,和平时的懒散戏谑都不一样。


“对不起,在你独自为战的日子里,没有我。”


“对不起,对不起。”


那双漂亮的眼睛里有着水汽,叶修再无平时的嚣张,他一声一声地说着,对不起。


那些日子,那些他无法想象的日子里,周泽楷一个人走了过来,而他那时候却一无所知。


“我看过你的故事,那是最好的故事,没有能在抄袭者的手里保护你和故事,对不起,是我们的无能。”


 

叶修是一个程序员。


他第一次看到周泽楷的故事,已经是一年前了。


那时候他搜索鲸落与量子自杀相关的资料,突然看到有人提到了周泽楷的故事。


闲着也是闲着,他便顺着链接点了进去,于是便看到了浩瀚无边的宇宙与海洋。


“海洋,是整个宇宙的投影。”叶修至今记得那个故事的开端,独行于茫茫宇宙的太空鲸,为了寻找自己的故土,为了能看一眼那颗星球再死去。


周泽楷将奇妙的海洋和茫茫宇宙融于一体,那些奇妙的想象力让叶修词穷。


他近乎贪婪地将周泽楷所有的故事看完,然后才发现,最新的一篇更新已经是五年前,而就故事中严谨认真的态度看来,叶修并不认为周泽楷是会不完结故事的人。


而真相,并不难以查询。


反被抄袭者逼到绝境的写手,终究折断了自己的笔。


叶修想,太迟了。


周泽楷独自为战的日子里没有他,那么好的故事被抢走,他却已经来得太迟。


将那个桌宠远程植入周泽楷的电脑时,叶修知道自己这样做不对,但他决定错下去。


周泽楷不应该因为抄袭而放弃写文,错的不是他,被钉上耻辱柱的绝对不该是他。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


【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


——北岛


 

视频那边的叶修难得有些局促,虽然他并没有什么奇怪的举动,但周泽楷莫名就感受到,叶修有些不知所措。


周泽楷觉得很奇妙,五年之后,居然还有人因为那些故事喜欢上自己,如此不顾一切地走向他。


“你还想写文么,周泽楷?”


“想。”这一次周泽楷不闪不避,将那个答案说了出来。


于是叶修笑了,眉眼弯弯:“那就写!”


“这一次你放心,不会再有人敢染指你的故事。”


“你只管大胆地向前,我在你身边。”


也许这个世界真的是垃圾场,腐烂与龌蹉随处可见,人人都高喊这就是现状,这就是世界。


但不该,不该让所有真诚善良的人去承受苦难,不该让他们的眼泪覆满荒原。


叶修开心地用手比出枪的形状,他在笑着和周泽楷说着什么,而周泽楷能看到,随着叶修的描述,那些黏着的黑暗慢慢退去。


既然软弱无用,那就成为箭吧。


将所有的黑暗,全部击碎!


踏上他们的征战之路。






end。

————————————————

没错,就是唐七

在大风独自为战的日子里没有我,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那个故事没被保护住,是我们所有人的耻辱

夕闻道,已经太迟了

————————————————————

今天偷来一个晚上的空闲,于是连夜写完了,麻麻的腿已经开始结痂,也没昨天那么疼了,谢谢老叶和小周_(:з」∠)_

_(:з」∠)_希望我三篇点文写完,麻麻就能活蹦乱跳了

评论(23)
热度(4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