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狐不归

【周叶/兴欣】山海绘卷(九)

※我流古代架空背景,感谢山海经等志怪古籍妖怪赞助【×

※夫诸周X乘黄叶

※我终于能贯彻我周叶党兴欣吹的本色

※大量兴欣私货,大量写手自己私货,大量妖怪二设,瞎几把乱写瞎几把嗨

※禁止转载,转载拉黑





忘川何入?


亡者可入。



 

王杰希和喻文州终究是放弃了追上来,叶修和周泽楷两人一路疾行到即翼山脚才停下。


临近村庄,沿河边的叫卖声和吵闹声冲淡了逃亡的紧张,叶修索性也放松缰绳,让马儿缓步前行。


“我们小周长大了,”叶修腾出一只手绕到前面去捏周泽楷,少年还未完全褪去婴儿肥的脸颊软软的,他没忍住多捏了两把,“都知道护着前辈了啊。”


叶修很少被人护在身后,更别提周泽楷现在还只是少年模样。


周泽楷偏头躲开叶修的毒手,不知是因为捏的还是害羞脸还有点红。


对于周泽楷来说,最好的选择该是协助王杰希和喻文州抓住叶修,那时候山海卷拿在手里,他恢复身体自然指日可待。


“因为你把缰绳给了我。”


周泽楷这句话声音不大,然而叶修还是听见了,他一愣,当时他并未多想,就直接把缰绳给了周泽楷,虽说就算少年倒是调转马头背叛他,叶修也来得及逃开,但当时他确实没有怀疑过周泽楷。


要说理由也说不上来,叶修只是觉得周泽楷会使手段坑他这种事想象不出来。


这倒是有趣,他和周泽楷相处不足月余,在兴欣相遇的时候他们还是剑拔弩张的关系。


是什么时候开始,有些东西已经发生隐秘的变化了呢?


“而且你什么都不肯说。”


周泽楷这句话接的没头没脑,还带着点抱怨的语气,关于即翼山的事,周泽楷问了,陈果问了,王杰希和喻文州也问了,但三次叶修都没有回答,语言一项上他确实天赋异禀,几下推去来往就把问题转开。


周泽楷不知道叶修隐藏的究竟是怎样的秘密,但如今他前往自己的丧命之地以求进入亡者之境的忘川,周泽楷就不想让他一个人。


或许周泽楷还没意识到,或许他已经察觉到了,他和叶修在这一部分上是很相似的。


他不善言语,叶修不愿言语,他们都默默地将太多的秘密和责任背负在身上,然后单枪匹马前往决战之地,不坠半分骄傲神色。


所以即使叶修什么都没说,周泽楷也能感应到他沉默背后的固执。


夫诸是被森林和水眷顾的妖类,它们给予周泽楷命运指引般的直觉,让他在那一刻勒转马头护住叶修,再陪他前往丧命之地。


“哎呀果然是长大了。”叶修语带笑意,他将头搁在周泽楷不算宽厚的肩膀上,闭上眼睛。


“那就让我靠一下。”


一下就好,再睁开眼时,他就仍是无所不能的叶修。



 

男孩冲过来的时候叶修都没来得及避开,只来得及勒紧缰绳,不至于让马蹄踏在他的身上。


男孩怀里的黑色包裹落在地上,圆滚滚的慈菇跑得到处都是。


“对不起对不起。”男孩反而连连道歉,手忙脚乱地试图将慈菇塞回包裹里。


“你没事吧?”叶修和周泽楷跳下马,帮男孩捡慈菇,蹲下来的瞬间叶修的眉头跳了一下。


虽然混杂了太多其他味道,但他确确实实从男孩身上闻到了独属于妖类的味道。


三个人一顿乱塞,原本满当当的包裹如今只能装下三分之二的慈菇,男孩对着剩下的部分直皱眉头,叶修当机立断:“你家在哪?我们帮你送回去吧。”


男孩的眉头皱得更厉害了,似乎因为麻烦别人而更为懊恼,他转头看看不远处叫卖的村民,只得妥协;“我叫乔一帆,家就在村子里,那就……麻烦了。”


然后他又紧张地补充:“一会你们跟在我远一点的地方,不要和我说话,也不要看我,跟着我就好。”


这算什么要求?周泽楷抱着怀里的慈菇不解。


看到两个人脸色的微妙变化,乔一帆费力地用一只手抱着包裹,连连摆手:“不是嫌弃你们,只是如果被村子里的人发现你们和我有接触的话对你们不好,我不……”


“好好好我们知道了。”眼看着乔一帆越解释越急,叶修只好赶紧应下。


两人翻身上马,怀里抱着慈菇,如同乔一帆所说的那样,他们不远不近地跟在他身后。


即翼山山脚有着一大片湖泊,清冽日光从云层之上一跃而下,撞入湖中碎成千瓣月牙,湖中生长着连绵的绿荷,清风拂过,那些盛在荷叶之中的水珠便不堪重负滑落。


临近村庄的湖边系着几叶扁舟,而湖边有巧手的妇人正收拾着刚捞上来的鱼虾和新鲜的茭白,而跳下船的汉子拎着水壶一顿猛灌。


大抵人和草木都是一样的,倚湖而居的村庄处处都透露着那么点水汽,润泽如同水里的荷花。


“小哥,新鲜的水栗可甜了,来点不?”街边的老者冲叶修吆喝,胡子都花白了精神头看着却挺好,他身边穿着桃红衣裙的姑娘正拿着一把小刀,熟练地给水栗削皮,将白净的果实扔到一边的竹筐里。


“吃过么?”叶修低头问,周泽楷如实摇摇头,这样江南的果实他在白雪皑皑的轮回哪里吃过,于是叶修从怀里掏出五个铜板远远地扔给老者,“劳驾您嘞。”


“哪里的话。”老人笑呵呵地拿来一个稍小的竹编筐子,给叶修装了满满一筐的水栗,看着都水灵灵地讨人喜欢,“囡囡,给人家送去。”


女孩起身将竹筐挂在马鞍上,叶修冲老者拱手:“闺女这么听话,老人家好福气啊。”


惹得老人家抚着胡子又是一阵笑。


然而与这边的热闹相比,乔一帆那边的情况就糟糕得多,他低着头缩着肩,紧紧抱着那个黑色的包裹,本来一片和气的村民在看到他却像看到什么洪水猛兽般躲开,甚至有调皮的孩子跟着他身后大喊“妖怪”。


妇人却又紧张地将孩子拉回来,似乎生怕挨近了会染上什么恶疾。


而乔一帆像是对这一切习以为常般,只低着头匆匆赶路。


“挨千刀的背时玩意。”跟在他身后的叶修听见有人骂了这么一句。


穿过两条小巷,乔一帆推开门,这周围总算是没有村民了,他也长出一口气,笑着对身后的叶修和周泽楷说:“太谢谢你们了,进来歇歇脚吧。”


乔一帆的家是个不大的院子,在小巷的深处,虽小而旧,却打扫的干干净净,乔一帆引他们到院中的石桌坐下,又去取水。


“一帆回来了?”屋内传来老人的声音,听起来格外沙哑虚弱,乔一帆一叠声地应着:“爷爷,是我回来了。”


他快步走进屋内,叶修抬头打量四周时,周泽楷发问:“要怎么进入忘川?”


“山人自有妙计,就先在村子里歇着吧,等下一个月圆之夜。”


“来得及么?”


谁也不知道下一波追兵什么时候到,安宁于他们来说不过是片刻的假象。


“没事。”叶修摇摇手指,“有王杰希和喻文州在,起码一个月内我们都不用担心。”


周泽楷下意识想问为什么,又突然了悟。


王杰希和喻文州没有追上来,并不是追不上,而是不想追,他们多此一举地询问叶修究竟发生了什么,就是因为他们相信叶修并非那么罪无可赦之人,而叶修自然也敢大大咧咧地将目的地相告,因为他相信他们能帮他解决后面的麻烦。


活了这么久,走到他们这样位置的老妖怪,按理来说大概不会再相信什么人,见过所有的阴谋和背叛,人就很难再全心全意地去相信另一个人了。


但他们之间的信任几乎无需多言,刀枪交锋之间,一切都已明了。


此时乔一帆从屋内出来,他腼腆地冲两个人笑着:“招待不周,两位见谅。”


“无需这些繁琐礼节,毕竟,”叶修的瞳孔猛地缩成一条细线,露出之下流淌的金色,“我们也不是人。”


叶修的妖身在山海界不算秘密,白民之国在龙鱼北,白身披发。有乘黄,其状如狐,其背上有角,乘之寿二千岁。


乔一帆拿着碗的手蓦地攥紧,土瓷的碗硬生生被他捏碎。


“不过别紧张,我们只是路过,过几日时间到了自会离去。”叶修又懒散散地松懈下来,仿佛刚才突然发难的那个人不是他一般。


“所以能告诉我们,你一只鴸为什么要生活在人类的村庄里么?”


良久的沉默,太阳渐渐西下,黑暗一寸寸爬上覆满红丝草的墙壁,乔一帆最终苦笑:“我是被爷爷捡回来的。”


“他知道你是妖类么?”


“他当然知道,那时候我还不能完全化为人形,一路抱回来的时候村子里的人都看到了。”


周泽楷想起刚才村民对他的态度,似乎触摸到了真相。


“所以他们很讨厌我。”乔一帆继续说道,“这几天爷爷身体不好,只能我去采莲蓬,但我又不能让他们看到,不然明天爷爷拿慈菇出去卖就没有人会买了。”


“为什么?”周泽楷不禁问出声,无论怎么看,村子里的人对乔一帆的厌恶也太过线了。


“村子里的老人说我是妖怪,是不祥之物。”


“他们说,总有一天爷爷会因我而死,而村子也会因为我而遭遇灾难。”






TBC。

————————————————————————

小乔叫爷爷的时候我脑子里全是葫芦娃的声音……

评论(10)
热度(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