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狐不归

【周叶】简单童话(下)

※我流架空什么鬼背景我也不知道

※因为生长在不适合的环境而有点丧丧的老叶

※灵感来源初音未来歌曲《1/6 out of the gravity》,歌词与内容有联动

※禁止转载,转载拉黑





鉴于叶修沾酒就倒的体质,而周泽楷看上去对碳酸汽水也不甚感冒,最后两人在便利店挑挑拣拣,一人拿了一瓶大果粒酸奶,付款的时候收银小妹对于两个大男人在晚上跑出来买酸奶这件事十分不解,一直不断向两人投以诡异而微妙的眼神。


周泽楷不明其意,叶修无动于衷。


直到两人踏出门,还能听见身后小声的嘀咕:“两个男人喝什么酸奶,有病吧……”


这座城市给每个人都分门别类地打上标签,无论他们是否愿意,也无论这样是否合理。


就像一个又一个的小圈子,将人圈在其中,一旦有任何不符的举动,都能招致旁人的异样目光。


是生存的法则?还是某些人画地为牢的排外借口?


那天晚上天气很好,白天起了一阵大风将这段时间笼罩城市的雾霾吹得干干净净,叶修和周泽楷半靠在阳台上的懒人沙发里,仰头望着夜空。


叶修已经很久没有这样轻松的时候了。


就这样躺在沙发上发呆,将大脑放空,这样的无聊举动对于如今的他却是难得的幸福。


周泽楷很快就吃完了自己那盒酸奶,青年对于混杂在酸奶中的大果粒情有独钟,于是叶修头也不抬地把自己那盒推了过去。


“叶修?”周泽楷拿着没开封的酸奶问。


“你吃吧,我不太想吃。”叶修摸摸自己的胃,叹了口气。


高强度的工作带来的便是不规律的饮食,他的胃被身为医生的友人警告过很多次,许多食物都被列在了禁止行列。


从毕业到现在已经快六年了,叶修却第一次想,自己这么多年到底做了什么呢?


一直都很忙很忙,忙到整个人都团团转,却在六年后,让叶修都没办法说出来,自己到底做了什么有资格为之称道的事情。


浑浑噩噩,但每个人都是这样浑浑噩噩,叶修想起自己以前和工作上合作过的朋友说起这个事情时,比他长几岁的前辈拍拍他的肩,说,人生就这样,谁不是这样活着呢?


很久之后叶修都在想,如果没有周泽楷,他是不是也会在惊醒后又沉沉睡去,就这样过完一生。


“在想什么?”周泽楷难得主动发问,他伸手触摸叶修的额头,指尖因为刚才握着酸奶凉得像雪落下,“不开心?”


“摸额头能试出我不开心么?”叶修抱着手没动。


“电视里看到的。”周泽楷又根据看到的情节再摸了摸自己的额头。


可是电视剧里没说怎么样是开心怎么样是不开心,于是周泽楷只能定定看了叶修一眼,得出结论:“你不开心。”


叶修几乎被他逗乐了,他的笑声闷闷的,最后长出一口气,问:“小周你喜欢这座城市么?”


周泽楷没有正面回答,寡言并不代表迟钝,他敏锐地抓住了一些东西:“你不喜欢么?”


“谈不上喜不喜欢,只是当初对于我的专业来说这里的发展前景是最好的,所以我就来了。”


似乎从很久之前叶修就是这样,做每一个选择的时候总是做出诸多衡量,然后再去选择更有利的一方。


叶修不是没想过逃离,但比起这样的道路更让他迷惑的是,如果要逃,要去哪儿呢?


尽管叶修也知道最适合很多时候就意味着与兴趣相悖,但只有真正走进来,才会感受到在这样的日子里整个人一点点枯萎的绝望。


“为什么不喜欢呢?”比起叶修所说的答案,周泽楷的问题直指叶修的心,他不喜欢这座城市,周泽楷能感觉到。


“小周,你觉得这座城市活着么?”


叶修说这句话的时候坐直了身体,他用手肘撑在膝盖上,目光从阳台上放眼望去,霓虹灯下的城市美得像是精致的人造水晶球,从他们这个角度能隐隐看到车水马龙,蜿蜒如同落入凡间的星轨。


“当然是活着的。”叶修不等周泽楷回答就接着说,“不像活着的只是我而已。”


“这里没有我想要的养分。”


某种意义来说,人的精神更像是植物,需要各种各样的养分精心呵护。


叶修是个很理想化的人,这种特质在进入社会后更加明显。


打开社交网络,铺天盖地都是真实的颠覆和虚假的娱乐,叶修在这样的生活中抓不到实处,只能在风暴中晕头转向。


“我是不是太过于贪婪了?”


“为什么会这么说?”周泽楷皱眉问。


“很多前辈都劝我,算了,因为大家都是这样,学着低头融入其他人,毕竟大家都是这样过来的,这些是不成文的规定,遵守规定的人才有资格继续名为生存的游戏。”


叶修说完有些嫌恶地皱眉,他大概不知道,自己脸上的反应和两年前第一次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一模一样。


这是一种生理上的反感,都由不得他遮掩。


“可是,大家都是这样,就是对的么?”


周泽楷的思维很简单,比起事情有多少人去做,更重要的难道不该是,它是对的么?


人类崇尚美德,正义,理想,勇气,自古以来人类的赞诗里都是美好。


但就像有光明就会有黑暗,有美好就会有罪恶,人类教导孩子的时候说要去做对的事情,却又在他们长大之后板着脸说,要去做大家都做的事。


叶修没有回答,但他心里有答案。


事故圆滑,欺骗背叛,自私掠夺,叶修不是小孩子,于是也知道有些时候不该用简单的对错去衡量一件事。


但有些时候,他还是会疑惑,人们大声嘲笑梦想,那么梦想就是错的么?人们高举娱乐至死的大旗,那么这就是对的么?


渐渐麻木之后的自己,叶修只要稍微想象,都觉得那样的自己不是活着的。


“那么叶修,”周泽楷干脆在他面前蹲下来,黑黝黝的眼睛盯着叶修,他的目光太过直接和坚定,由不得另一个人逃避,“你喜欢么?”


这样的生活你喜欢么?


怎么会喜欢呢?叶修苦笑,低声说:“不喜欢。”


所以才会如此痛苦,如此挣扎。


周泽楷蓦地就笑了,像是得到了糖果的孩子:“那就行了,不喜欢就不去做吧,去做你喜欢的事情就好。”


他为叶修呈现出来的那条路似乎很简单,去做喜欢做的事,有多少人又有这样的勇气和力量呢?


叶修没说话,周泽楷也没有追问,他站起来,巨大的白色羽翼霍地展开,在月色下泛着珍珠般的光泽,叶修是真被周泽楷这想一出是一出的行动给整蒙了,所以在周泽楷揽着他的腰把人带起来的时候都没来得及反抗。


叶修隐隐察觉到了周泽楷的意图,有些紧张地抓着人的胳膊问:“你要干嘛?”


“带你飞起来。”



 

每一种地面上的生物都渴望过天空,鸟儿自由自在的姿态惹来妒忌。


后来人类的科技帮助他们飞上了高空,但叶修从未想过会有这样一天。


就好像他真的长出翅膀,在月光的指引下向着天空无知无畏地前进。



 

周泽楷的目的地很明确,是城市中心最高的那座塔,他揽着叶修在占地面积不大的塔尖落下,用翅膀将他圈起来,唯恐冷风吹过来。


太高了,叶修探头望下去,这里比阳台还要高,城市缩小得叶修都快看不清。


“来这干嘛?”叶修看了一会就把头缩回来,高空的风可不是说着玩的。


“你看。”周泽楷示意叶修看着脚底,然后他带着人一展翅,两人的脚轻巧地离开了塔顶。


“我们离开了这座城市。”周泽楷煞有介事地宣布,“而且如果离地表很远的话,重力也减轻了。”


叶修还没来得及反驳他,就看见青年眉眼弯弯的样子:“叶修,你不开心的那些,有变轻一点么?”


电光火石之间,叶修明白了周泽楷。


叶修不喜欢这座城市,那么他们飞到全城最高点,然后再往上一点,只需要一点,他们就算是离开了这座城市。


而同时,如果离地表很远,重力变轻之后,叶修心里那些沉甸甸的思绪就会变得轻一点。


向来伶牙俐齿的人现在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多傻啊,叶修想说,情绪这种东西怎么可能会受重力影响,而且仅仅是飞高一点哪里算是离开这座城市,他还有些千丝万缕的牵系在这座城。


但这么多聪明的反驳,叶修都不想说,他想大概周泽楷真的有魔法,在高空之上的人,仿佛真的感觉那些杂乱而粘稠的思绪哗啦啦地落下去,只留下叶修自己。


叶修拍拍周泽楷的脸,将头搁在他的肩上,然后笑了。


原来和人一起犯傻会这么开心。


他终于将那个手心中的答案在周泽楷耳边说了出来。


“你是世界送给我的礼物。”


如此珍贵,拯救了我。



 

第二天陶轩的桌上收到了一封辞职信,来自叶修。


陶轩顿时一个头两个大,虽说叶修这人不识好歹,但业务能力是一顶一的好,整个公司都找不出能出其左右的人,他再怎么看不惯叶修也没动过开除他的念头。


但这人说走就走,陶轩打电话过去只听到冰冷的女声:“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而此时,叶修穿着简单的短袖和大裤衩,背着鼓鼓囊囊的旅行包,身边站着背着同款包同款衣服的周泽楷。


这一刻开始,他们启程。

 





end。

——————————————————————————

写的时候也有担心,感觉丧这种基调就不适合叶修,但写完之后就觉得,是这样

也许落入不适合环境的老叶就是这样丧丧的,但最后他一定能找到适合自己的路

最简单的道路

评论(5)
热度(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