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狐不归

【周叶】简单童话(上)

※我流架空什么鬼背景我也不知道

※因为生长在不适合的环境而有点丧丧的老叶

※灵感来源初音未来歌曲《1/6 out of the gravity》,歌词与内容有联动

※禁止转载,转载拉黑





年幼时的人类总是抱着许多不切实际的幻想。


因为那时的我们得到太过轻易,于是就算对着天上的太阳也敢展开双臂。


广场上展翅而飞的白鸽将阳光切割成细碎的画面,落在叶修的眼中和他十五岁时毫无区别。


但人总归是不同的,十五岁时单肩吊着书包的中学生和如今慢吞吞走在回家路的上班族终究是无法重合的角色,叶修刚从地铁里走出来,整个城市都弥漫着傍晚时刻特有的归家气息,说不得多好闻,但总是让人紧绷了一天的神经能够缓和下来。


岁月给予他的不仅仅是外表的变化,叶修像如果是十五岁的自己在打开这道门之后,大概会表现得比自己好得多。


而不像现在,在电脑前坐了一天让叶修的颈椎又酸又痛,他那双在键盘上肆意飞舞的手现在只能通过不断的按揉缓解自己的不适。


他随意将鞋扔在玄关,刚换上的拖鞋打在地板啪嗒作响,叶修连客厅的灯都没开,直接晃悠着就准备去书房打游戏。


傍晚的风温凉而干燥,叶修还来不及回想自己上班之前到底有没有关窗户,就被那个声音牵引着,看向了窗边。


风从羽毛间流淌过的声音如同叶修每一次路过广场都会听到的那样,但倒映在他眼底的让叶修在一瞬间放入心底的画面,却比他所见过的任何一次白鸽展翅而飞都要美。


宽大而洁白的翅膀属于青年,他的衬衣衣摆和窗帘一起在风中鼓起,仿佛在云海中扬帆出行的船只,他的身后是地平线上的耀眼夕阳,给翅膀染上难以描述的美丽颜色,青年从窗户轻盈落进屋里,他温润的眼瞳里缓缓旋转着星河般,蛊惑着每一个被他注视着的生灵。


这样的画面晶莹剔透,就像每个人最珍重的美好过往。


叶修像若是十五岁的自己,大概在一瞬间就能全然相信,青年一定是不属于这个钢铁森林的存在。


而是他无数次在心中梦中期盼祈祷过的,独属于他的奇迹。



 

周泽楷端坐在叶修家的沙发上,双腿并拢,眼观鼻鼻观心,任谁来看都只觉得乖得不得了。


哦对,周泽楷这个名字还是叶修问出来的,日闯民宅的犯人几乎是毫无反抗地被叶修拎进来审问,他还不忘把过大的翅膀收起来,以免碰倒屋内的瓶瓶罐罐。


如果忽略因为太过寡言带来的交流障碍,叶修的审问过程算得上一帆风顺,周泽楷明显异于常人的表现让叶修没有浪费时间在盘问他是哪里人从哪里来家里什么情况,而是直指红心:“你是什么?”


问得委实十分失礼,青年倒是好脾气,丝毫没有被冒犯到的样子,他低头沉吟半晌,果断地点头:“……嗯。”


嗯?嗯是什么意思?是什么新奇物种么?叶修皱起眉头,用手指敲击茶几的桌面:“详细说明。”


最好能有电脑说明书那么全面,叶修在心里补充。


周泽楷眨巴眨巴他好看的眼睛,手指轻挠脸颊,开始组织语言,白衬衣黑长裤的俊美青年坐在那,光是画面就足够养眼,可惜的是唯一的观众半点欣赏的心情都没有。


“是好人。”两分钟后,周泽楷诚挚地得出了他的结论。


叶修嘴角落出一声嗤笑,他从包里掏出烟自顾自地点燃,浓白的烟雾在半空中变得单薄直至消散。


“我来教你,”叶修的语气带着点嘲弄的笑意,“你不如说你是流落人间的精灵,现在是来寻找能拯救精灵界的救世主。”


“我不是。”周泽楷斩钉截铁地摇头。


叶修放松身体向后瘫在沙发上,初见的紧张过去后,疲惫叠加着疲惫袭来,他有点没耐心和周泽楷说下去了:“那你是什么?”


问题兜兜转转又回到了最初,但这一次周泽楷给出了答案。


“我是你的。”


沙发上的叶修以别扭的姿势抬起头直视周泽楷,脸上的表情说得上精彩,而始作俑者却对自己说了什么毫无知觉一般,带着温柔笑意,再说了一次:


“叶修,我是你的。”



 

多了一个人的生活于叶修而言似乎并不是什么不得了的改变。


直到最后周泽楷都没说清自己的来历,叶修倒也是心大,将客房一指,也就这么接受了青年的存在。


周泽楷大部分时间都很安静,叶修打游戏的时候他也就坐在旁边的床上看着,而有时候叶修和公会团里的朋友飙垃圾话他还能捧场地笑笑。


不说话,存在感却十足。


叶修问过周泽楷,他到底想要什么,结果很快那个人就反问,叶修你的愿望呢?


愿望?叶修听到这个词愣了一瞬,这似乎是个很遥远的词语,他想说希望自己的工作能跳出来自己完成,但又觉得这根本称不得是个愿望。


问题的答案似乎该是更崇高和美好一些的东西,那些只有在少年人嘴里说出来才不会被嘲笑的憧憬。


于是叶修几乎说得上有些狼狈地转移了话题。


然而安静的周泽楷却总是坚持每早送叶修上地铁,明明从家到地铁站只有短短的路,叶修懒,于是房子也挑着交通便利的地方买。


地铁站里满满都是脸色冷漠的上班族们,而在他们头顶的公交车站,却聚集着同样热闹而多的学生。


但人和人终究是不一样的,和拥挤而死气沉沉的地铁车厢不同,公交车厢里总是不乏笑声和交谈声。


也幸好有这一层地面将他们隔开,不至于让他们仰头就会看到闪亮的星辰。


地铁里的风很大,叶修站在靠门边的地方,地铁启动的时候,他回头看见还站在原地的周泽楷,青年感受到他望过来的视线,于是笑着挥手。


他和周围是如此格格不入,似乎下一分钟就会在风中碎裂。



 

热水与咖啡粉末在一次性纸杯中混合,变成粘稠的液体,完全让人提不起胃口。


叶修边喝边皱眉头,咖啡因总让他有种透支生命的错觉。


他刚被同办公室的刘皓暗讽了一顿,话里话外大概都是说叶修太过清高,不适应社会规则,迟早会得到教训。


老生常谈得叶修耳朵都要长茧了,他不爱跟着去那些酒局,难得去的几次,又因为体质原因拒绝饮酒,他笑着和前来劝酒的刘皓打太极,态度不硬却死活不松口,让刘皓像一拳打在棉花上般使不上劲,最后离开的时候脸色一阵红一阵白。


因为入职晚的原因,刚进公司的一段时间叶修被各种前辈以各种理由塞过额外的工作,一次两次还好,三番几次后叶修就全部推了,毕竟他又不是免费劳动力,任人凭着虚长的几岁就能搓圆捏扁。


于是渐渐叶修就被刘皓带头的一群人孤立了,理由很简单,叶修不遵守他们定下的规则,这是幼稚而不识时务的。


没人会去追究规则的对错,大家都默认的铁律,低头低得如此迅速而自然。


繁重的工作消耗了叶修大部分心力,何况同组的人还各种不爱配合。


明明还是下午,天气却阴沉得发黑,连带着望着窗户的叶修心里也像压了块石头,闷得发慌。


他就像生长在钢筋水泥之上的植物,不适合,所以枯萎得下一秒就要死去。



 

叶修是最后一个离开办公室的,这时候已经很晚了,他坚持把文件的细节重查了一遍,才关机离开。


下午下了场小雨,于是空气中满是灰尘混合水珠的味道,叶修走出大厦,抬头就看到了周泽楷。


他没和周泽楷说自己什么时候回去,左右外卖的单子他已经给青年了,不用担心他会挨饿。


周泽楷手上还拿着长柄伞,那是之前苏沐橙带过来的,说什么顺手买的,纯黑的伞面内部却是星空,叶修当时左瞅瞅右瞧瞧,还是收下了。


周泽楷长腿一迈,几步走到叶修面前,邀赏般说:“我来接你。”


叶修很累了,无论是工作还是人事关系,不长的工作经历都在说明,他不适合。


很多人都说工作而已,忍忍就过去了,但若是一点兴趣都没有的工作,对人来说每一天都是折磨。


而周泽楷牵起他的手,毫不在意路人投来的异样目光,像孩子般用长柄伞指着前方的地铁站:“走吧,我们回家。”


这城市依然很绚丽,霓虹灯照耀之下每个人的神色都变幻莫测,漂亮如金属。


但这一刻叶修就这么任周泽楷牵着,就像被格格不入的结界传染,变得与这座城市再无关联。


周泽楷的心情格外好,甚至低声哼起了歌,尾音飘飘绕绕,叶修抬手却什么都抓不到。


叶修没有问出来周泽楷的身份,但他是如此聪敏,在城市被黯淡的星空下,他模模糊糊在心中抓住了答案。


却放在手心不敢松开。






TBC。

——————————————————
还有个下

摸完这条鱼我就重新做人……

评论(8)
热度(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