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狸

【周叶/兴欣】山海绘卷(六)

※我流古代架空背景,感谢山海经等志怪古籍妖怪赞助【×

※夫诸周X乘黄叶

※我终于能贯彻我周叶党兴欣吹的本色

※大量兴欣私货,大量写手自己私货,大量妖怪二设,瞎几把乱写瞎几把嗨

※禁止转载,转载拉黑

※鉴于我都快忘了之前写了什么……☆一   ☆二   ☆三   ☆四   ☆五





夜晚的森林总是在窃窃私语,黑暗中藏匿着太多阴暗又贪婪的视线,唐柔提着长枪,脚步碾碎落叶的声音清晰得令人胆颤,她如同昂首阔步的杀神,身上浓重的血腥气息和灾厄味道让那些掠食者不得不退避三舍,不敢靠近。


即使是妖魔横行的山海界里,蜚依然是出了名的独行者。他们不曾和其他妖类聚居,甚至父母在生下孩子后也能毫无留恋地离开。


幼时的唐柔并不懂得控制自己的妖力,所过之处皆是焦土,妖类对蜚一族又恨又怕,却苦于他们得天独厚的力量无法将其根除。


唐柔就这么一个人漂泊着长大了,她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说不上喜欢还是讨厌,之后结识了生性直爽的陈果,呆在兴欣的日子也算不上多。


这一次她刚从兴欣离开,旅途中如非必要唐柔是不会休息的,这是从小养成的习惯,孤身一人在外,睡眠就意味着和死神擦肩而过。


她踏出森林的瞬间,就听到了朱厌的叫声,以及夹杂其中的低泣。


大部分妖类不会主动攻击人类,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会放弃送上门的新鲜血肉。


狰的脚下有粘稠的血迹和残肢,两个小姑娘瘫坐在地上死死抱着对方,似乎能从濒死的另一个人身上获得救赎。


落单的第三人在离唐柔较近的地方,她的脚步声吸引了女孩和朱厌。


那就是宛丘和唐柔的第一次相遇,瘦弱的女孩在那刻爆发了一生中所有的勇气和疯狂,深夜独身提枪的少女,怎么想都不会是正常人,但那一刻宛丘义无反顾地冲过去抱住了唐柔的腰。


朱厌大约是被血肉的味道勾红了眼,对宛丘的贪婪欲望催促着它扑向女孩。


长枪直接洞穿了朱厌的心脏,前一刻的掠食者成为了这一刻的失败者,杀戮与被杀戮几乎写满了唐柔的前半生,反击的动作已经成为身体本能,根本无需更多思考。


朱厌在宛丘身后轰然倒下,连地面都随之震颤,而那些一直被宛丘压抑着不敢出口的恐惧和慌张此刻都如开闸的洪水喷涌而出,说到底她不过是个几岁的孩子,从生死边缘挣扎逃回后,满心都是后怕。


而这似乎是一个信号,剩下两个孩子也踉踉跄跄地跑过来,抱着唐柔嚎啕大哭。


人类的眼泪沾湿了唐柔的皮肤,温热而湿润。


那些带着暖意的水珠顺着她的手臂滑落,在短短的旅途中失去了出发时的温度,最后落进唐柔手心的,隔着鳞甲所能感受到的,只有柔弱而温和的触感。


是人类的幼崽?


唐柔不太确定,毕竟她并没有见过,她记得之前陈果和她说过,这好像叫做孩子而不是幼崽。


像一团燃烧的火,却又没有火那般烫手,唐柔几乎是笨拙地学着自己见过的那样伸手拍拍孩子们的后背。


村口,发现孩子不见的村民们举着火把准备向山林前进,而走在最前面的人突然停下:“那是什么?”


而走近之后他们才看清,那个远远看来庞大的影子,居然是一个女孩,她手里抱着的赫然是走丢的几个孩子。


一见到父母,孩子们都哭着奔向亲人,而只有宛丘还竭力抱着唐柔的脖子,生怕她松开手。


打遍山海横着走的蜚此时也毫无办法,唐柔无可奈何地抱着怀里的宛丘。


“走吧,我送你回家。”



 

一张喜帖。


唐柔是第一次见到这种东西,艳红的纸张被她握在手中反复摩挲,廉价的朱红颜料将女孩的指尖染成新嫁娘般害羞温柔的神色。


那次之后,唐柔便被小山村里的人奉为神祗,甚至在山村不远处专门为她修建了一座庙宇。


小山村的位置实在说不得好,周围妖魔出没,唐柔便留下来,有她镇在此处,倒是再没有不长眼的妖怪敢来进犯。


而这一留,便是七年。


当年她亲手救下的女孩已经要为人妇,七年对妖类来说不过弹指间,对于人类却太过漫长,漫长到足以发生许多翻天覆地的变化。


夕阳沉下地平线,三人在庙宇内席地而坐,叶修没有看喜帖,但已经将事情猜得七七八八:“要去么?”


“嗯。”唐柔妥帖而小心地将喜帖收进怀里,“你这次来是有什么事?”


与叶修相识已经是十多年前的事了,这么多年叶修清楚唐柔的秉性,唐柔自然也就了解叶修,无事不登三宝殿说的就是他。


叶修挑着重点讲事情经过给唐柔讲了,陈果那边的情况虽说还拿不准,但他们都赌不起。


唐柔抱着自己的长枪沉吟片刻,说:“我要山海卷的一幅画。”


周泽楷还没听明白,叶修心里的念头已经转了几转,他有些好笑地挑眉说:“我的画可是很贵的。”


那不是以金银财宝就能衡量的东西,而唐柔却笃定他会答应般,说:“我身上什么值钱你只管拿去。”


乍看上去唐柔似乎孑然一身,但叶修知道,她身上随便拿出一样都是可遇不可求的至宝,让人眼红。


不过叶修却没应下,他摩挲着下巴,和唐柔讨价还价:“先不忙,等时机到了我自然会找你讨要。”


“好。”和爽利的人做生意就是这么痛快,两人一拍即合。



 

唐柔在屋里休憩,叶修便抱着周泽楷翻身上了屋顶。


他们两的关系在今天才说得上真正缓和,之前虽说不上明显,但他们都防备着彼此,毕竟之前刺进另一个人血肉的武器是真真切切的。


相处就是这样神奇的事情,即使再不情愿再不喜欢,同在一个屋檐下的两个人总是能慢慢地看清彼此的全貌,抛却所有先入为主的偏见,方得真实。


周泽楷攒了很多疑问,首当其冲的就是方才唐柔提到的画:“山海卷的画?”


叶修说得对,他对山海卷一无所知。


“生老病死,爱恨情仇,你觉得我们是先记住事情进而产生情绪,还是因为当时的情绪太过浓烈才记住那件事情?”叶修问。


周泽楷仔细回忆,这很难说得清楚,但确实越是情绪浓烈的时候记忆越是深刻,而平静得毫无波澜的日子很快就落进流水之中再也找不回来了。


叶修从怀里掏出春秋笔,紫檀的毛笔在他指尖灵巧地打了个转,他执笔在虚空之中划过,便有晶莹的光从笔尖落下。


“贪嗔痴恨爱恶欲,如果将那时候的感情取出来,只留下与其他无聊过往无异的记忆画面,很快它们就会破碎消亡,和千千万万被我们遗忘的曾经如出一辙。”


叶修将山海卷展开,周泽楷第一次得见,在山海卷上被人细细描绘了各种各样的事物,匕首,花枝,树冠,金钗,而无一例外,它们都流光溢彩,在黑暗中也兀自闪闪发光。


“这是我从一位姑娘那取出的。”叶修轻点画上的匕首,刀鞘上极尽奢华,镶嵌着难以言数的宝石,“她想要忘记抛弃了她的丈夫,便将一切过往汇成了这把匕首。”


“而这来自某位妻子早逝的丈夫,为了能走出悲痛照顾好他们的女儿,他请求我将与妻子的过往取出,变成了花枝。”


有人的爱变成了刀,而有人的爱变成了花。


这山海浩大,复杂而难以被囊括,即使是山海卷中所记载的,也不抵这世间万一。


周泽楷心里一动,又觉得有些难以理解那种不惜求助他人也要抛弃过往的感情。


然而这是他第一次直面感情,山海卷上细细描绘的一切都映入周泽楷的眸底,在很久之后,他也会懂。


“那喜帖呢?”周泽楷接着发问。


妖类自然也有婚姻一说,周泽楷从小就知道自己长大后大概会和某位大家族的姑娘成婚,以巩固轮回的势力,或者由轮回为他选择妖力强大的配偶,以求诞下能将期待延续的孩子。


但宛丘说起婚礼时,脸上的喜悦和害羞是藏不住的,这让周泽楷动摇,难道人类和妖类的婚礼并不一样?


“两姓联姻,一堂缔约,良缘永结,匹配同称。看次日桃花灼灼,宜室宜家,卜他年瓜瓞绵绵,尔昌尔炽。谨以白头之约,书向鸿笺,好将红叶之盟,载明鸳谱。”


他握着周泽楷小小的手在虚空中轻轻一点:“此证。”


周泽楷的心轻轻地颤了一下,仿佛叶修刚才念出的是某种古老深奥的咒语,而无数的丝线从他们相叠的指尖抽出藤蔓。


“如若两个人相爱,那便可以告知天地与亲人,从此天高云阔,漫长时光间,总会有一个人陪你度过。”


叶修叹口气,总有些东西他并不能详细地向周泽楷说明,那些东西太过复杂,即使是白纸黑字落在纸上,也难以让无知者领会其中。


“你会遇到那个人的。”


 




end。

————————————————————————————

终于改完已经写过的了。。。。。。。写写过的东西特别没有动力,接下来可以放飞了

评论(17)
热度(3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