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狸

【周叶/兴欣】山海绘卷(五)

※我流古代架空背景,感谢山海经等志怪古籍妖怪赞助【×

※夫诸周X乘黄叶

※我终于能贯彻我周叶党兴欣吹的本色

※大量兴欣私货,大量写手自己私货,大量妖怪二设,瞎几把乱写瞎几把嗨

※禁止转载,转载拉黑






雪一直很大。


轮回地处高山之上,常年积雪,不过与之相对的是庭院里鲜妍至极的红梅。


“少主。”长老的声音唤回了周泽楷的注意力,彼时的周泽楷还是十来岁的小妖,他的头上还有夫诸特有的四角,轮回少主的繁重华服穿在他身上显得过于宽袍大袖,衣摆都拖到了地上,好在多次摔倒后周泽楷已经掌握了如何走得四平八稳又不踩到下摆的秘诀。


“勿要为外物扰乱心神。”长老的语气十分郑重,仿佛周泽楷刚才看向红梅的那一眼是犯了多大的错误,轮回少主不言不恼,只点点头,继续直视前方。


他知道的,整个轮回都在期待着他的成长,从日益繁重的功课到相较于现在过长的衣物,无不体现着他们对周泽楷焦急的期待。


周泽楷并没有太多意见,他从睁开眼睛那一刻起,就一直沐浴在这样的目光中,没有人告诉他第二条路,于是他也没想过走上第二条路。


他会成为最强的夫诸,他会是轮回最好的家主。


而隔着白雪皑皑的庭院,江波涛和杜明躲在柱子后面,直到那边的脚步声慢慢消失,才松了一口气,扑通坐下来。


“太惊险了,要是被长老看到我们在玩,铁定要被数落一通。”杜明抱着球无不后怕地说着,他思索着刚才隐约看到的身影,问:“刚才长老身后的就是少主么?”


“应该是的,毕竟能穿那身衣服的只有少主。”江波涛点点头。


他们从大人的口中听说过周泽楷的存在,但从未见过,大人们说起少主总是交口称赞,即使那个孩子只是冷静地站在那,也会被肯定为沉稳有担当。


“这天天跟着长老们那群老头子学啊学啊,少主真的不会变成书呆子么?”杜明说完还小心地环顾四周,书呆子这个词还是他前几天和吴启学的。


“别乱说,少主肯定会成为很厉害的妖怪。”


他们相信着,轮回都相信着,周泽楷会成为轮回最强的家主。


他们没有给周泽楷第二条路,就连第一条路的话本都不容得当事人置喙。



 

“那你知道山海卷是什么么?”


意料之中的沉默,叶修放任马儿在林间缓步走着,他没有低头看周泽楷:“不知道是什么,不知道它有什么用,亦不知道那位无所不能的神为什么执着于这么个小小的法器,对么?”


叶修的语气仍然如同往常,却因为所说皆是事实而格外讥讽:“你拼死拼活甚至差一点丧命,又是为什么呢?”


周泽楷从来没有想过这些,他遵从神谕,去杀人,去制裁,去做的一切,他都没有细想过,他忽略了一切其中的细节,以至于现在从另一个人口中原样呈现的时候,荒谬得像个笑话。


周泽楷陷入了一种前所未有的迷惑之中,那种迷惑针对着他从未质疑过的曾经,他已经成为了轮回期待的家主,那么接下来呢?


继续如同傀儡一般活着么?周泽楷下意识地抗拒着那样的未来,但又产生了新的迷惑,他为什么要抗拒那样的未来呢?


作为罪魁祸首的叶修却没有继续下去的意思,他轻声地哼着歌,周泽楷跟个闷葫芦一样,一天都蹦不出几个字,叶修只能自己哼哼歌打发路上的无聊时光。


“月子弯弯照九州,几家欢乐几家愁?几家夫妇同罗帐,几家飘零在外头?”


词很简单,叶修也就只会这么两句,于是就翻来覆去地唱着,他唱得实在说不上好听,如果有精于这首民谣的歌女在场,铁定不顾一切拿袖子糊叶修一脸,这人跑调跑得都变成另一首歌了。


但唯一的听众周泽楷并没有听过原曲,他只听着叶修轻悠悠地哼着“几家欢乐几家愁”,就像真的看到夜色下万家灯火,各自悲欢。


“叫什么?”


“嗯?”


“这首歌叫什么?”


叶修思索片刻,他是真记不得叫什么了,就这么两句还是听别人唱的时候学会的,这支民谣流传甚广,口耳相传间早就忘了最开始的名字。


“这种民谣一般都没额外的名字,就拿第一句当名字,你们轮回境内……”


叶修绞尽脑汁,还真没想得起轮回有什么出名的民谣,他就去过一次,白雪皑皑覆山头,可把他冻得不轻。


短暂的相处时光里,周泽楷少有的发言里,却有大部分是在问“这是什么?”,无论是孩童都该知晓的常识,还是他们都习以为常的事实,周泽楷都会执拗地问着他不懂的那些。


叶修知道周泽楷从一开始就是作为轮回的家主被培养起来的,但他这时候才意识到,他似乎低估了轮回所谓的培养。


毋庸置疑,周泽楷很强,但与他的妖力相悖的是,周泽楷对这个世界知之甚少。


叶修心里一动,他勒住缰绳,问:“周泽楷,你知道何为人?何为妖?何为山海?何为天地间?”


那个孩子抬起头,眼里是纯然的迷惑,那一刻叶修似乎也能从他眼里看到,周泽楷的心里仍是一片覆满雪的荒原。


叶修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人,他的身边不乏老江湖如苏沐秋喻文州,也不乏满腔热血如黄少天张佳乐,他也见过如邱非宋奇英般的后辈。


但周泽楷不一样,他就像一个被打造出来的过于精美的器皿,陶匠却明显过于粗心,比起细细描绘的外表,他的内里一片空洞。


叶修叹了口气,心里那点之前被周泽楷追得狼狈而逃的介意也烟消云散了。


他用力地揉揉周泽楷的头发,如同他对每一个后辈做过的那样:“跟着我去看吧。”


“看看人间烟火,看看世间喜怒,这天地间万物,穷尽一生也只能窥见须末。”


他双腿夹紧马肚子,催促马儿踏着新生的幼苗昂首前进。


“且歌且行,且行且歌。”



 

“灵山卫,灵山卫,群仙为谁来鼓瑟?遥闻天上鼓瑟声,声声悲愤声声切。”


“灵山卫,灵山卫,几度梦里空相会。未曾忍心搁下笔,满纸都是血和泪。”



 

很久之后周泽楷都还记得,叶修带着他仗马飞驰,而后的未来里,他遵守了承诺。


在之后年复一年的岁月里,落在周泽楷笔尖的,全是叶修带他看过的,斑斓如星河璀璨的山海绘卷。



 

抵达唐柔所在的小山村时,太阳已经向着地平线轰然坠落,周泽楷和叶修还能从山林间隐约看到山下劳作完毕归家的人。


周泽楷难以想象他们口中的唐柔是在这样一个小山村,和人居住的妖怪?


山海界,也就是妖界,虽说不会对人的世界过多干涉,但也不会太过亲近,毕竟在众妖看来人太过于渺小和软弱,并没有太多值得关注的必要。


结果叶修在进村的岔路口勒转马头,带着周泽楷直奔村子背后的山上。


最后出现在周泽楷面前的是一座小小的庙,从门口看过去里面倒还干净整洁,看起来是长期有人打扫的样子。


周泽楷微微皱眉,看起来这里是人供奉他们的神的地方,他不明白叶修带他来着干嘛。


然而答案已经自己找上门来了。


“叶修。”


两人应声抬头,映入视野的是一袭红衣,在傍晚的风中猎猎如战旗,眉目明艳如珍珠的唐柔站在庙顶,她的手中紧握着一杆长枪,锋利笔直将她身后的落日生生撕裂。


不需要更多说明,周泽楷一瞬间就看透了唐柔的本体。


唐柔是一只蜚,她身上浓重到无法忽视的妖气就是最好的证明。


蜚,行水则竭,行草则死,见则天下大疫。


周泽楷的视线移到唐柔的手掌,果然不出他所料,唐柔的手严严实实地裹着暗红的鳞甲,那鳞甲不知是什么材料制成,紧紧依附着女孩的手心,只露出白皙的手指。


蜚的妖力过于具有侵略性和不可控,所以通常他们都会选择用天材地宝抑制。


唐柔举起长枪,她耳垂上坠着的红宝石晶莹剔透,被打磨成如尖刀般的形状,没有更多预兆,唐柔的枪尖直指叶修,悍然出击!


叶修矮身向旁避开,唐柔却像已经应对多次一般,不多思考就将长枪横扫,目标是叶修腹部。


“我还抱着孩子呢。”叶修的声音听起来无可奈何,长枪重重撞上横在叶修身前的千机伞,唐柔也见好就收,视线落在周泽楷身上,顿时挑起一边的眉毛。


“没劲。”唐柔收起长枪。


她在这庙里呆了数十年,周围的小妖都被挑了个遍,早就手痒得不得了,难得来了个叶修,却不能打。


这厢叶修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从小路那头传来了女孩怯怯的声音:“神女大人?”


提着篮子的年轻女子抿着嘴有些紧张,而叶修和周泽楷都同时辨认出来。


是人。



 





TBC。

——————————————————————

(1)是南宋民歌《月子弯弯照九州》

(2)是贵州民谣《灵山卫》,这个有点存疑,我目前查到的资料是这样

摸鱼有益身心健康~继续摸鱼

评论(12)
热度(416)